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瑶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瑶 > 正文

李瑶 /

穿越的红娘

作者:李瑶发表时间:2020-02-27浏览次数:

《西厢记》中光彩夺目的女性角色,有旦角崔莺莺,也有其侍女红娘。红娘的身份低微,却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关键人物,她的特质和精神是什么,设置她这一人物形象的用意是什么,值得我们思考探究。

首先解决“红娘是谁”的问题。要归纳红娘的形象,可以通过对比她和崔莺莺。两人有不少相似之处:有美貌,有才情,也有灵巧的心。她们也存在着一向内一向外的差异。

莺莺的美貌,闹了道场,引来强贼。年华正好的红娘其实也不输身段。借张生之心理活动,可见这般:“好个女子也呵!”、“大人家举止端详,全没那半点儿轻狂。大师行深深拜了,启朱唇语言得当”、“可喜的庞儿浅淡妆,穿一套缟素衣裳;胡伶渌老不寻常,偷睛望,眼挫里抹张郎”、“若共他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他叠被铺床。我将小姐央,夫人央,他不令许放,我亲自写与从良”。对莺莺一见倾心魂牵梦萦的张生,看红娘也不免赞叹,可见红娘具备的外在美。

在第一本楔子部分,即可知大家闺秀莺莺“诗词书算,无不能者”。红娘虽是侍女也能言善道,出口成章。红娘探望相思生疾的张生,道:“先生当以功名为念,休堕了志气者!”、“你将那偷香手,准备着折桂枝。休教那淫词儿污了龙蛇字,藕丝儿缚定鹍鹏翅,黄莺儿夺了鸿鹄志;休为这悴帏锦帐一佳人,误了你‘玉堂金马三学士’”。其中“折桂手”、“龙蛇字”、“藕丝儿”等比喻借代的修辞,生动不失文雅,句式整饬而句意流畅,饶有趣味。红娘绝不是浅俗之人。

莺莺心思缜密,张生高中后莺莺要托寄物件给他,每件物品都有特定含义,可见其蕙心兰质。红娘也一样懂得揣度人意,观察入微。她对张生说“沈约病多般,宋玉愁无二,清减了相思样子。则你那眉眼传情未了时,中心日夜藏之。”原来莺莺和张生眉目传情、两情相悦她早已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更只有聪明伶俐才能在老夫人拷问时面不改色,为男女主角的爱情伸张。

两人同时具备着外在美与内在美,却在待人处事的性格上有着明显的差异。红娘豪爽直接,俏皮伶俐。在张生房门外,张生问道是谁,丢出一句“我是你前世的娘”,让人忍俊不禁,用长篇幅对质郑恒,气势汹汹,也令人拍手叫绝。而莺莺却含蓄内敛,矛盾反复。她的赖简可见她的犹疑顾虑,她拿着张生的书信爱不释手却在红娘面前表现出嫌弃和愤怒。

为何一个外向,一个内向呢?明显的原因在于二人的身份差异,所受伦理束缚和要求的不同。红娘作为侍女,不必像小姐一样深拘闺院,没有视觉上的“重关萧寺”, 她的活动更加自由。人物间的对话更加丰富。对张生可以卖弄关子,调侃“我是你前世的娘”,更可以批评痛骂,也不会被指责轻佻。莺莺作为小姐,少有机会去直接对话其他人,内心独白居多。正如老夫人的责备:“汝为女子,不告而出闺门,倘遇游客小僧私视,岂不自耻”。莺莺处于“重关萧寺”的困境,言行都要遵守礼数和妇德,“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相对隔绝了她与外界的联系。

红娘就有绝对的自由吗?也不,对红娘而言,其实也有等级观念和对主人的忠诚尊敬的要求。但她敢于打破身份的要求。莺莺扬言要打她这个“小贱人”时,红娘回道“你不惯,谁曾‘惯’”,娇嗔可爱;拷红部分,红娘得知事情败露,向老夫人反驳论理,并成功劝服老妇人,转危为安,沉着冷静。她大胆对郑桓数落,不顾二人身份的差距,“明日我要娶,我要娶!”和“不嫁你,不嫁你!”将节奏推着高潮,又坚定执着。红娘用情理战胜人伦,她比很多人活的都更通透,做的也都磊落。

莺莺则是一个矛盾体,多愁善感,爱作悲春伤时的唱词。但她身上也具备这反抗的意识,最终在行为上冲破束缚和张生私定终身,是红娘帮助她的结果。红娘成就了莺莺,莺莺的幸福也无愧于红娘的冒险。

总而言之,作者在红娘身上的笔墨将其勾勒成内外兼修的完美女性,又不因地位的低贱而磨灭她的光辉——那种无畏和张力,更凸显出的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动的人。

红娘人物形象成功的思想根源,是她有自己独特的价值观念和价值选择,不因外界伦理规范而禁锢自己的判断和行为。这样具有平等意识,自我评价标准的红娘,更像是一个从现代社会穿越回去的人。与其说是穿越的红娘,倒不如说是穿越的王实甫。正是作者的思想意识领先于时代,他洞穿了捆绑人生的枷锁的虚伪,才赋予了人物新鲜可贵的灵魂力量。

那“何故有红娘”呢?作者通过红娘的设置,展示了女性自我拯救的途径,这是是一种同伴互救。为何又是一个家仆侍女来完成呢?红娘的身份固然决定了她适合做一位通风报信的使者,这样在情节上更为合理。但如果是小姐指示吩咐下,一个侍女也很自然地能完成主人与情郎传递情愫、一诉衷肠的任务。但是崔莺莺的软弱犹疑,更能反映出女子深受伦理束缚不得自由的程度之深。红娘人物的设置带动莺莺成长,这样一个一波三折,反复曲折的动态过程,才更有戏剧性和可读性,更让人感叹团圆不易,幸福难得。

红娘是不可磨灭的一束光,她活泼灵动地跳跃闪烁,虽然轻薄地你掂不出她的分量,又不得不承认她是黑暗里的希望,启迪人去握住命运的咽喉。

我们不是莺莺,没有红娘,却能活成红娘的样子,何其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