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白佳伟

当前位置: 首页 > 白佳伟 > 正文

白佳伟 /

《文化苦旅》读后感——一本书,一段旅程

作者:白佳伟发表时间:2020-02-27浏览次数:

万般皆空无喜无悲唯余秋山雨雾缥缈依稀

千载如梭无生无灭只剩月夜鸟声朦胧凄迷

——余秋雨《文化苦旅》

一个行者受一位青春不老、童心难泯的美国老教授的启发,在他的不惑之年毅然辞去官职走出书斋,踏上了周游中国大地的文化苦旅。

初在余秋雨的笔触下,一种民族骄傲感迎面而来,可细细读来,随即悲愤、哀痛、愤懑的心情油然而生。《道士塔》、《莫高窟》中无知的道士、腐朽的官宦致使中华大地的文化结晶流入外国人手中,在文化流失中唯一令人欣慰的便是终究这些外国人还是视如此“无用”的文献如珍宝,也让这笔笔财富有了去处。真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八国联军侵华,火山圆明园,掠夺走不计其数的中华瑰宝,自此,多少带着中国字样的文物静谧地躺在英国博物馆、法国博物馆等等,苦闷尽是道不完,可终是可望不可即。屈辱的历史催人奋进,中国新时代的新青年也应背负这样的历史使命前行,正如《莫高窟》章节中的那句,“我们,都是飞天的后人”。

再者,深入,便是浓浓的人文气息。先是携着温厚的王维诗画的阳关雪,兜兜转转,纯净得的毫无斑驳的金黄和黛赭下的沙漠隐泉又是令人向往的可人世界。伴着贬谪的柳宗元的柳州,踽踽独行,其间奔逐着一个古老的民族的白莲洞却孕育着大闹天宫的力量。顺着长江,水光接入眼帘,李冰父子手下的中国最激动人心的工程都江堰、篆刻有李白、王昭君以及些许传说的三峡、文人骚客胸襟的替身的浩渺洞庭湖。吟着唐代钱起咏的“只疑云雾窟,犹有六朝僧。”,庐山似乎已经建立起一种新的文人与名胜的对应。却看如今,充满浮躁和喧嚣的世界需要一段深刻的旅程,给浮嚣以宁静,给噪急以清冽,给高蹈以平实,给粗犷以明丽。唯其这样,人生才见灵动,世界才显精致,历史才有风韵。

继而,探索,竟是深刻的沧桑慧悟。在《华语情节》中,余秋雨先生以山岳喻语言,来表现华语的博大幽深代代承传,他写道:“就是这种声音,就是这种语汇,就是这种腔调,从原始巫觋口中唱出来,从孔子庄子那里说下去,从李白杜甫苏东坡嘴里哼出来,响起在塞北沙场,响起在江湖划泽……”理性与艺术的交融让余秋雨先生形成了一股独特的思想。这种思想像极了自由,可又填满了平实,如是,余秋雨先生在《笔墨祭》这样说道:“在富丽的大观园中筑一个稻香村未免失之矫揉,农舍野趣只在最平易的乡村里。时装表演可以引起阵阵惊叹,但最使人舒心畅意的,莫过于街市间无数服饰的整体鲜亮。成年人能保持天真也不失可喜,但最灿烂的天真必然只在孩童们之间。”可终于只能体会其思想皮毛一二,我为自己的匮乏的游览经历感到汗颜,实在不敢妄自揣测,怕与余秋雨先生原本的想法存在偏颇。

了局,感叹,留下盎然的审美情趣。曾几何时,西湖是我常去的旅游景点,却始终道不出个所以然,也许文化功底不够夯实,又或许是观者无意,可余秋雨先生笔下的《西湖梦》成了我曾未见过的西湖。无论是最能令中国文人扬眉吐气的白堤和苏堤,还是充满传奇色彩的名妓苏小小,亦或是千古咏梅绝唱“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隐士林和靖,都带着中国特色的文化色彩。于是终于知道梅妻鹤子的由来,终于知道“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里的女主人公何人。在西湖中,与白居易、苏东坡不同的是,林和靖凭着梅花、白鹤与诗句,把隐士真正道地、做漂亮了,而哪儿找到找不到几丛花树、几只飞禽呢?在现实社会碰了壁、受了阻,急流勇退,扮做半个林和靖是最容易的。而在《西湖梦》结尾余秋雨先生写着“我欠西湖的一笔宿债,是至今未到雷峰塔废墟去看看”,我想我也欠西湖一笔宿债,带着一颗真诚的赤子之心,带着一种盎然的审美情趣,重新去体会他那处处细腻的美丽。

短短时间,着实难以跟随余秋雨先生的脚步,去体会良景处处,流淌于其文字的悲痛、雀跃、震撼、欣赏、叹息等心情也只能略知一二,但很庆幸的是我是将一颗真心交付于这段苦旅,即使他还很长,他很遥远。

合上书,唯有一人,一段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