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田雨

当前位置: 首页 > 田雨 > 正文

田雨 /

心血来潮写的青春伤感回忆录

作者:田雨发表时间:2020-08-02浏览次数:

心血来潮写的青春伤感回忆录

我耳机里正在放歌。大提琴拉起的时候。先是让我学血管里静止的河一下流动起来,小提琴的弦轻轻一擦,起了火花。把河流点燃了。它顺流而上,在大脑皮层上轻柔掀起了波澜。像下小雨时水面一圆环住一圆的细纹。然后河流就这样。流淌在我的身体里。流到尽头的时候,比如流到手指尖了河水轻轻漫上岸。有柔软的红色浪花。只有歌到高潮时喝水也长了潮一样冲上岸了,但却冲不破长堤,能只能溅出去的,只有几滴水。

我初高中时的一些记忆,像极了这首歌。

我在初中时有一个小集体。像三国演义一样,有三个兄弟。应该是结拜了的,但是忘了怎么结拜的,结拜了的说明有誓言约束,就像地球在太阳的约束作用下,按部就班地给人们白天和黑夜,结拜的三人应该会像天下结拜的所有三兄弟一样,像刘关张,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了,但应该是在一起的互有联系,或为了一个目标努力。

如何开始的已记不清,回过神来,我坐在桌子的一边。大哥,二哥在另一边,我们在等饭,我问:“可不可以给我的蛋炒饭加一点菜?”老板娘认识我们。好说话地拿了一片比脸大的白菜叶,切成条,加在我的炒饭里。青翠加入了金黄,但两种颜色并不融合,他们携手把白米饭保护起来。白米饭那时应该觉得温暖舒服,我想,滚烫的油没让她遍体鳞伤,铁锅子也没让她撞散了骨头,对了,忘了米是没有骨头的。饭炒的差不多了,撒一把绿色的葱粒,可以准备出锅了。二哥,看了馋,说:“我也想炒一碗。”但她已经点了。大哥那时在说什么呢?我记不得了,他是我们三个中话比较少的当然也健谈,只是我更健谈。反正无意之间,我们三人成了每天中午一起吃饭的伙伴。

我成绩最好,怪想法多。我初中时是个在学习和群的人。我看大家看的书。学小伙伴们送明信片,但后来也渐渐变成了我自己的爱好了。当然,在说话上我也试着合群,但有的时候每个小集体内部仿佛有一套独立的语言系统,所以我融入不了其他人。而我们这个小团体很适合我,大哥很会照顾人,而且有主见,她爱漫画。我天然对二次元的人有好感。动漫里的世界是很浪漫的,樱花会在漆黑的夜里发粉色的光;浪子回头了,大家给予第二次机会;爱情在对视瞬间开出花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总有人愿意握住求助的手……直到现在我依然喜欢和混二次元的人,我喜欢对理想世界充满憧憬与热爱的人。而且他们并不是一定单纯无知的。

讲远了,总之我很喜欢大哥,她像一个真的兄弟们陪着我。给我送的两次生日礼物,我都很喜爱;陪我一起看书,讨论《哲思》和《青春美文》哪个更好看?

而二哥是个很可爱的人。我趴在脑子里找她的相片,拿起一张,是她穿一件宽大的黄色外套,耸起肩,戴着眼镜笑的样子。她也是一个很体贴的人,很能照顾我的情绪。或许其实我的大哥二哥都是芸芸众生里再平凡不过的两个。但我遇见了他们,所以我看见的世界他们就像试卷上不同,其他题的错题被粗大的红笔圈出来了。这叫我如何能忘记他们?

大哥高中去其他学校了,我失去了她的联系方式。我想她,但再相会,我要怎么去说话?

二哥,有男朋友了,只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呀?没事,我依然喜欢她。

学校中午的时候,大概正好是吃完午饭的时候,会放一段音乐,那个时候学校里人少,安静,音乐声尤其响亮,漂浮在空气中,一不留神就进脑子里了。是什么旋律?已经记不清了,身体只记得清那时的感觉——那时感觉午间铃声像是和上课、下课铃声从一个曲库里选出来的,听到就可以感受到红领巾被夏日的风吹起糊在脸上,太阳当头照,身边小白杨挺拔茂盛,积极向上的姿态;感觉这段铃声好漫长啊,中午的时光也漫长,初中一眼望不到头。看会儿《哲思》等会把作业写了。转头看到大哥,二哥在做作业。我从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书,搬到她们旁边去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