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静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静 > 正文

李静 /

消失的鱼

作者:李静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南方的农村总是水汽氤氲的。

家门口流淌着一条水沟,宽2米,深只有半米,蜿蜿蜒蜒从村子中穿过。水沟上是青石板桥,石板磨得光滑,隐约还能看见上面刻着的字。谁也说不清这是哪个年代传下来的。可能是乡绅捐款的石碑?或者是谁家儿子中了进士之后的劝读文?总之,大家记事起,青石板就架在这水沟上了。人来车往,青石板总是一声不吭。

水沟是怎么来的?村庄地势低洼,又多雨。不知哪个年代,村里人一起挖出了这条水沟,天上落下来的雨便有了去处,汇集成了一支队伍,流淌在在弯弯绕绕的水沟里。水沟往前连接着十几里外山中的泉水,往后通向几百米以外的大河。自此村庄的土地上有了一条生命线。

光挖出水沟还不够,村民们挥舞着锄头,吭哧吭哧在水沟旁种下各式各样的树。亭亭的柳树,气根漂浮在水面的榕树,高大的梧桐,碧绿的芭蕉......每隔一段就有不同的植物伫立在水沟旁,村民们并不觉得它们挡路,反而为这思思绿意感到快活:“看这树子,生得才好哦!”每个人都会这么说。

大人夸赞水沟旁的绿树,小孩则偏爱水沟里的活物。山泉里有虾,大河里有鱼。汇聚在水沟里,则成了孩子们天然的宝库。水沟里没有什么水草,村民们也约定不忘水沟里倒垃圾——自己挥舞着锄头挖出来的,怎么能自己又把它填满呢?因此水沟里没有什么食物,全靠上下游的活水,以及哪个孩子偷偷扔掉的垃圾,香蕉皮之类的。还有的孩子趁家长不注意,捡起路边一个个扁平的石子,打起了水漂。最终往往是被家长抓住臭骂一顿“沟满了你去挖啊?”

即使如此,水沟也依然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去处。水沟两边长着一丛丛的粟米草,十分茂盛,有一部分已经伸到了水面上。这可是小鱼小虾最喜欢躲的地方!大孩子不怕水,裤腿一卷,直接进沟里;矮小一点的孩子往往蹲在水沟旁,拿着从家里偷来的篮子,往水下的草丛一捞——诶!往往会有几只小鱼在篮子里蹦跶,鱼鳞泛着银白色的光。最好看的鱼是斗鱼,约为无名指长,身体上是相见的条纹,一条棕色,一条泛着彩色的光。这种鱼向来少见,是从上游的田野水渠中游来的,而且动作迅速,头脑机灵,一般不会像普通小鱼躲在草丛里,往往单独行动。谁要是特别走运捞到了,往往会被其他孩子羡慕。“给我养给我养!我给猫耳朵和你换!”猫耳朵是一种零食,农村孩子的零食难得,可是跟漂亮的斗鱼比起来,也不算什么了。

孩子们捞鱼不是为了吃,是为了好玩。把小鱼藏在自己带来的塑料袋或者小桶里,回家之后第一时间清洗篮子上残留的草叶,以免被妈妈发现;然后找一个漂亮的瓶子——大多是饮料瓶,有的家里还会拿出玻璃坛子来满足孩子的愿望,把小鱼放进去,布置几颗色彩独特、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石头,再摘几朵煮饭花安插在石头缝里。吃饭时也会扔几粒饭进去,为自己打造的水晶宫殿沾沾自喜,认为小鱼一定喜欢这个新家。

孩子们的举动又怎么瞒得过家长呢?他们不支持,因为水里还是有各种各样未知的危险;不反对,因为他们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啊。一条水沟不知道承载了多少代人的童年。

某一年的大暴雨淹了下游村民的家,锅碗瓢盆、鸡鸭鹅猪都有漂走的。上游的村民也苦不堪言,拿着脸盆一次次把堂屋里的水舀出去。这次的水灾似乎特别严重,都上了电视。水沟可能意识到自己失责了,可是它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它已经满载洪水了。

等到天晴洪水退去,村民们一致决定挖深水沟。过去的不知道多少年里,因为孩子打水漂、有人偷倒垃圾,水沟越来越浅了,不能再水灾再次发生。

村头贴着红纸,标明各家各户的捐款情况。各家派出青壮年男子,夜色中在村长家开完了战略部署会议。一批人堵住上游的水,一批人塞满下游的路,中间的水沟慢慢干涸,曾经藏匿在草丛里的小鱼无处可逃,在浅浅的水窝里一张一翕。难得的斗鱼也在石头、塑料袋和碎瓷片中虚弱地蹦跳。孩子们拿着篮子想要下水沟,被爸爸们的锄头拦住了。

热火朝天的挖沟活动中还发生了几件趣事。一个女人拉着板车过桥时摔了一跤,青石板断了。村民再次召开会议,撤去青石板,搭一架水泥桥。村东头赵家赵大海挖沟的时候挖到一根簪子,据说是金簪。

......

水沟最终修好了,变得更深、更宽了。两岸的草早就被拔除,旁边的几棵树因为挖的时候伤到了根系,有的也快死了。孩子们还拿着篮子,等待下一次捞鱼。

鱼去哪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