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佳琰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佳琰 > 正文

李佳琰 /

扯下这荒谬世界的遮羞布——《局外人》有感

作者:李佳琰发表时间:2020-02-27浏览次数: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理所当然了。

我们在适当的场合做出合适的表情,表露应景的情绪,隐藏在人群中哭与笑,这世上绝大多数人怀着不甘平庸的心,泯然众人矣。

默尔索在众人面前的出现,甚至是惊世骇俗的。他因为真实随性而对万物抱有的一种暧昧模糊的态度与约定俗成的礼仪产生的巨大碰撞,足以让他人头落地。“妈妈今天死了,也许是昨天,我还真不知道。”主人公对周遭环境有一种令人压抑的迟钝感,关于参加母亲葬礼的情节,单独摘出任何一段不含提示词的段落,语气平和得让人几乎难以看出是关于葬礼的描述。生母去世,这位灵魂游离在事件之外的局外人以冷静的笔触,让文字这端的我们得以满足内心偷窥的欲望,哪怕跨越了几十年,哪个读者又不是局外人呢?

他不哭,不问,没有任何悲伤的情绪,是因为认为这仅仅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但默尔索又非没有感情的麻木者,这段丧事中他不止一次咒骂过难以忍受的阳光。

他只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投入了感情,但我们每一个围观者都觉得还不够,甚至因为难以接受的真实引发了对他道德上莫须有的批判。

他不清楚妈妈的年龄;根本不了解妈妈在养老院的晚年生活;在接到妈妈去世的消息时理智地明白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守灵时和护工一起抽烟,喝咖啡,葬礼上全程没有流下过一滴眼泪;下葬后的第二天就和情人愉快地约会……这是小说前半部分展现的冷漠理性的默尔索形象,我相信每个读者最初认识这个人物时或多或少带了戏谑的眼光,这种只活在书中的人物日后肯定会有传奇般的经历,而我们,不过是在围观这个“局外人”。

法庭上,他脱口而出辩护自己杀人是因为当天毒辣的太阳,众人报之以嗤笑,其实对大众而言,他何尝不是一个因为自己的行为规制颠覆普遍认知,烤的令人不舒服的太阳?

决定他死刑的不仅是那出于自身情感的五枪,而是他对一切的漠然置之令法官主观推测出他的人品,断定了没有证据的预谋杀人。他数次想辩护,却都停留在“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于是我就不说”,讽刺地是,一个杀人犯最大的犯罪,不是因为他杀人,而是因为它生活中不能让所有人满意的细节,法庭上的所有人都陷入传统的伦理模式,以至于法庭后半段的讨论始终聚焦在默尔索出轨的人格,难以拯救的灵魂,而他来到这里的真正原因是他杀了人啊!

渐渐地,每个人都从书中读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们只愿意倾听自己想要听到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现实生活中也有太多的默尔索了,每一次处于舆论焦点的热点新闻,我们已经习惯了忘记事情本身的因果而把重心放在事件之外的意识形态和道德观念上,我们都会成为不让默尔索重生的法官,因为每个人,都有主宰与控制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