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田雨

当前位置: 首页 > 田雨 > 正文

田雨 /

活着,生活着

作者:田雨发表时间:2020-02-27浏览次数:

我和朋友出来散步,到图书馆门口被一个年轻人拦住了,他上来向我们推销笔:“你们才大一吧?以后还有很多考试,买盒笔吧,一盒很便宜的。”那天晚上刮着的凉风争先恐后向人袖子、衣领里面钻,我怕冷地耸着脖子,劝他,回去吧,这么晚了,还这么冷,多危险啊。年轻人搓着手,脸上神情介于对顾客的微笑与对现实的无奈和烦躁之间。“没办法呀,”他皱了一下眉头,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一根烟,没有点燃,“必须得做完啊,这是今天的任务,你买一盒笔吧,帮帮我。”

生活就像一块上帝随意切下来的烂牛肉,上面爬满了细细密密的纹路,有腐烂的碎肉,还有咬不动的筋膜,血淋淋,触目惊心。有的人一辈子都在忍受这块牛肉,一口一口吞咽下腹,为什么呢?《差馆》里面一个男人手指着肚子,笑着回答了:“因为这里要吃东西嘛,小孩要吃东西嘛…”

“差馆”是香港地区对警察局的一种称呼。这部纪录片拍摄了18年过年前夕,火车站附近警察局里发生的事,被偷东西的,被欠工资没法回家过年的,被混混殴打报案的……找这个世界上多灾多难的人们,就到警察局里去找,那里多的是被生活压榨的抬不起头和渴望得到援助的人。

有人被偷了身份证过年前夕在火车站回不了家;有人被黑工骗了,身份证身上甚至没有去找人算账的钱。有一个大爷向派出所报案,说丢了东西,警察问丢了啥,她回答说一袋瓶子。大爷是收垃圾的,旁人看不起的那一袋瓶子是他近一天的劳动成果。可警察帮不了她,拿什么检举哪个同行拿了他的瓶子呢?这一行就是这样,捡别人落下的卖钱维生,没法说理。

一位警察说道:“我们也没办法,98%、99%都是解决不了的。”

说这话时,他是撑起嘴角说的,那个表情可以看成是一个笑。这部纪录片也确实好笑。一位爱笑的憨小伙,年年在救助站领车票领免费午饭,在警察局蹭开水泡面,不是因为没有钱,而是他把所有的钱都寄回了家,甚至没留下车票钱。明明有钱,还要享受国家的救助和资源,有人说他钻了空子,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应该感到耻辱。但他是一个公民,也是一个要养家的人。当我们站到她家人的位置上看这个小伙子呢?在好公民和好儿子,好爸爸,好丈夫的身份间,他不得已要做出选择,把肩上的担子往哪边斜。我不认同他的做法,可要担起身上所有的重担,需要足够的素质,也需要能力,或许这就是人们总想赚更多的钱,得到更高社会地位的原因,要满足家人朋友的要求,还有社会的要求,还有自己的。我们为自己而活,也为别人活着。

很多人被这个小伙子逗笑了,而正是这荒诞的现实和令人哭笑不得对白,组成了这部纪录片,他记录的是真实,是无奈,是不得不笑,简单来说就是并不那么容易的生活。

《差馆》里面还有一个小偷,偷了一对老夫妻的耳环,被抓住了。小偷靠墙低头坐着,老太太十分泼辣,一边骂着小偷全家,一边不顾老伴的阻拦,上前踢着小偷,警察上来把两人拉开,要拷小偷,那个沉默承受了老太太怒火的年轻人,却嚎着拒绝:“别拷我,别拷我!我的手已经肿了!”

这样看起来仿佛小偷才是受害者了,但思其所作所为倒是让人不知该感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或是“可恨之人,亦有怜之处”。感叹完了,我们再想:这种令人深恶痛绝的事,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做?除了十好吃懒做,妄想不劳而获的人,被人误导养成不良习惯的人,还有一部分人,是什么把他们逼到这条烂路上了?菲茨杰拉德说:“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你要记住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拥有的优势。”所以我们不如想想,这群没有能力,没有条件的人,怎样去给她们一个岗位维生,或者怎样普及落实法制教育,在他们还没有犯罪之前,种下文明与守法的种子,或许在社会与政府给予的关爱下,他们会选择一份更好的工作。而我们要想实现这个梦想,教育和法律制度,社会福利等等方面,都需要努力发展,就像一颗年轻的树,缓慢而坚定地抽枝长叶,要想所有人都能在树下乘凉,几代人或几十代人汗与泪的浇灌少不了。

《差馆》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他被殴打后哭着到警察局报案,被打的原因是火车站的混混们要他去偷东西,他不肯,被四个人围殴。四个人警察只抓到一个。警察这头审问这人,那头男孩已经躺在长椅上睡着了,镜头在他脸上停留了一会儿,脸上的粉刺、毛孔、伤痕都看的清楚,刹那间镜头仿佛被拉到无限长,我好像看到的是一幅名为“生活”的印象派油画,它生动,也触目惊心。

我是一名大学生,我学着高数,赶着几千字的稿子,感叹这是什么人间疾苦?我也遇到过伤心事,手机被偷,电脑丢了,朋友走了,想不通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了?可是哭了也还是要站起来继续走路。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接过父母身上生活的重担,为了所爱的家人,我也不能放弃生活,活着不容易,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热爱生活,可能它向你发脾气,让你失去珍爱之物之后锤头痛哭,但就像那句话说的:“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