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孙世纪

当前位置: 首页 > 孙世纪 > 正文

孙世纪 /

《许三观卖血记》读后感

作者:孙世纪发表时间:2020-05-11浏览次数:

《许三观卖血记》读后感

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从头至尾都给人一种难言的沉重感,他不是来源于绝望,不是来源于落魄,相反,许三观历经重重磨难,日子是一天天好起来的,期间有小风小浪,也有绝处逢生,种种悲喜未能改变他安稳的天年,结局未尝不是圆满,这种沉重感则是来自一个人对于自身身体的践踏与物化,是那种迫于生活的压力而不得不降低自己的尊严,把自己贬为商品一样去租赁,去出售,为了渡过生活中的一次又一次磨难,许三观一次又一次的去卖血。从一开始的为了娶妻成家去卖血,到了后来的为了治疗一乐而不得不去卖血,从一开始的身体结实的才能去卖血产生的自豪感到后来不得不卖血生出的悲苦感,时代给与人的重重改变,不禁让人为之落泪。

起初,许三观去卖血只是为了那35元钱,至于这笔钱干什么,他不清楚,是给他那黄土已经埋到胸口的爷爷?还是给对他最好的四叔?他都舍不得,正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这钱是他血里面的,不是肉里面的,他舍不得。他决定像其他人那样花在自己的大事上。于是他去请许玉兰吃小笼包子,吃馄饨,吃话梅,吃糖,都是为了那一句“你什么时候嫁给我”,以及到后来他用这笔钱买酒买烟去看许玉兰的父亲,他说服了许玉兰父亲,如愿以偿的娶到了许玉兰。第二次是为了给闯祸的一乐兜底,赔方铁匠医药费,第三次是在自然灾害时期为了吃一碗面条,第四次为了一乐和二乐回城,再往后为了治疗一乐的肺病,许三观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的血卖出去,为了什么,为了自己的家庭,为了自己的孩子。柏拉图在《理想国》里谈到过人的属己之物的问题,用这个理论来解释再合适不过。正是因为他的妻子许玉兰,他的儿子一乐,二乐,三乐,都被他看做自己的一部分,所以他才心甘情愿去用自己的血来换取他们的安康,既然同是作为自己的一部分,用自己的身体来弥补自己的家人又何尝不可,这里就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许三观发现一乐并不是他的儿子。为此他还专门找来镜子对着看,看看三个儿子是否长得像自己,二乐三乐都像,只有一乐不像,但是一乐长得像他兄弟,许三观也就安慰自己一乐也是他儿子--直至许玉兰说漏了嘴,说出了何小勇的那些不光彩的事,而后的一系列都围绕着许一乐到底是不是许三观儿子,血缘上的羁绊成了两个人的矛盾点,也成了许三观对待妻子许玉兰的重要凭据,从刚开始知道自己当了乌龟气急败坏,势要与一乐撇亲关系到之后的在一乐与二乐三乐之间的区别对待,许三观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他辛辛苦苦以血换血,到头来养了别人的儿子,我们同样以属己之物的观点来看,一乐不是许三观的儿子,是何小勇的儿子,何小勇绿了许三观,因此许三观一直视何小勇如大敌,一乐是何小勇属己之物的外延,许三观养一乐,等于养了何小勇,许三观把血给何小勇,等于把自己的命续给了何小勇,这让他很不能接受。

但正是这一组矛盾之后的消解与转化,让我们从这个小人物身上看到了人性温暖的一面,这也不得不说是整部小说的点睛之笔。许三观的区别对待彻底伤透了许一乐的心灵,这一刻他真正承受着无根的孤独,许三观不认他,何小勇也不认他。直到他出走,直到他逢人就说谁让他吃一碗阳春面谁就是他爹,许三观过意不去,去找他,背着她去吃阳春面,那一句温暖的“是的”,二人之间的隔阂终于冰释。一乐从心里认了许三观这个爹,许三观也终于认了这个儿子,血缘上的阻隔被人间的温情冲破,也促成了二人这超乎物质的,情感上的伦理关系,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中光辉的一面,同时也是对于传统血缘伦理关系的颠覆。

许三观为什么去卖血?血就是他的命,他去卖血就是去卖命,卖血的钱花在儿子身上,就是把自己的血花在儿子身上,就是在用自己的命帮儿子续命,其中更是深受血缘传承的思想的影响,其实当初许三观去找许玉兰父亲求亲,最终的杀手锏也是两家香火的传承他更占优势。我可以把他们都看做自私的人,因为他们都在意自己的延续,都在意自己的属己之物属不属于自己,一乐不是许三观的孩子,他就不愿抚养他,何小勇见这个孩子也不是自己名下,也直接拒之千里,直到许三观与一乐和解,感情上成为父子,直到何小勇被车撞,一乐向众人宣布自己的父亲是许三观,现实终于败给了情感,人类的文明与意志才在这一刻凸显出来,人性也有着感人至深的力量。

总言之,对于许三观这个人,我们可以从他身上看到一个小市民的功利,狡诈,自私,甚至冷酷的一面,我们也能从他身上看到一个人的柔情,看到一个父亲的担当与坚韧还有这对于自己家人无私的爱,文革时期与许玉兰的同生共死,为了治疗一乐差点卖死自己,时代和生活不断向他施以重压,但生命的坚韧和对于家人的责任使他屹立不倒,像大山一样坚守着,直至渡过难关。

等到老了,许三观卖不掉血了,他开始哭了,不是因为吃不上炒猪肝,也不是因为喝不上黄酒,而是他想到了如果今后日子难起来,卖不了血该怎么办呢?虽然他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但在他的一生中,究竟是谁在逼迫着他一次又一次的去卖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