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朱元福

当前位置: 首页 > 朱元福 > 正文

朱元福 /

一字之遥 ——浅析电影《神女》

作者:朱元福发表时间:2020-07-09浏览次数:

一本书,一场话剧,一部电影,这些都是作为艺术门类的产物,但是真正优秀的有感染力的艺术作品应该是能够反应一些社会和时代的问题的,应该是能够带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的,应该是像茶一样越品尝越有味道的。而在我个人看来,吴永刚的《神女》就是这样一部优秀的值得反复咀嚼的电影作品,该片以二十年代的旧上海为背景,主要讲述一个为了生活和抚养儿子而出卖肉体的“神女”的悲剧故事,主演阮玲玉用她精湛的演技将这部无声电影演绎到极致。作为中国电影黄金年代的最佳默片之一,《神女》在当时应该算是有着里程碑意义的,它不仅仅在电影技巧上进行了各种探索,达到当时影视艺术的最高水平,而且也较为深刻地反应出导演想要表达的主题思想,关于社会和时代,关于女性地位和男权思想,关于人性与压迫,关于小人物的命运与反抗精神,关于导演对底层人物的人文主义关怀,在整部电影中都可以得到解答。


首先,作为一部无声电影,《神女》在景别上进行了一番别有心意的探索,以此达到用画面说话的效果。比如在影片中多次出现女人屋子里那几件旗袍的近景,其实这就是在揭示女人的社会地位和从事的职业,她是一个妓女,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旗袍固然好看,但是却是被安置在残破的小屋中,这正如女人一样,尽管有如此美丽的外表,可是却像动物一般卑微地活着,所以导演在这里使用近景,除了让观众对画面内容有比较清晰的了解,也是进一步引起观众的思考,从而传达出导演对社会黑暗的揭露和对底层人物的关怀。然后影片中对于流氓的刻画,导演综合使用了特写、近景、全景等来突出他对女人欺诈的全部过程,其中最经典的一个镜头就是特写流氓岔开的人字形双腿,裤裆里是女人抱着孩子趴在地上冷笑,这其实就是间接地揭示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女人和儿童的社会地位是低下的,男人有着绝对的压迫者的地位,所以女人只能无奈的笑,小孩只能放肆地哭,这是他们对这个社会的回应,也是他们唯一可以做的事情,而导演就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手法来反应19世纪20年代的整个社会现状,批判男权主义的同时也批判封建主义。


其次,尽管这是一步无声片,但是导演从影片的开始到影片的结尾,都是加入了音乐效果的,这让整部电影从整体意义上来看也没有那么单调了。比如,刚开始,片中是一种十分平淡和谐的钢琴曲调,女人和孩子过着安稳的生活,而到后面流氓闯入了她的生活,整个音调都变高变快了,这让画面有了节奏感和情节感,观众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这种突变,并且情绪也会随之发生变化,其实这就是象征着女人即将面临的苦难人生,导演只是用了一种特殊的影视技巧来表达而已。后面有一个关于孩子教女人做操的镜头,音乐也是慢慢升高的,此时此刻女人笑的很甜,她感受到了生命中最大的快乐和幸福,仿佛之前所有的苦难与伤痛都烟消云散,我想,观众在观看的时候应该也会感受到一种心情的平复。音乐作为电影视听语言的一部分,是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的,在该片中导演算是将音乐运用到极致了,这不仅带给观众听觉上独特的体会,而且进一步表现出导演对这个时代的唾弃,对男性主义和压迫主义的唾弃,以及对女人反抗精神的赞扬。


然后,影片中关于细节方面的刻画也是非常到位,有深度,有力度,使整部影片又上升到一种新的境界。比如开片女人夜晚要出去工作,在照顾完孩子之后,她小心翼翼地走出门,并且找邻居帮忙看护,然后又回来偷偷地看了孩子一眼才不舍地关上门,这里导演在细节上的运用十分精湛,完整刻画女人和孩子分别的整个过程的同时,又形象地表现出孩子对于女人的重要性,这是她唯一的依靠,也是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这里大概是整部影片最具人文情怀的部分了。后面,关于女人邻居示意自家小孩远离她孩子的片段以及女人去孩子学校看表演,邻居特意挪动远离她的片段,导演也是用了一些别有深意的细节来表现,其实这里是上升到当时的社会生活背景上了,在封建思想的影响下,人们普遍排斥妓女这一类的人群,并且总是想要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打压他们,其实她们也是受生活所迫,也是处于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人与人之间倘若有了一些很明显的分层,那么这个社会看上去就会显得很不和谐。


最后,纵观整部影片,导演还运用了一些闪现,叠画,对比蒙太奇等在当时算是极为高超的电影手法,这对影片是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比如片中女人在残破的家中哄孩子入睡,这时突然闪现出夜市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的画面,这里导演是想通过对比蒙太奇的运用,将女人这一类底层小人物的悲惨生活和当时社会上层人士的高端生活作了一个间接的对比,以此来反应出当时社会阶级下各层人民生活的差异性,从而表现出时代的落后和人们思想的固化,让观众更好的感受到导演想要表达的东西,以此来达到一种共鸣,同时也是想用这样的一种电影艺术来反应时代,反思社会,传播先进的思想文化。另外,还有关于女人和夜市下霓虹灯闪烁的高楼的叠化,总共出现了三次,每一次的叠画都达到了不同的效果,对于女人生活的悲惨性也是达到了不同的境界,这里的影视手法的运用在当时的无声电影时期应该算是极为先进的了,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视觉上的震撼,也有心灵上的反思。


尽管电影在中国的发展历史并不是很长,但是从传入中国到现在的发展也是贯穿了整个中国的近现代史,电影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它除了表现社会和时代以外,也是在传达导演的一种个人思想,而《神女》作为当时无声电影时期一部最经典的代表作品,对19世纪20年代的国内社会揭露的淋漓尽致,并且关于女性地位和男权思想,关于人性与压迫,关于小人物的命运与反抗精神,关于导演对底层人物的人文主义关怀的主题思想也是巧妙地以导演个人的手法带给荧幕外的所有观众,神女与妓女虽然仅仅只是一字之差,但是从含义和意义上却是有着天壤之别,这不但是导演对妓女这一类底层人物的认同与尊重,也是他对这个时代发出的最强烈的呼声,电影,使人反思,电影,使人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