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朱元福

当前位置: 首页 > 朱元福 > 正文

朱元福 /

与暖阳相拥而眠

作者:朱元福发表时间:2020-07-09浏览次数:

人都是吝啬的,并且以吝啬为前提做学问,如果没有这个前提的话,那所有的学问都无法成立了。太宰治一生放荡不羁、颓废潦倒,他身上有一种日本贵族的气息和自杀的冲动,他只活了三十九岁,但是他的文学却是永垂不朽的,我曾经非常不能理解他结束生命的方式,我觉得能够写出这样细腻文字的作家不应该是英年早逝的,直到我接连看完他的《人间失格》、《维荣之妻》,还有这本《斜阳》,我终于是能够接受太宰治离开世界的方式,也许他就是一股独特的溪流,所以溪流最后总归是要投入大海的,就像海子带着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消失在轨道上,就像南康白起留下一本《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纵身跃入湘江,他们的离开纵然是让人悲伤的,也是颇受外界非议的,但是我选择不像大多数人一样去怀疑他们诋毁他们,因为每个人生而自由,死亦自由,这是他们与世界告别的方式,是一种诗意的结束,比起在火葬场将自己的身体放进焚烧炉一点点的变成灰烬,这样的生命回归也许具有某种特殊的意义。

一直以来,大家都将太宰治的文学定义为消极的、思想消沉的,尤其是他的《人间失格》,但是在这本《斜阳》中,却流露出作者少有的积极性,主人公和子在文章的最后写下“我们要和传统道德抗争到底,像太阳一样充满热情的活下去。”熟悉太宰治的读者必然不会相信这是他的文字,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他在写下这句话时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和想法,也许只有几将小说反复读上几遍才可以勉强理解。

小说是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的,主人公和子是一个没落的贵族小姐,她和母亲从西片町的老家搬到了伊豆的山庄,这个曾经的伯爵小姐,现在却要因为一场火灾挨家挨户的向村民道歉,她承接了佣人所有的家务,还要为了生计干繁重的农活,在生活的打磨下,她逐渐变成了一个健壮的村妇。和子是消极的,也是积极的,她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爱上了一个人品不好的男人,她的情感是卑微的,就像她写在信里的句段一样,“我现在需要的是您,并不是罗巴辛。这一点您尽可放心。我只求您接受一个送上门的中年女人就是了。”“在我心中,您和其他男人完全不一样。我不是《海鸥》中喜欢作家的妮娜,我喜欢的也不是小说家,您不要认为我是个文学少女。我只是希望给您生个孩子。”和子不仅经历了失败的爱情,也面对着破散的亲情,母亲和弟弟相继死去,一切都恍如梦境,空档的山庄里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但是她仍然要像太阳一样充满热情的活下去。

作者的每一部作品仿佛都穿插着自己的影子和生活写照,主题上也大多重合,通常都是没落的主人公的毁灭之路,在《斜阳》中,和子的弟弟直治应该就是作者自己,持续性酗,习惯性颓废,最后用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然后留下一堆拗口的文字,“我伪装撒谎,人们便风传我是个撒谎的人。我伪装有钱,人们便风传我是个有钱的人。我伪装冷淡,人们便风传我是个冷淡的人。不过,当我真正因为痛苦而发出呻吟时,人们却说我伪装痛苦。”

在斜阳中,一切都回归平静,生命回归平静,心灵回归平静,有时候活着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道德革命任务,也是为了与世界里的所有不和谐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