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佳琰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佳琰 > 正文

李佳琰 /

女人的长恨歌

作者:李佳琰发表时间:2020-04-29浏览次数:

女人的长恨歌

——《长恨歌》有感

长恨歌,一听名字就预示着悲剧的结局啊!

故事的开头,是像许多出生在弄堂的平凡上海姑娘一样,王琦瑶式的生活是平平无奇的缩影,十八九岁的女孩子的心正是燃着一簇雀跃的火苗,又何况生活在总是走在时代前沿的上海,经不住来自各界新奇的风的撩拨,表面看似罩了矜持的壳,内里却是摇曳不止了。王琦瑶给了我对于上个世纪的沪上名媛具体可感的印象,这朵骄傲的花耀眼地立在自己的世界,几个男人经过短暂的停留,让她的香气敛了又敛,野心藏了又藏。

王安忆提供给了读者上帝视角,任谁都能对王琦瑶的人生指点一二。

有人说她空有一副令人折服的皮囊,却没能像一些独立自强的新女性依靠读书改变命运。从她选择搬进满是花儿的“爱丽丝公寓”起,满不在乎地成为乱世中上海滩纷扰流言的主角,她的人生就开错了头。我只是觉得可怜,弄堂里走出来的未经世事的漂亮姑娘,她能想到寻求安稳最轻松的方法,却只能是依附权贵。即使“不耐和消沉相继而来,希望也是挣扎的希望,它是闺阁里的苍凉暮年”。正是耀眼绽放的少女花期,她却甘愿让生命模糊了时间般的流逝。漫长的等待中珍贵的几个相互依偎的夜晚,王琦瑶和李主任曾有过短暂的夫妻般的温存,而从少女时代带出来的天真,最终只化为李主任给她留下的一盒瑰宝。令人唏嘘的是,人生的最后,她为了这个匣子付出了生命,临死之际,辗转又回到了十六岁体验拍电影时耀眼的场景,优雅美丽了一辈子的她香消玉殒之时,还好没有在衰老的躯壳里苟延残喘失了最后的体面。这个无论在何时见到都耀眼迷人的女人,是她一辈子刻到骨子里的骄傲。

有人说王琦瑶太博爱,以逆来顺受的姿态把爱散给了几个男人。我还是心疼,这个令人看一眼就印象深刻的姑娘,不卑不亢地走过了几个动荡的时期,待人接物温柔得体,她也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渴望值得托付一生的爱情,到头来一个个男人逃似的离开了她的世界。是幸也是不幸,造物主给了她花般的容貌独立的气质,又赏赐给她扛得住岁月的花期,却让她始终舍弃不了旧上海繁华奢靡的都市旧梦,那里有最领先的潮流打扮,最顶级的繁华绚烂,最正宗的罗曼蒂克,她把旧上海藏在心里,最终也为她丢了性命。

少女时代的王琦瑶自恃比别人多了一份美貌,矜持按捺不住野心,自以为比同龄人更有思想和主见,便敢于选择自己的命运。借了上帝视角来看,一个女孩空有美丽的外表和主宰命运的小聪明,没有家庭背景和谋生的手艺,怀着对上层社会的向往,一边苟且一边贪图得到一点点和上层世界沾边的温暖。她最锋利的武器是她的美,却往往以此来欲拒还迎地降服男人,到头来,一无所获。

如果连女人自己都把美貌当作阶层翻身的工具,如果总是对已经消逝的事物还抱有贪恋,如果女人渴望的不是势均力敌的爱情,那卑微的结局也是命中注定了的。我看着王琦瑶亲自开启了自己明艳的青春,曾以为她也是受过教育有思想的不俗女性,却头也不回地走进了人生的岔路口。

王琦瑶的外婆说:“长得好其实是骗人的,又骗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长得好,自己要是不知道还好,几年一过就蒙混过去了,偏偏在上海这个地方,都是争着抢着要告诉你,所以,不仅自己骗自己,还齐打伙儿的骗你,帮你一起来做梦,人事皆非了,梦还不醒。”可惜的是她身边的人都告诉她长得好,她便依靠这美貌想要获取爱情、温情,更想要超越阶级的人生。原本是王琦瑶拥有着的美貌,最后却一次次地刺痛了她的生活。

红颜薄命,美人迟暮。

要怪就怪上海吧,这个做着过去的时代繁华绮梦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