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梁卓也

当前位置: 首页 > 梁卓也 > 正文

梁卓也 /

被选择的彩色人生:乌托邦下的自由缺失

作者:梁卓也发表时间:2020-04-29浏览次数:

被选择的彩色人生:乌托邦下的自由缺失

在黑白世界循规蹈矩地度过一生是何种体验?当生活中没有艺术,没有知识,甚至了人类最原始的性需求,尔处其间又当何如?电影《欢乐谷》于是对此构建了一个理想乌托邦的世界观,这个满足人类对美好的所有幻想的黑白小镇,却因为两个外来者地闯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在欢乐谷的对于规则与变化整体设置中,都有其循序渐进的规律。最初一切事件的都只存在单一结果且无法逆转:篮球随便扔都能准确入筐,送报小孩随手一掷也能达成目的,消防队是救猫的,真正的火灾更闻所未闻。但失去了不稳定因素的标准社会却由人类最原始的性而悄然改变,这一设计无疑是在讽刺当下人过度追求完美生活,而恰忽视了人最本能的需求的问题。以性解放作为民众觉醒的契机,也为这场严肃的变革增添了一份独到的黑色幽默。单纯的性加以升级化作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碰撞,帕克夫人与强森的第一次相遇亦由大卫的失误而至,否则平行的生活轨迹可能是两人永不相交,是对规则的突破才是两人归于交汇,最终产生了欢乐谷所不能容忍的偷情,何其讽刺。

如多数影片无异,欢乐谷在人物的设计上也采用了分派对抗的方式。一方是以大卫为主,对现有秩序的反抗派,而另一方是固守传统的守旧派如市长此类居高位的人物。起初两派界限并不明晰,秩序的拥护者也对此保有好奇,但随着彩色人群及事物的增加,未知的恐惧,如“火灾”“雨”和对秩序的破坏让社会出现了分化,秩序的主宰者逐渐对崛起力量展开压迫。欢乐谷中所隐射的现实亦如此,当权者总会采取些极端措施镇压破坏现有秩序的行为,由此不禁发问:如欢乐谷般循规蹈矩的平等社会,是否是守旧者独断专行的幻想呢?而作为导致巨变的关键人物珍妮弗,作为推动欢乐谷焕发生机的先锋,却在变革完成后失去了本身的准确定位,反观最初被贬低的大卫却卷携着变革的热潮奋勇前行。这就是两人对社会局势的不同选择,寻找自我其实不过是世俗化的借口,珍妮弗对欢乐谷的恐惧根源于失去选择的自由,她可以选择拥有自我,也可以选择失去自我。选择让人类被逐出伊甸园,让社会不完美,让人性充满莫测的可能,但它是自由意志的化身,但总伴随代价,所有珍妮弗最终又回到了自己搭建的理想乌托邦中。

欢乐谷中关于颜色的把控无疑是影片有其观赏性并附带深刻蕴意的重要道具。欢乐谷中第一种颜色,出现在珍妮弗和马丁做爱后的一支鲜艳欲滴的玫瑰上,对比周遭单调的环境显得更为突出。这不仅象征着马丁情窦初开的纯爱,更是珍妮弗对于性爱的选择让其增添姿色。对于非黑即白的欢乐谷,对己身想法的无欲无求,最终导致选择欲望的缺失,黑白之境由此而来。最令人难忘的是帕克夫人与强森偷情后,整个世界都化作彩色,需求意识的觉醒是两人重拾起对自身的考虑,此时的彩色,是真爱,陪伴,更是放纵和背叛,可生活中的感受恒河沙数,岂能一无欲的想法浑浑噩噩地了解余生。在影片的结尾,做出了对彩色,即革新精神的肯定,电视机在瞬间由黑白变彩,预示着对自由的坚持终得最终胜利。以色彩象征选择与否,可谓妙哉。

影片中矛盾的高潮出现在帕克夫人的裸体画像成为壁画时,此时的镜头表达不可不为人称赞。事件先有送报小孩的失误引入,当小男孩倒在画像前时,运用仰拍加重了画像以人的压迫感,这也是改革者对传统的蔑视与不屑。紧接着镜头分三段对裸体画像从全景推到近景,最后定格在帕克夫人的脸部特写上,以手撑头,唇角勾起略微弧度,强烈的视觉冲击将其渴望自由的欲望无限放大。当画像前渐渐聚满人群镜头从画像逐渐往后拉,形成一个以黑白包围彩色的环状结构,对社会的隐射不言而喻。随后镜头转向周遭的旁观者,从瞬间推向黑白男人紧缩眉头的镜头切到画像屁股的局部,紧接着又是以第三视角对怒骂市民的多视角镜头,最终一男子冲出,人群情绪至高潮,对彩色画像采取了暴力行动。这个场景中,镜头不仅凸显了对立双方的矛盾之激烈,更重要的在于,描绘了对自由革新者处境困难的描绘,也是为自由崛起反弹的前设铺垫。

与《楚门的世界》营造的乌托邦不同,欢乐谷的闭塞与封锁皆有自身而成,与外界无关,反倒是外来者使其颠覆。但两部影片都反映了同一个主题;“人生是自己选择的舞台,成败与否都出于己,且与外无关。”

当“欢乐谷”不再黑白,它像任何一个存在即合理的小镇那样,树是绿的,湖是蓝的,道路通向远方,天空飘下雨水,友善、同情甚至猜忌,欺骗被搅拌一团,混进生活。可有谁又能肯定,如此五光十色的多色生活,其欢乐将不复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