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谢宇宸

当前位置: 首页 > 谢宇宸 > 正文

谢宇宸 /

画地为牢

作者:谢宇宸发表时间:2020-05-24浏览次数:

“快来吃点东西吧。”迷迷糊糊听到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我动了动,感觉浑身麻麻的,勉强睁开眼睛,脑袋还有些被敲晕的眩晕感。一间小屋子里,半开的门透进来一些光亮。我被锁在了一个小笼子里,眼前的人类女孩儿正在往一个小盘子里放碎肉,准备端进来给我吃。一想到之前因为贪吃那块肉被敲晕带到这里,我就心里难受。爸爸妈妈应该找不到我会急疯了吧?我开始疯狂的撞击笼子,但是却对眼前的状况无能为力。

我瘫着坐在地上,看到她把盘子往里推想要收回手去,想到她也许是始作俑者之一,我越看越气,卯足力气扑过去咬她。她似乎并没有料到我会发狠,手上滑了一条血印子。“你这小家伙,居然敢咬我!”她急急忙忙跑了出去。我大大松了一口气,和人类待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看着盘子里的肉 ,刚才的一击留下来的疲惫又席卷上来,我凑到盘子边上,把肉吃了个精光。谁要她抓我呢,活该,先吃饱才有力气对付他们。我忿忿的想着,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屋里点了一支蜡烛,火苗随着漏进来的风一下一下跳动着。门吱呀一声开了,上次的小女孩儿走进来,我赶紧闭上眼睛装睡,谁料她搬了一个小凳子坐了过来。“听爸爸说你是他从江南那里买来的隼雕,长大之后可以帮他捕捉猎物。隼雕听说是很凶狠的,你这么小小一只发起飙来居然这么可怕,长大之后应该更狠了吧。爸爸把你放下锁在笼子里之后就被那个黑老头叫走了,说又有一笔大买卖。可是这都过去五六天了他居然还没回来。虽然他会买卖动物什么的,可是在这个小村子里,每家每户就是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谋生路,你也不要怨他。只要你伤好了恢复元气,我会求求爸爸放你走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摸着我的羽毛。见我没有反抗,她胆子大了一些,整只手都盖了上来。人类的手是很温暖的,但和妈妈羽翼下的那种温暖又有点不一样。好像在身体上带过一阵细小的电流,酥酥麻麻的。渐渐地,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样的日子其实也很好,每天不是吃就是睡,要么就是听那个小姑娘讲话。他的爸爸也一直没有回来,我几乎都要忘记了我是被囚禁起来的。

有一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小姑娘并没有在身边,我百无聊赖的用爪子抠着笼子上垫着的稻草。一直到我饿了的时候小姑娘也没有来给我送饭吃。外面变得很嘈杂,隐隐约约夹杂着哭声。天渐渐暗了下来,到了傍晚的时候,那个小姑娘终于来了,她穿着一身白色粗麻布的衣服,脸上还挂着泪痕。看着我吃东西,她长长叹了一口气,“爸爸他——他们说爸爸回不来了,在抓豹子的时候滚下悬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是他说过要带我去城里玩的,他说话不算数。”她开始抽泣起来“他会回来的,对吧?他应该会回来的,我只有他一个亲人了,他会回来的吧。”

她的脸上断断续续挂了很多泪珠,映着蜡烛的暖光,像是天上细碎的星星。末了,她拿了一把锤子在那里叮叮当当敲打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把锁砸开。她把笼门打开,“你自由咯,下次可别这么容易就被逮到了,我自己都不一定养活自己,你还是走吧。”我迫不及待冲出笼子,低低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急速冲了出去。落在门口的树上,我站在树梢,停下来看着屋子里那个小小的人类女孩儿。她定定的望着我飞走的方向还在愣神。我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揪着,我摆了摆翅膀,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天刚亮,我就起来寻找食物了。树林里竹根鼠之类的可以饱腹的东西还是很多的。虽然狩猎经验不足,但是骨子里烙印的天性让我很快就掌握了狩猎方式。吃饱之后,想着那个人类小姑娘也许还在饿着肚子,好歹也是喂了我很长时间的人类了,怎么着也要回报她一下。我来回在天上盘旋,扫视着地上可能作为食物的猎物。忽然,我看到一只一瘸一拐的兔子在跑,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是否有人,我连忙快速俯冲下去。

拖着猎物到门前,她先是吃了一惊,然后高兴的又蹦又跳,“咦,你怎么回来了?这是带给我的吗?”我把死兔子往她那边推了推。她很麻利的把兔子拎起来,往厨房那边走,然后跑回来,“这样,一会儿我在屋顶上给你修一个窝,这样你也能有个歇脚的地方,好吧?”

晚上飞回来的时候,我正打算在树上找一个什么地方,突然看到屋顶上有一个窝。躺在里面的时候,心里竟前所未有的踏实,我终于也能有一个可以停留的地方了,好像可以一直在这里待很久的样子。头顶有屋檐,身外就是自由。我生来漂泊,无依无靠,既然遇到了你,那么也许我们就应该认识并且生活在一起。以尔为界,画地为牢,我甘愿被羁绊困住,并将永远守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