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佳琰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佳琰 > 正文

李佳琰 /

人间至味

作者:李佳琰发表时间:2020-08-02浏览次数:

人间至味

汪老曾在《四方食事》中提到“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我深以为然。“吃”和人生一样,酸甜苦辣各有滋味,实在是个要紧事儿。偶与友人聊到最爱,想到了日常生活中充当重要角色的猪肉,便兴致勃勃地讨论起它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筋骨,每一缕香气,每一口满足。

红烧肉是我的心头好。色香味俱全中香气一定是最勾人心魄的。未见其形,先扑鼻的就是八角,老抽,油,葱段,蒜,生姜,香叶,白糖经大火熬炒,翻滚后彼此接纳融合的香气。香甜馥郁,恰到好处地包裹了不同的味道,糖和盐可以完美融合,就像人也并非非黑即白,无限可能带来无限惊喜。绵软的脂肪饱蘸了浓油赤酱,亲昵地聚在一块儿,筷子戳一戳,灵动地哆嗦着。品一块红烧肉最妙的顺序是先咬破肥肉,待浓郁香醇的酱汁喷涌而出,包裹着丝丝瘦肉一齐咽下,肥而不腻,酥也不觉柴了。

我极喜爱的另一款猪肉菜便是糖醋里脊,外壳已炸至酥脆的细长条温顺地躺在金红的酱汁里,酸甜的表皮甫一刺激味蕾,便不由得叫人毛孔收缩,食指大动。精细的里脊肉混合着酸的可口,甜的适当的汁液充满了口腔,给人的第一感觉一定是满足。

黄焖猪尾巴是地道的家乡菜。汲胡椒之麻,生姜之辛辣,辅以黄豆,木耳解腻,在大火急煮和文火慢炖的交替进攻下,鲜香直入骨髓,肥美过瘾。

猪头肉杂汤是妈妈的拿手菜,细细切碎的猪头肉恰到好处地与木耳,菠菜,金针草,冻豆腐交融,只佐以些许食盐,便是在异乡的我无时不想念的味道。因为干净纯粹而赋予了每种食材最本真的味道,至简才得大道。犹记得灰暗的高三生活中,疲惫地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去吃晚饭,伴着乱糟糟的心情,哆嗦着走进三九寒风中,远远地就看到自家的车温暖地亮在雪地上,立刻充满期待地飞奔过去,果然是朝思暮想的猪头肉杂汤。一碗热汤灌下,四肢的血管又重新充满活力,学习上的烦心事儿可以先置之一旁,心情也随着身子舒坦了许多。那盏暖黄色的灯,暖气盈盈的温馨小车,以及来自妈妈的猪头肉杂汤,给了我在漫漫长夜奋斗的无限力量,也点亮了在高三的阴霾里前行的我的心。

偶尔休息日,妈妈就会起个大早去早市割最新鲜的排骨,回来耐心地剁成小段,和清水一起放入一口大锅,静待它们在里面几个小时的翻滚。大骨头的精华在时间的耐心熬煮下被慢慢赶出,渐渐催化成一锅乳白色的浓汤,往往要反复添水直至没有油星飘浮,只留肉眼可见的顺滑醇厚。无需其他调料品,单是原汁原味的高汤就让人唇齿留香,回味悠长。后来惊喜地发现,任何食材哪怕是简单的青菜,添了高汤一起烹饪就会更加有滋有味。

我还是喜欢猪的吧,无关可爱,无关多用,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