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廖思茹

当前位置: 首页 > 廖思茹 > 正文

廖思茹 /

常思一二,亦想八九

作者:廖思茹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常思一二,亦想八九

林清玄曾言:“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常思一二,不想八九。”时人多引而议者,然经此一疫,且于闲余偶拾书海片语,亦有感,常思一二者,怡情而豁达;好想八九者,自生一抔苦寒摧梅似的芬芳,若眼光可及八荒,则苦难盈怀而不自卑自弃,芳香逸远。

余自幼不好读文言,然自学院经久熏陶,又有贤友良朋相形,假期里《古文观止》《浮生六记》之类的篇目倒读得更多。愈观其文,愈觉先前不得其趣,弃如敝屣,今则悔之。因所读篇目杂乱,恣意畅为,取资者不能尽举,故文不成文,言发乎情,不知所云。

思一二,浮生不问

沈复忆其妻陈芸,初生情窦时便“虽叹其才思隽秀,窃恐其福泽不深,然心注不能释,告母曰: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他自多情之人,芸娘亦才情两殊,一粥姻缘,自此永结同心。

我取轩课书论古、品月评花,沧浪亭烹茶走月、夫戏妻谑,两人鸿案相庄,恰是一对情深伉俪。后迁居米巷“宾香阁”,沈复又携芸娘至灌园,“时方七月,绿树阴浓,水面风来,蝉鸣聒耳。”沈复与芸娘垂钓于柳阴深处,登土山观晚霞夕照,随意联吟,听邻老谈因果报应事……许下“君画我绣,布衣菜饭,可乐终身”的愿景,别有一番情趣。

最有趣的,莫过于芸娘女扮男装,书中记芸娘“易髻为辫,添扫蛾眉;加余冠,微露两鬓,尚可掩饰;服余衣长一寸又半;于腰间折而缝之,外加马褂。”又以蝴蝶履代鞋,二人携游庙宇江湖,以兄弟相称。实在令人捧腹。

然芸娘长逝,“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沈复失妻,自号梅逸,将《闺房记乐》放在《浮生六记》首篇,永失永念,令人泫然。

沈复一生,与芸相携的时光最是美好,浮生六记,前四记无一不与其息脉相连,(后两记疑为后人所作,不作评议)他奉芸娘为知己,知己已逝,往后时光再不复初。然沈复取典李白诗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足见其心中,常有一二,有此何须问浮生。

念八九,止于至善

甜蜜如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谦和如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扫娥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夫妻二人,本是悲喜同寿。念及往后,诸多阻隔,及至和离,亦多怨愤,可见情中一二,宛若一滴鲛泪,巧逞洁瑕。又有八九,苦咸多悲,却不能不思。

林觉民有《与妻书》长留于世,书中云: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思八九者,当如林觉民,情悲不绝,止于至善。

思八九不平事,多怨愤妒忌,则使长陷于悲命;怀公正慈悲,则生可执天地而立之勇气。八九之事不能不思,不思,则不知民生之疾苦,不觉己身之过错,不能担大任,不敢承使命。

疫情凶险,猛如恶兽。议论之声四起,“保护自然”“拒绝野味”之言一时霸屏,似有将隐匿的偷猎者永钉于耻辱架之气势。经此钝痛,我亦不齿偷猎者之行径,念及往日,非典肆虐,偷猎直播,令人忿忿。又遭澳洲大火,生灵涂地,益觉凄哀。此狼狈之徒,只识欢愉,以为八九不侵,实则八九不识,求一己私欲而已,实非我所谓思一二者。

一二八九,常思不忘,惟愿天下少罹难,往后余生皆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