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谢宇宸

当前位置: 首页 > 谢宇宸 > 正文

谢宇宸 /

被动忽视的月亮

作者:谢宇宸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月亮是心里难以企及的白月光,是崇高的理想;六便士是身外琐碎的冗杂,是大多数人被动应对的现实。而我们大部分人的前半生都是顺着安排好的轨迹生长,没有选择的能力和方向。在人世间安顿下来以后,我们被脚边的六便士吸引束缚着,偶尔停下来向月华的释放点投去深深的一眼,旋而低下头去重复着先前的轨迹。只有少数的人能够燃尽一生的能量追逐着月亮,而书里的主人公——查尔斯∙思特里克兰德便是其中的一位。

故事以一个旁观作家的角度展开,从伦敦、巴黎、塔希提三个地点对应了思特里克兰德不同的状态。

在伦敦的思特里克兰德只是一个平庸的股票经纪人,他相当淡定的一直扮演着自己应有的角色,和稳定运营的社会机器中存在的每一个零件没什么两样。他给大多数人的印象都是一个木讷呆板的老实人。可是这样一个人,在相当普通的一个夜晚留下一张便条就彻底消失在原来的生活轨迹里。

他臣服于现状的几十年是他的缓和期。或许在他幼时接触到颜料和画布的那一刻,身体里的一个念头就被唤醒,似有似无的蛊惑着他:这是你的使命,是你生来被赋予的责任。这种念头让他恐惧,他能看清选择这种生活面临的潦倒困境,但也在不知不觉的向这种念头靠近。于是他一边在思考且压抑着画画的念头,一边犹犹豫豫的在原定的轨迹飘行。当他的念头在膨胀到极点的时候,另外一种人格霸占了他的灵魂,他的一切行为,一切思想都服从与他想要画画的念头,这是属于他独特的行为纲领。外界制定的仁义道德他都抛出于外,只遵从自己的使命。他抛却了一切,在此时坚定了自己追逐月亮的决心。

在离开了熟悉的地方之后,他一定是很轻松的。没有任何人在他的眼前指手画脚,他自己就是自己的主宰者,可以在适合的地方做喜欢的事情。狭小的空间安安静静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他安然的去琢磨前人凝滞的笔触,感受应用的笔法。他在自己的理想世界里无限接近目标,比任何时候都接近梦想。

一个地方在失去了物欲的渲染之后,会更容易暴露出人性的原始。他就像是一个医生,冷静的拿着手术刀拨开层层脉络,沉着的剖析巴黎这座城市的一角。

最后,他来到了塔希提。那里的原始色彩更为浓郁,长长的海岸线、沿路摇曳的椰子树、岛上人未被感染的异域民俗……感受到的气息与内心所一直迫切寻找的似乎在慢慢吻合。他有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在这里,他创作了很多经典的作品,只是在很多年以后,人们才发现了画中的价值所在。

他最终是追逐到了心中的白月光,为此他付出了满身疮痍。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查尔斯达到了理想中的艺术造就,亚伯拉罕医生也过上了他期待的生活,但是他们都因此与优渥的生活绝缘。也许有作者的某种暗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选择理想的同时,必须作出某些牺牲。因此最后他在这个岛上抱病而死。

在他人生的最后那段时间里,他躲进深山,一心一意在墙体上绘制自己心中的伊甸园。他的心里一定是极为安静的,抛却了人所有的欲望和需求,眼前的是绘画的墙壁,身边是酷似理想世界的模板,他手里的油彩刷刷点点,一点一点的把那个世界展示在天空之下。当最后一笔结束的时候,他生命的能量也即将终结,吩咐妻子在他死后把墙体烧掉。也许是不想自己的完美世界被别人窥见,也许他认为画画完就已经与他没有关系可以随意丢掉——就像之前的许多画一样。总之,在静室里,一个即将离世的人披着衣服,抬起手在墙体上肆意挥洒颜料,那种燃尽生命的能量,耗尽半生的虔诚,一定是很神圣的吧。

我们平凡的害怕失去的普通人,战战兢兢地循环着自己的每一天。循环也是有必要的,不然生活会向无法控制的角度滑过去,要么是饥寒交迫,要么是朝不保夕。我们普通人无法保证自己追求理想的同时能否保证自己的生活质量,能否保证自己牵挂的人能够安全无虞。害怕失去并且有所牵挂,就无法放开手脚去贴近自己的理想。头顶的白月光谁会看不见呢?只是害怕失去的恐慌在束缚着我们自己罢了。我们害怕主动的失去所牵挂的,只得被动着忽视着月亮,把那一角的月华深深的藏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