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廖思茹

当前位置: 首页 > 廖思茹 > 正文

廖思茹 /

初读《第二性》有感

作者:廖思茹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初读《第二性》有感

透过他人的文字审视自己,因感到自己拥有同样美好的品质而快乐,因无法释怀的过失而羞愤,又沉迷于撕裂自我获得新生的振奋中……我最爱读的几本书,《悉达多》《第二性》《看见》《德米安》……他们显示出来的超乎常人生活的哲思智慧,在我的脑海中构建出一个瑰丽严谨的理性世界,让我感到征服自己俗鄙欲望的超脱快然。

生活的轨迹就是这样被墨迹打碎,遁无可遁,那些荒诞不经的过往,被剖解成可循的文字,让人窥见难解心迹里的卑微、脆弱、坚强和迷惑、困顿,于是在灰障里重新开辟出一条路来。

音乐和文字,让人感到灵魂浸润在水中的畅快,思绪随着重力的牵引左右奔突,可以忘记一切烦忧。

但借助外物,不一定是在奔告自由,或许是无可奈何的逃脱。唯有内心的确定才能让人无忧阻难,坚定不移。

家,大概就显现出这样一种作用来,一个人,犹如一条脱水的鱼,在泥水里滚过,扎过,蔫瘪倔强如临大敌。过往教给我们的一切法则中,似乎没有一条是为了处理如今的难题而生。于是我们归乡,在心安处寻求答案,创造出一个答案,再继续翻滚。

在泥里,被脏污蒙住眼睛,寻找着真正的纯净之地,这是一条鱼的命运。

无原则,则无以立世。许多原本可以避免的伤害轻而易举地穿透了这样的身体,血液迸出来的时候,连带着丝线般的痛楚和耻感。究竟是活在他人的目光中做一个假装烂醉的客体,还是成为自己做享受独立个性的主体,就这样赤裸裸地,在审视的眼光里呈现出来。拥有改变的勇气,便用十指奋力剥开自己的鳞甲,从温水煮青蛙式的环境中抽离出来,腐坏的皮肤会因为一时的剥落让人感到钻心剜骨的痛苦,但这同样也让人感受到自我可被掌握的自由。

我便是在这样的思维激荡中选择用体面的方式,为往事画上一个终止符,再回归我卧薪尝胆、平淡无波的岁月。

逃离是一种心理上的必然,秩序无法在睡眠中被重建,就从新的情境里带来一种秩序。这方法屡试不爽。人总是容易被囿于眼前的一小隅草木之中,一片蛾子的翅膀扑棱几下,仿佛就能毁灭所有的美好。这样的目光是可悲的,却仍具有真正毁灭一切的潜质。逃离若不是为了省思,便只是如弹簧脱地,终归要回到地板上,甚至可能因为用力过猛而粉身碎骨。

不要做一只陷于泥淖的弹簧,心载星辰的孩子,头颅总是往上,我也要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