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静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静 > 正文

李静 /

春之蔬

作者:李静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春雨贵如油。一场雨过后,好多芽儿就从土里噌噌地冒出来了。

最常见的莫过于薤菜。绿油油的一片,长在路边、树下。细长翠绿的叶子高出旁边的野草一大头,雪白透亮的球形根茎有一半裸露在土地上。长相与葱相似,只是叶子偏细,而且香味更加浓郁。现在它是南方乡下的一种野菜,从前却是大江南北饭桌上常见的菜品。古人诗云“薤上露,何易晞”,说的就是它。春天择叶而食,到了秋天就把叶子打个结,让更多营养流向根部的藠头。

薤菜的吃法太多了,它为饭桌提供了一抹鲜嫩的绿色。它可以是配角:薤菜叶煎蛋,黄绿相间,油气汪汪;炒芋头丁,为醇厚的芋头增添一丝攻击性略强的浓郁香气。它也可以是主角:切碎之后拌少许胡萝卜丝、鸡蛋碎,面皮一包,就是晶莹剔透的薤菜饺子。一口下去汁水四溢,唇齿留香。独爱鲜香口味的,还可以模仿葱油酱的做法,来一道独具南方春季味道的“薤菜酱”。薤菜叶切成小段,锅里烧可以没过薤菜叶的菜籽油。

等到薤菜叶炸至焦黄,闻到了香气,就倒入生抽、酱油、糖,一瞬间油花四溅,在高温的作用下各种调料的香气混合,形成更加浓郁、层次感丰富的酱。吃面时拌上一勺,酱汁咸香,薤菜叶略有嚼劲。面条味道淡一点,薤菜叶味道深一点,一浅一深在唇齿间交替,仿佛尝到了春天的味道。米饭煮好了,菜还没熟,肚子又咕咕叫着,怎么办呢?盛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抹一小筷子猪油,再倒一小勺薤菜酱,拌均匀。米饭粒粒分明,泛着光。猪油的醇、酱汁的鲜,全都化在雪白的饭粒上。从无味到垂涎欲滴,就是这么简单。

还有一样,大概就是芋苗了。芋头很常见,芋苗大概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芋头分根茎两部分,根就是我们常吃的芋头,茎就是地面以上部分,大约就是莲藕和莲叶的关系。芋苗是茎叶中最嫩的那一根,细长的茎顶着未长开的芋头叶,看起来很像莲藕的叶子。长开了也很像。每一次经过芋头田,就能使人联想到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是田田的叶子,像亭亭的舞女的裙。我见的荷塘不多,在上课时脑子里联想到的就是被风吹动的芋头叶子。芋苗难以运输而且价格低廉,因此只出现在产芋头地区的饭桌上。

有人可能会说,这有什么吃头!的确,芋苗的吃法非常单一。把靠近根部的白色部分留下,削去绿色部分,叶子是不吃的。对半剖开,能看见里面细密的组织,就像海绵。切成小段之后下锅炒,放入蒜末、剁椒,加水煮软即可。口感大概就是不油腻的肥肉,稍微一抿就化开了。因为其本味寡淡,所以很好地吸收了调味品的味道,同时又保留了自身植物的清香,回味悠远。

春天的饭桌实在丰盛。但春天是留不住的,只能让它的味道在唇齿间留下。深夜回味时,就能想起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