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廖思茹

当前位置: 首页 > 廖思茹 > 正文

廖思茹 /

夜色

作者:廖思茹发表时间:2020-04-29浏览次数:

夜色

凌晨两点的夜,属于一群不困倦的旅人。这个时候的夜晚滚烫而绵长,不规律的心跳,发烫的肌肤,僵硬的,随着月光的流逝愈加轻飘。

茶水的温度也走失得快。

长沙要到三点,才有熹微的星辰刺破阴霾,微闪着几乎不存在的光,她们像是在努力地耸起脊背,踮着脚尖,伸长了脖子,好把身上莹莹的皓光一滴不漏地展现给地上看。黑洞的湖泊,羊肠似的巷道,于是都安静下来,静静沐浴着夜色。树儿把身子微扬,偷攀着风的臂膀想要用粗粝的手扫开云霭。风呜咽着拒绝他。

他不喜欢眼泪。

树的记忆有成百上千年,却记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见过纯粹的黑。黑夜总是让一切会燃烧的显得耀眼。月亮燃烧她的眼泪,星辰燃烧她的记忆,火焰燃烧她的双眸,霓虹燃烧她的躯体……不耀眼的生命在黑夜中,像是一群隐形体,被可怕的猜想纠缠,被惨痛的回忆掩埋。

冰冷的,沉默的,永恒的。

就像影子。

要不变成光的附庸,就要永远属于黑暗。

孩提时代的记忆里,夜晚总是蒙着一层翳,灰扑扑的,彷佛看不见的锋利爪子,我们躲在灯光明耀下的温室里,黑夜在外面嗷嚎作威。

可能是从中秋那次开始,黑夜有了不一样的面孔,她温和地照着人们,露出慈善的笑容,像母亲温暖的手一样熨烫在每颗倍感思念难挨的心上。

随着年龄的增长,黑夜里的生命逐渐显现出来,神秘的、令人胆战心惊的,有着令人难以置信、感动的温和呼吸,像一团炽热的火。

黑夜疼爱一切燃烧的灵魂,也庇佑一切孤独的影子。她的慈悲被写进诗歌,被孩童传唱,被记忆妥帖收藏,现在仍让人觉得亲切。夜里的风声总是更响,更亮,树的呼吸、虫的歌唱、水的奔跃……都在黑夜的怀抱里剥去冷硬的外壳,滚烫着世界的寂静。

夜风总是萧瑟,吹开那不浓不淡、潋滟入骨的黑色,让人不想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