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静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静 > 正文

李静 /

鸡蛋的故事

作者:李静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鸡蛋大概是包容性最强的食材,味道温和,可塑性强,用任何方式烹饪、跟任意食材搭配都十分得当。简单的白水蛋,鲜嫩的蛋羹,滑蛋、煎蛋、炒蛋,或者加上面粉摇身一变成为蛋糕……总之,因为烹饪难度小,价格低廉,可塑性强,鸡蛋成为几乎每户人家必备的食材。既能进入高级餐厅,也是家常菜里的常客。

那一年,一对青年男女已经说亲,下过聘礼,嫁妆也在紧张地准备着,等着来年春天过门。一朝变天,从男方家里拉来的驮着稻谷的驴被拉到了公家驴棚里,准备找木匠打造的红漆雕花桌椅板凳也成了泡影。双方的大宅院和六亩田地都没有了,他们挤在村里开会的祠堂里,愤怒而恐慌。

"我们的房子为什么不能住?"他们想问,会堂风声太大,屋顶太高,一张口,声音就消失了。自己家里的田地是祖上传下来的,六亩地自己家里忙不过来,请人来干活,给吃给工钱,怎么就成了地主,沦为丧家之犬?

没有人能解答他们的困惑,只知道他们从此都背上了地主的名号。男人和女人家里情况差不多,男人犹豫了,问女方亲事还结不结,女人发话:"过了聘礼没有不嫁的道理。"

没有红漆的雕花家具,也没有厚实暖和的棉被,带着必备的生活用品,带着娘家辛苦攒下来的一筐鸡蛋,女人嫁过来了。公家没有忘记他们,把原本属于男人的一间房、两亩地划到他们的名下。从此有了一个家。

有了家,就有了烟火气。日子过得苦,但至少能吃上饭。偶尔还能从牙缝里挤出一碗蛋羹,给男人补身体。温润爽滑的蛋羹,给辛苦劳作的人带来了多大安慰啊。

那个饥饿的春天,燕子给女人送来了一个女儿。初为人父的男人异常高兴,"我要给她取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没有人叫过的名字!"

女人嗔怪,"那什么是特别好听的名字?特别好听的为什么没人取过?"男人上过旧学,在综合了种种意见之后,说“女儿出生的时候燕子鸟飞回来,似曾相识燕归来,就叫燕芝吧!”

一个家庭有了结晶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可是大锅饭分的量越来越少,榆钱树光秃秃,野菜花也没有随着春天的到来绽放,愁云笼罩着家里这对年轻的夫妻。家里没有女人燃起的炊烟,也没有男人吞吐的烟草。两人的担忧和烦闷只能发泄在田间地头,祈求今天的粮食可以多一点,吃得饱一点,奶水多一点。可燕芝还是一天一天瘦下去,哭得哇哇大叫。女人偷偷抹眼泪,要是有个鸡蛋该多好啊!两岁多了还没吃过几次鸡蛋。可现在连饭都没得吃,哪里来的鸡蛋呢?女人看着燕芝蜡黄的脸,擦擦眼泪,转身出了门。

女人回来,把门关上,掏出怀里一小把野菜,从床底摸出一个小锅,“大女你莫哭啊,莫做声,娘煮蛋给你吃!”袅袅升起的炊烟在屋内盘旋,锅里煮着的是没有油、只放了一点盐的野菜。女人端给燕芝,“大女快吃,鸡蛋呢!娘跟别人换的,快吃!”燕芝小小的手捧着碗,碗里漂浮着墨绿色的野菜,没有油花,没有鸡蛋的温润香气,她还是吃得连连点头,“好吃,鸡蛋好吃。”女人笑了。

燕子飞来,燕子又飞走了。第三年的秋天,山头多了一个小小的土堆。大概是燕芝没有福气,这场饥荒在她走之后第二年就结束了。之后的生活虽然还是困难,但至少吃得饱,穿得暖。男人和女人又生了三个孩子,都有饭吃,有书读,鸡蛋也不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了。再后来,日子越过越好了,孩子们给男人和女人买了冰箱,冰箱里常备鸡蛋,女人也终于有了在厨房大展风姿的机会。

孩子们回家看望男人和女人,总会提上一只肥母鸡。鸡肉和香菇一起下锅,香气飘出家门在街坊里游荡。剩半锅汤,倒进花刀切成的鸡郡,放入绿豆粉丝,快出锅时撒一把葱花,清甜解腻。最令人期待的还是蛋饺,蛋液摊成皮,放上一筷子猪肉大葱馅,铲子一翻合上口,蛋饺成型。上锅蒸熟,新嫩多汁,蛋皮吸收了猪肉的鲜香,猪肉浸润着蛋皮的甘美,一口下去,满口汁水,唇齿溢香。孙辈们不喜欢吃家常的炒鸡蛋、鸡蛋汤,蒸蛋羹寡淡无味,白水蛋噎人,只有新奇的蛋饺才能留住他们的筷子。女人看着孙辈吃得不亦乐乎,自己也很开心。笑着笑着,趁大家都不注意,背过身去悄悄抹眼泪。

后来?后来鸡蛋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小了,两个人都太老了,做不动也吃不动了。再后来,病榻上男人在吃过女人费尽力气做出来的蛋饺之后,永远地离开了。

世界上只有女人一个人记得鸡蛋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