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何纯洁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纯洁 > 正文

何纯洁 /

重逢

作者:何纯洁发表时间:2020-02-23浏览次数:

闲来无事,总喜欢去学校的卡佛书店喝咖啡,除了看书自习,最喜欢在里面翻答案之书,像占卜一样。我想,人有时候,是要信一些玄学。实习期间我也去,那天问了答案之书一个问题,“我这个阶段最重要的事是?”答案之书停的那一页,是“重逢”。

当时想不明白,但我将这两个字放在了心上,实习结束后,回顾这几个月,突然福至心灵,明白了这两个字的含义。


一、

韩东有一首诗,诗里说:“无数次经过一个地方/那地方就变小了/街边的墙变成了家里的墙/树木像巨大的盆景。”东方红广场有一个巨型毛泽东雕像,我的高中校园里也有一个毛泽东像,要小很多。大学三年多,爬岳麓山、去二里半,逛麓山南路……我常从东方红广场走过,每次路过,都会想起母校漳一。

岳麓山上,梧桐叶落,秋风萧瑟,爱晚亭的枫叶却一直没有变红。江滩公园,橙黄橘绿,风吹芦苇荡,是优雅柔美的姿态。葭月长沙很美,而我正好有空,走在第二故乡的大街小巷,思乡怀远。那天去听岳麓书院的讲座,长沙此时已是深秋,是让人最舒服的季节。我一如往常抬头仰望,看天,毛泽东雕像一如往常映入眼帘。

站在东方红广场,我正对着毛主席像,毛主席像迎着朝阳,我想起母校中厅前的毛主席像,两个毛泽东像竟在那一瞬间重叠,我登时看不出有何差别,竟然像是梦回高中,一砖一瓦,我许久未想起,但此时历历在目。我想念,想念从卫国楼往下看操场跑道上四五点继往开来的生命力,想念席地坐在图书馆门前台阶吹着傍晚的风背书的日子,想念花开时节眼见半壁木棉的一次次惊艳……此时此刻,我竟如此想念。


二、

早些年抄王家卫语录,“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那时似懂非懂,甚至觉得有些拗口。但当我那天监考,仔仔细细看着学生们的脸,竟有好几张脸,与我高中同学重叠,我顿时明白了这句话。

现在想想,其实面容未必很像,只是场景太过相似,我的思念必须要有一个让人触景生情的出口。我实习所在的湖南师大附中,是一所和我的高中一样优秀的中学,但比起用清北率衡量,我更欣赏的是学校的全人教育。摄影剪辑、乐器舞蹈、演讲朗诵……学生们似是无所不能,我的高中同学,也都如此,常有过人之处傍身。尽管后来更加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见识了更为广阔的世界,但我永远记得遇见那帮同学心底里最初的那份震撼。在漳一的那三年,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同龄人的碾压,让我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谦逊,向优秀的人看齐。

监考结束之后,我联系了几位许久未联系的老同学,各行各业各个方向,我惊觉,大家竟然已经这么久没见了,久到彼此的成长都那么让人惊喜。


三、

世上最美的重逢,我想无非就是“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当我成为一名实习老师,正式走上讲台上第一节语文课,我想起华明给我们上的没有预演没有标准答案的公开课《涉江采芙蓉》,想起我站起来因为紧张回答问题磕磕绊绊,而华明对我笑得温柔,一步步引导我。我也想起阿玉,我是她的政治课代表,政治不是很有趣的学科,可我最喜欢她规整的课件和笔记,喜欢她将山水墨画穿在身上,喜欢她举手投足的温婉气质。

大学毕业后我换了一个听歌软件,那天心血来潮下载回高中收藏的的歌单,听着听着才想起我的高中是有多么舒心惬意。我那时候没有名校情结,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未来,阴差阳错来了我如今很爱的长沙。实习期间,我一直在想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老师,想起来的全是母校恩师们的身影。那一届的我们如今五湖四海,天南海北,而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教书育人。如今我是半个老师,更能理解与体谅,更能知道长久地坚持一件事有多伟大。

葵花向日,秋雁朝南。倘若问我想成为什么样的老师,我想应该是母校恩师们综合影响下的我,纵使我还有许多不足,但他们一直是我努力的方向。


我爱的文学社叫听潮,发行的校报叫“芝山钟声”,万物皆有灵,聆听正午的潮音,让我在大学开启了新的文学世界。我接受的是大学型的高中管理模式,听着台湾诗人萧萧的讲座,那时说到“庭院深深深几许”的闽南语对为“门开啊开开开”(大门朝天开之意)全场活跃欣喜,如今我选语言学为研究方向,而那场讲座,是我最早感受到语言学与方言学的魅力。

想来时间是真的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可怀念让记忆变得很长,如高山大川,连绵不绝。

而我与漳一,仍有无数次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