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孙世纪

当前位置: 首页 > 孙世纪 > 正文

孙世纪 /

黑森林

作者:孙世纪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黑森林

在不远处的小山下静卧着一片森林,松杉相间,黑压压的一片,树木绵延开来,连山头也未放过,只是一味地覆遮过去,与天空划开界限,断绝了花草虫兽与天空的联系。踮脚而望,只能看到外侧一层树木排开,往远处究,就只有密密麻麻的树尖,就像洒满了绿色的铁蒺藜。树林下层阴暗处多有不知名的灌木,纷繁杂乱,难以踏足,由此这森林便绝了人的踪迹,我翻遍古今中外的所有记载,未尝找到一字是属于那密林深处。只听说有骑着快马的信使从林边的小路上飞驰而过,有老练的猎人在附近的荒原徘徊,有背井离乡的流浪者跋涉一整天,沿着森林的边缘自西向东走去,细心一点,在这条林边小路上还能找到几处浅显模糊的吟游诗人的脚印。以前这森林的边缘还住着守林人,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样貌,只远远的望过他的那间小木屋,

傍晚的时候他会在这条小路上,灰褐色的披风,带着斧头和猎枪,提着一盏煤油灯,在绯红的晚霞的光彩中,在傍晚的薄雾中,在一片模糊中,顺着这森林的边缘,慢慢走来,起初还只有一个鹅黄色的光圈,而后便是一个略微佝偻的身影,就像荒原深处的游侠,满身风尘。他门前的那堆篝火往往可当做是这荒原上的启明星,在寒风凛冽的冬夜里给人以温暖和方向,在满天繁星的夏季,则会伴着星光绽放出一片喜悦与温馨。

除此之外,再难觅得人的足迹,而这无垠的荒原,这无垠的森林,变成了被人遗忘的幽寂之地。我常常在傍晚时步入这密林,顺着早已斑驳模糊的林荫小道,路过一株株年迈的松树,听着他们低声,沉闷,缓慢地交谈,风中飘散着岁月沉淀的智慧,他们已经活了不知多少个春秋,或许从这山头刚成型时他们便在这里扎了根,与这块土地一起悠然地呼吸,于是内心里也埋藏了无数关于这林地的秘密。夜莺会在它们的枝头安家,每天傍晚那枝头总有清脆悠扬的啼鸣,我常常为不能与这么美丽的鸟儿交流而感到遗憾,所能做的只是每天傍晚,借着黄昏的余晖驻足倾听。林间还常常伴有清脆的虫鸣,每当我来,它们会放声歌唱,在这低沉阴暗的空间里极尽婉转的歌喉。地上青草葱葱,就像阿拉伯人的羊皮毯,只有在步入密林深处的殿堂才能享有,灌木在树间交错排列,萤火虫肆意飞舞,这令人沉醉的森林,这令人沉醉的傍晚,是这里最后一块可以安憩的地方。

有时也会在少有人踏足的林边小路上漫步,追寻着守林人的脚步,空气中还带着他那木屋硬木墙的清苦,野草依偎着薄雾,狗尾草背风低头,远方还会传来忧郁的萧声,或者远处大路上马车驶过的哒哒声,我渴望着那夜里的篝火,盛开在漆黑的旷野上,仿佛神秘的祭祀,又如行者的劳苦,它一如既往地点燃,奔波的商人驱车飞驰,马蹄声传出老远。我常常在这条小路上漫步,因为无人再踏足,夜晚会有幽灵同我并肩,凄凄哀哀,倾诉他们彷徨的孤寂,还会有憨态可掬的幼兽,跌跌撞撞的闯到路上来,可能是一只小浣熊,也可能是一只眼睛闪着绿光,疑虑重重的小狐狸,来这路上试探几下,观望几下,又一溜烟的窜回林子离去,消失在一片灌木中,只留下一阵窸窸窣窣的空洞。那时,晚归的鸟儿会从头顶飞过,没入林中,在树枝间回荡着一声声清脆悦耳的歌鸣,就像在空谷中的鸣唱。树林间早已一片漆黑,让人看不真切,里面是否还有行进的骑士,流浪的剑客,或者深居于此的猎人,全然不清楚,树木遮蔽了所有的身影。

我也曾背对着这片森林,在这无边的旷野上旅行,脚下的野草已经干枯,混杂在石块间,其间散乱地分布着齐腰的野草,还有伏在地上的块块枯藤,近处是一块块巨石,把地表向上拉起,就像小型的丘陵一般,远方是皑皑的群山,高山之巅雪峰耸立,聚云环绕,苍鹰翱翔其间,河流静卧其侧,而我,就行进在着无边的旷野上,顶着辽阔的天空,在春季的夜晚吟唱,或者在仲夏夜之际登上高处,轻抚微风,或是在严冬的寒风中低头赶路,在这苍茫的青灰色中化作小小的一点。

而到现在,我已经很少再去林间散步了,我记得那林间的小溪,深处的湖泊,还有岸边低垂着的兰花,从叶尖滴落的晶莹的晨露,我还记得缠绕在树木巨石上的青藤,还记得灌木间酸涩的浆果,以及常常垂涎于此,闪动跳跃的灰松鼠。我也很少再去那无边的旷野上驻足了,那里空旷辽阔,苍茫刚毅,我还记得那些尖锐的岩石,那生长在石缝里,迎风挥舞的劲草,还有盘旋在天空的雄鹰,它们会停落在那些高高的石块上,捕捉着旷野上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还有谨慎的野兔,以及在远处觅食的狼群,它们只是灰色的几点儿,隐秘在大大小小的石块间。这些我都还记得,只是很少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