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马琳杰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琳杰 > 正文

马琳杰 /

作者:马琳杰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万圣节终于到了。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鲜艳的血唇,像是扯出了体内欢跃奔腾的血液涂到上面,又像是把红腊肠挂上。白净的脸用尽了他一整盒的粉底。效果好极了。他想到。右眼俏皮的海蓝色十字星随着眼睛的一睁一扎变大变小。为了画出最完美的图形,他花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挤眉弄眼,让那个星星折成各种造型,自己嘿嘿朝自己笑着。那条从右眼角一直延伸到耳后的疤痕在这个节日里显得多么应景。是不是该用眉笔描描。他抚摸着脸喃喃自语道。

万事俱备,他穿着翘头的小丑鞋迈着八字步一扭一扭地火速赶到厨房。他打开橱柜,小心翼翼地捧出他精心准备的一盆各种各样的糖果,草莓味的水果糖、橙子味的水果糖、蓝莓味的水果糖,还有青苹果味的、葡萄味的,牛奶糖,巧克力······这些该够那些孩子们抢的了,他捧着那盆糖缩着脖子嘿嘿笑着。

他慢慢地把糖移到门后的架子上,又抓起一大把塞满两个口袋。等孩子们来了,要先告诉他们,“哦,真对不起孩子们,我忘记买糖了。”等他们有失望的表情后,我再从门后捧出一大把糖,他们一定乐坏了。他想着,不由得把眼笑成了一条缝,双手欢呼着,小丑鞋也在地板上哼出啪啪啪地小曲儿。

这真是我的节日。他仰坐在沙发上,发3出心满意足的感叹。

窗外飘起了雪花,每一片雪花都在忘我地舞蹈着。它们或是独自转圈,或是抱在一起跳着华尔兹,亦或是几个黏在一起随意摇摆。它们轻轻亲吻着咧嘴展着幽幽笑容的南瓜灯,俏皮地站在路灯朝天的帽檐上,大部分的,张开双臂与大地相拥。

今年的雪下得真早啊!他感叹,真是美啊!

远处似乎传来隐隐的小孩的欢呼声。他耳朵动了动。身子登时挺直前倾,他紧攥着沙发垫的双手像是被电击似的微微颤动。

他们要来了,他们要来了。他的胸脯一上一下。他的双手迅速拂过帽子、衣领、衣服、裤子、靴子。他踮起脚蹲在窗帘后,看着外面的动静。他的热气糊到窗子上,起了乳白色的水雾,他用手指画了一个笑脸,又连忙擦掉。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无数的雪花抢着落下,屋顶上、公路上、路灯上都挤满了热闹的雪花。风也越来越大,他淘气地故意发出呜呜的声音,扮做幽灵四处撒野。

多么棒的天啊!他想到。

他等着。

等着。

风声继续,孩子的声音却不见了。他抿抿嘴唇,慢慢踱步回他的沙发。他一屁股坐下,皱着眉头望着外面。

一定是外面的风雪阻挡了孩子们。他有些恼。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扯开袋子丢到嘴里。呵,草莓味。他讨厌草莓味。

风似乎小些了,门口的木信箱不再嘎吱嘎吱得打寒颤。雪花们经过一阵的狂欢进入了中场休息,飘落的姿势似乎更优美了些。门口的南瓜灯一闪一闪的眨着眼。地板上形形色色的糖纸怕冷地钻进了毛茸茸的地毯里。

他呼呼地喘着粗气,嘎嘣咬碎嘴里的糖果。

“糖果还是捣蛋!”一大群此起彼伏的童声突然响亮的响起。

他如雷灌顶般地先是一愣,接着嗖得冲到门口。他刷地打开门,风欢呼着钻进了他的屋子里。

没有人。他望着满地的平坦的白地毯。怎么会?他皱起眉头。

“糖果还是捣蛋。”那些声音再次响起,比之前整齐也响亮了许多。

他惊喜的扭头,一群孩子装扮成形形色色的样子等待着斜对门的史蒂夫太太分糖。

他瞪大眼睛,蹑手蹑脚的关上门。又撇开他的八字步跳跃着来到窗帘后。

哦,瞧瞧,小莉莉还是那么漂亮,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送给她的玫瑰花。

天哪!那是小约翰,我就出差几个月,他竟然瘦了这么多。哈哈,想当初我把卡在树上的他抱下来的时候,他差点扭伤他的腰。

那是!哦,我的上帝。小戴夫,他又搬回来了。哦,天哪!他都长这么大了。我把他从那辆该死的横冲直撞的卡车下救起时,他还只是到我的肚脐眼,现在能到我的脖子了吧。我正想把我新写的童话书送给他。咦?他脸上的那条疤不见了。他说着摸摸自己的伤疤。

孩子们领完糖,撒欢地奔向他的屋子。

他连忙跑到门口,对着门口的穿衣镜整理整理一下衣服,摆出一个笑容。

孩子们的对话声在他的门口响起。

“你们确定要去他家里吗?”一个女孩压低嗓子嗫嚅道。

“为什么不呢?”一个女孩清亮的声音,“乔治叔叔是个好人。他送给我了一朵漂亮的玫瑰花,虽然它被妈妈扔了,但那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玫瑰花。”

“就是就是,他把我从树上抱下来过。”话音未落,一个男孩连忙说道。

“他还救过我,要不然我就被卡车撞飞了。”一个男孩扯着变声期略带沙哑的嗓子说道。

“可,”第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我妈妈说他身上会有让小朋友生病的细菌。”

“对啊,”孩子们中出现另一个声音,“我妈也不让我靠近这个黑鬼,说他脏得很,还吃人肉。”

孩子中瞬间炸了锅,叽叽喳喳地讨论个没完。

“是哎,我妈也说过······”

“嗯······”

“真的吗,我妈妈从来没说过·······”

不知谁提了一句:“我们快走吧。”

孩子们应和一声,登时响起了错乱的脚步声。

声音越来越小。

他开了一条门缝,狂风卷席着雪花立马毫不留情地冲刺进来,它们拿着锋利的冰刃与他脸上的皮肤和他的衣服撕斗着。

孩子们果然跑远了,只有他认识的那三个孩子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时不时朝他家的方向看看,知道抵达另一户人家,他们又绽出笑容挤到人群中要糖果。

门,发出嘎吱的一声呻吟。风雪被隔绝在了门外的世界。房间里静得出奇。时钟滴答滴答地冷漠地工作着。电流流过电器的发出喘息般的滋滋声。窗子格拉格拉痛苦的与风雪纠缠着。毛毯上的糖果纸反射着屋子里暗淡的灯光。

他木讷的扭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粉底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地斑斑驳驳,隐隐漏出里面与夜融为一体的肤色。帽子不知什么时候被大风吹掉。他转身,托着身体走向客厅。他撤掉衣领随意扔到地上,又踩着鞋尖蹬掉鞋子。他噗通摔躺在毛毯上,用胳膊遮住自己的脸。

门口的穿衣镜一角悄咪咪地映射出他的身体,一角映出堆在门口架上的反射着淡淡的光的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