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林安琪

当前位置: 首页 > 林安琪 > 正文

林安琪 /

给我一块木板——仿《罗拉快跑》

作者:林安琪发表时间:2020-05-11浏览次数:

给我一块木板——仿《罗拉快跑》

佳辉活到了二十一岁。

“你这样能去哪哦?”

“……”

头发花白的父亲将佳辉一下背起,佳辉和轮椅分离。妈妈推着轮椅跟在他们后面。

佳辉和轮椅又重新粘上。

“好咯,我自己去搭公交。”他不耐烦地挥挥手,眼神落在妈妈脸上一秒。

“我多大个人咯,不会叫人帮忙哦。”父母站在铁大门看着佳辉渐渐离开了视线,没入灰墙。

佳辉停在十字路口,对面就是个公交站。

今天要去和女朋友小红见面——网恋。他们在网上认识一年多了,小红说今日得见一面,她很想见到他,不是那个只有上半身的他。

但他担心,他只有上半身的爱情。

3路公交车在左边的路口等待,他犹豫了一会,眼前的红绿灯先变的绿,按照时差,应该是能按时赶上。一直住在一片区域的尴尬之处,就是周围都是知根知底的面熟人。佳辉的小学老师买了一众芹菜,猫步一般靠近佳辉,想和他打声招呼,怎料没注意脚底香蕉皮,一溜摔倒在佳辉旁边,惨叫不已。红灯变绿——40秒,佳辉慌了,怎奈自己也无法施救,于是四周大喊。周围有个小伙子听闻赶来帮忙。他看有人施救,赶着在变红灯前过马路,过到一半绿变红,有辆不起眼的小车出神一般撞了过来。

当他睁开眼,被一阵窒息感呛醒,浑身难以移动,他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不自觉地大喊:“妈!妈!”又被呛得失去了声音。突然一阵躁动从大门外传来,紧接着,咚地一声仿佛门开了。父亲大喊着:“桂子!桂子!”传来几声碰撞和碎裂声。父亲的声音在迷雾中回响:“快来XXXX号,有人中毒了!快点快点!”佳辉感受到一团黑影在面前晃动,身体不停地摆动,却不像是他自己的。记忆里母亲那疲倦而无望的眼神牢牢地锁住了他,他不能动,当时,他能理解,也觉得这样无可厚非。

但是佳辉还是醒了过来,呼吸回到了他的身体。

又是那个平静的红绿灯前,佳辉看到远处走来的小学老师,和旁边的香蕉皮,费力将它捡起。老师带着芹菜味飘近。红灯变绿,老师刚想搭话,佳辉就说改天聊。他顺利地渡过了马路,回头一看,那辆出神的小车冲一般地越过身后,路人纷纷对它指指点点。佳辉心下一松,徐徐地向公交站去。前边一个小女孩抓着可乐蹦蹦跳跳,路过佳辉时,洒在他的衣服上,小孩的妈妈万分内疚着拿出纸巾擦拭佳辉的衣服,还一边数落女儿,女孩哇哇大哭。佳辉看到3路公交驶进站台,不管母女的反应,向公交车冲去。还好赶上了,人们排队上车,后门打开,但是佳辉太久没坐公交了,他忘记了公交车后门没有自动扶板——像他这样的人,上不了车。他出神地立在站台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小红的脸不是在色差严重的屏幕里,而是到了佳辉的身边。他激动地握住她的手,又伸手摸摸她的脸,小红低下头嗔怪地晃晃手。

“你爱我吗?”

“你爱我妈。”

陈述句和疑问句同时令人难堪。佳辉不知如何回答。

“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大办,让你走得有面儿。”

标准答案。

“我是你的全部吗?”

“你是我的二分之一。”

佳辉和小红走向公交车站,3路公车在面前停下。佳辉的腿无法迈动,小红站在黄色区域上,对他说,你来啊,刷卡,一块四。

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曾经在那个长江大桥上捡过一只小猫它得波着走在晃悠悠的灯光下它太小了我看不清然后我就在后面走了好久好久没有人知道。小红什么也没说,立着一双眼睛看着他,水灵灵地反着阳光荡悠悠。

你知道,我的左顾右盼、杯弓蛇影、坐立不安、上下一心,我的颠三倒四、五颜六色、横七竖八,九不离十。

小红看着他,你来啊,刷卡,一块四。

佳辉使出全身力气,轻轻地摇了摇头。

睁开眼,又是那个平静的红绿灯口。他闻到芹菜味,一下清醒,捡起香蕉皮,和老师再见,过马路,对小女孩说:注意你的可乐!在公交车到来之前,他找到车站后施工地的一块厚实木板,静静地等着公交进站。

轮椅是困住他的牢笼,但是他害怕他连个牢笼都没法待下去。佳辉的移动牢笼。他的人生不是创造,而是消耗。人的一生不断衰减的真理在他身上得到极其具象的展现。

他想,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拥有在一瞬间就反悔的念头,拥有掉头就跑的权利,即使摔得很狼狈,也能够起来。他想拥有正常的古怪,而不是被他人理解的古怪。

3路公交进站,佳辉拿着木板,附身将它搭在公交车门槛上,以一秒四分之一轮的速度,上到了黄线区域。周围的叔叔阿姨年轻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沉默,没有人说一句话,注视着他。

进到黄线区域后,佳辉没有去动那块板子,也没有叫人帮他。一个站在门边的小伙子想帮他把木板收起来,还来不及动。佳辉就顺着那块板子滑下公交车,不断调整位置,附身费劲地捡起了那块木板。已是满头大汗。

公交车内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神经病啊!司机憋了很久,将车门啪嗒一关,”啊“的回音也被车门分成两半,一半封锁在车内,另一半啪嗒一下,在佳辉的面前爆开。就像爆米花一样。

佳辉从没有感觉过,被别人骂是这样地畅快。

夕阳漫上了城市大道,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常去的那家便利店——先去买个饭团,然后慢慢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