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梁卓也

当前位置: 首页 > 梁卓也 > 正文

梁卓也 /

半浮生

作者:梁卓也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半浮生

一个顶着爆炸头,穿着暴露的女人在清晨冷清的小镇街道狂奔着。除了早早开门的摊贩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疯子。

女人叫万娴,十分钟前,她刚经历了一场风暴。

万娴与女儿向梨借住在妹妹万俞家中。昨夜里万娴又出去玩了个通宵。向梨起床就看到如此景象,许久未见的母亲穿成了坐台小姐,不合时宜的v领连衣裙把白花花的肉暴露在空气中,头发下若隐若现地红点刺痛了向梨的眼睛。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将向梨包围,拿起沙发一旁的枕头,不带犹豫的用力丢向万娴。万娴被突然的疼痛惊醒了,不解,无辜的眼神落入向梨眼中,又是一个枕头丢了过去,万娴彻底醒了。随手顺起掉落在地的枕头往向梨方向丢去。

一场没有任何言语,以枕头为武器的战争开始了。两人的准头都很好,万娴的头发被打的稀糟,向梨的脸也经过多次重击微微泛红。突然,向梨停止了攻击,坐在地上埋头掉起眼泪。这一幕正巧被刚起床的万俞目睹。万俞蹲在向梨旁抱着安慰她,看着逐渐陌生的姐姐,是无言地控诉。万娴一时失了神,刚开口辩解几句,向梨抬起泪眼模糊的脸,朝万娴大吼着让她滚,万娴正准备训斥几句,万俞抱住向梨,背对着万娴挥了挥手。万娴愣住了,她看懂了手势的意思,踌躇了一会提起包走了出去,回头望向抱在一起的两人,与亲母女无异。

万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她甚至感受不到寒冷。跑累了坐在两个早餐店中间的台阶上,蒸笼里的热气将她笼罩,带去一丝温暖,好似仙境。万娴的幻想被一前一后驱赶着她离开的老板打醒,“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的字眼随着蒸汽被风吹得落在万娴耳边。

她突然想离开这。

万娴是个雷厉风行,说了就做的人。生活将她打磨得没了棱角。挑了个家中没人的时间,收拾行李开始了她的探索。

万娴来到了小镇旁的一个大城市,找了家便宜酒店住了下来。起初她还如浮萍不知所措,但与生俱来的社交力帮她找到了一份服装店的工作,即使总有客人打量的目光扫视着她,可每当霓虹灯亮起的那一刹那,她觉得自己真正属于这。

万娴和张逸是在便利店认识的。万娴在收银台到处翻着零钱时,一双修长的手从她背后伸出,拿着她需要的零钱。

“我帮她付吧。”

万娴转过身,惊鸿一瞥。男子付好自己的钱,朝万娴勾起唇角。那是万娴很久没感受过的心悸。男子留下个背影离去,这次遇见成了万娴许久的美梦。

从那以后,万娴和张逸总是巧合性的遇见,有时是在同样的便利店,有时是在路上,张逸甚至出现出现在万娴酒店的楼下。两人之间微妙的情愫悄然升起,但谁也没有点破。

窗户纸被捅破在一个雨夜。万娴回到酒店,看到大堂里喝得醉醺醺被淋湿的张逸,屡次呼喊不应,年少时的冲动席卷而来,万娴把张逸带进了房间。雨声鞭打着窗户,两人的关系也悄然改变。

 离城市一百多公里外的小镇,随着万娴的离开也发生了变化。万娴在家时,总是会有跟向梨抢遥控器的幼稚行径,两人争吵不停,总是要等到向俞出面调解。时不时还会带着群狐朋狗友来家里打牌喝酒,搞得乌烟瘴气。总惹得向梨和万俞收拾烂摊子。可仅是一个人离开,家里仿佛就空了一大部分,一个屋檐下相对无言的两人突然觉得有些空虚。在外时也常听到商铺老板们常提起向娴的感叹。

回到城市。向娴和张逸最初的一个月,两人如胶似漆,不分你我。万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20岁,又重温了一遍恋爱的感动。后来张逸以设计任务加重为由,减少了两人的来往。但万娴毫不介意,因为张逸,万娴仍觉得现在最好的时候。

直到万娴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张逸时,突然觉得空落落的。每次打电话过去,那头也是闹哄哄的。一次久违的欢爱后,万娴突然看到张逸背上有一个透着血丝的淤青,疑心渐起。多次匆匆见面时,万娴都在张逸身上看到了或大或小的伤口。万娴越来越看不懂张逸了。也许她也从来没看透过。

一次例行公事后,万娴趁着张逸睡熟在他手机里装了定位系统和窃听。之后偷偷摸摸地跟着张逸来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张逸根本不是什么设计师,就是一个收保护费的街头混混。万娴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小镇作威作福的自己。但对张逸的爱自我修补起张逸的欺骗,正准备离开,突然一个跟向梨一般大的女孩扑到张逸怀里,两人旁若无人的亲起来,张逸还不老实的把手放在女孩胸上捏了几下。万娴不敢再看,转头离开了小巷子。

回到酒店,来不及大哭的万娴收到一条窃听张逸的音频。他在跟好兄弟们说话。话语里充斥着对女孩的甜蜜告白,甚至时不时拉出万娴讽刺一番,半身如黄土还奇装异服,小家子气,床上像具尸体...

万娴还在挣扎。第二天来到服装店上班,又见到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好像并不认识他,只是露出鄙夷的眼神打量着万娴,还跟老板抱怨这种人会败坏店里的生意。明明是稀疏平常的歧视,此时却让万娴心硌得慌。

万娴辞职了。

她在街上游荡,周围人的眼神像箭一样刺在万娴身上。不堪重负的万娴终于放下执念,回到了小镇。

做好被嫌弃准备的万娴忐忑的踏进小镇,左邻右舍却都是关切的话语和眼神。回到妹妹家,也是对着女儿和妹妹激动的泪水。万娴离家的一年里,他们从没联系过。万娴的委屈在此时终于抒发出来,流下热泪。想要说什么,却一时失了声,这时女儿递给万娴一张要签字的满分成绩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