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静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静 > 正文

李静 /

远去的故土——读《安东诺夫卡苹果》有感

作者:李静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怀念故乡是文学创作当中一个重要的母题。从《天净沙·秋思》到《社戏》,从莱蒙托夫的《祖国》到《土地的誓言》......可以说,乡愁是古今中外背井离乡的人们共同的话题。再次以俄国作家蒲宁的《安东诺夫卡苹果》为例,试探讨文人心中的纯净之地。

蒲宁是俄国19世纪重要作家。他出生于破落贵族家庭,此时已经俄国发生了农奴制度改革,贵族农庄日趋凋敝。蒲宁与高尔基来往密切,对民主主义有着深刻的理解。但是,蒲宁对过去贵族生活相当怀念,在他所处的环境中贵族与平民的关系相对和谐,并不像我们一贯认知中的“周扒皮与杨白劳”。带着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以及对贵族庄园生活的怀念,蒲宁创作了《安东诺夫卡苹果》。这是一篇短篇小说,小说以欢快、愉悦的笔调描写了苹果园丰收、庄园生活和贵族打猎场景。贵族骑马,带着猎狗,穿过茂密的丛林去打猎;庄园里农户采收苹果,村庄里百姓长寿、富庶。

小说不太注重故事与结构的安排,更关注语言的诗意和意境的营造。与其说它是一篇小说,不如称之为作者对旧时生活的回忆录。文章中充满了各种细节:民间歌谣、水壶的花纹,阴郁的丛林和火枪的颜色。这些大概是从真实生活经历当中提取出来的,才显得栩栩如生,仿佛自己就站在这个苹果园里,沉浸在苹果香气当中。但是这种香气是恍惚的,就像一幅逼真的画,即使我们能描绘出各种细节,但还是不真实的。这种不真实感原因有二。第一,这是主人公的回忆。“我忘不了”、“我永远怀念”这些词语揭示了文章当中的生活都已经离我们远去,这些美好的场景只存留在记忆当中。就像一张褪色的照片,它的美好记忆仍然存在,只是需要我们努力回忆,才能复原当时的心情。

小说当中前几个场景是对欢乐、和谐生活的描写。如果说它的形象是刚刚成熟仍然挂在枝头的苹果,那么最后一段对于姑妈的城堡的描写,就是深秋里被遗忘在草丛中,布满露水的枯朽苹果。“空落落的、潮湿的、寒冷的树林”、“荒草满地的灌木丛”,作者选取这些自然景象,一是符合深秋的特点,二是营造凄清。寒冷的氛围。这里的笔调就变得寒冷、忧伤。曾经恢弘大气的贵族城堡变成了破败的阴森房屋,象征了美好、和谐的旧时田园生活也逐渐离人们远去。前面是对美好生活的回忆,后面则描写美好生活的远去。随着时间的变化,小说的场景、氛围在变,读者的心理感受也在变化。

通过情绪的变化体验,我似乎也想到了自己的故乡。我认为,故乡不仅仅是某块特定的土地,更是某段时间——也许是自己成长的、再也回不去的时间里,在某块土地上的生活场景。就像闰土,他是主人公的好朋友,但是长大之后的闰土变了,不再是从前那个勇猛、淳朴的少年。主人公的朋友从此只存在于他的记忆里,现实的闰土不再是他的朋友了。故乡也是如此。我们怀念的是那一条家门口的小溪,但是长大以后,就算小溪仍然在流淌,但是我们不可能再次与就是的伙伴一起在小溪里捞鱼捉螃蟹的,小溪也远去了。

故乡是一块必定会丢失的土地,它只存在于我们的记忆当中。所以无论故土上承载了多少美好的回忆,当我们用笔描摹它的状貌时,总会附上一层忧郁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