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范诺楠

当前位置: 首页 > 范诺楠 > 正文

范诺楠 /

时代席卷下忆秦娥的一生

作者:范诺楠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易招娣,一个出生在秦岭深处九岩沟的女娃,在11岁之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山坡上守着那几只绵绵叫的羊,直到她舅把她带进了县城的剧团,改名易青娥,忆秦娥,成长为一代秦腔皇后。从11岁拜师学艺到51岁功成名就的生命历程和舞台生涯。

陕西剧作家陈彦师通过戏剧舞台生活的一角,展现秦腔艺术的起起落落,大时代的变动,个体命运沉浮附着在时代的巨变之上。无论是主人公忆秦娥还是封潇潇,胡三元,刘红兵,米兰,抑或是楚嘉禾等都被时代卷进来,演绎了各自悲情的一生。

忆秦娥作为主角形象,身上被赋予苦难,坚强,执着,单纯,不食人间烟火的戏痴形象,但过于虚,从学戏当主演,当秦腔小皇后一直处于被动,被她舅,被四大老师,被秦八娃推到舞台中心。是柔弱的女性,被动的女性。

刨去主角忆秦娥,众多配角也在熠熠生辉,各有亮点。开篇第一个人物胡三元靠着敲敲打打的手艺扎下场子,他莽撞易冲动,与女演员光明正大的偷情,惹人气愤又惹人怜惜这样一个戏痴。比广大的社畜更热爱工作,比流里流气的地痞更直白坦率。

胡彩香也是潇洒直率的侠女形象,一手抓着张光荣,一边与胡三元谈情说爱,虽是三观败坏,行为不正,却又光明正大的坦白。

封潇潇是秦娥的情窦初开的悸动,是共演白娘子许仙的眼波传情,肢体表演不经意的触碰。像是青春小说里的白衣少年,迎着初夏的风,骑着单车而来。固然纯真美好,但却过于柔弱,太不抗压,忆秦娥注定要飞上枝头,他却从此堕落,浑浑噩噩。年少的美好固然无法把握。

刘红兵是一个富家浪子形象,但他的全心全意付出征服了读者。正如名字,出身于团长官员之家,他可以厚着脸皮日日粘着忆秦娥,好物什都捧到她面前,追到女神的成功舔狗。两人性格成长环境的不同注定将是惨淡收场。

晚年与书画家古怀玉的婚姻合理却又荒唐,两位艺术家心意相通,古怀玉的幽默才华让两个人走到一起,但艺术家的怪癖令保守的传统女性忆秦娥无法接受,因艺术裸画令两人断绝关系,一人自尽与画下。

张爱玲曾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一个在舞台上风光无限的主角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中的艰辛不亚于架在炭火上烤,伴随她的除了鲜花和掌声,更多的是污言秽语,有男人的意淫,也有同行的嫉妒,有外界的流言蜚语。

忆秦娥的一生是悲凉的,她用最决绝的方式证明自己的清白,也将自己完全封闭了,自己走不出来,外人更难进入。没有人真的懂她,除了戏。唱戏给了忆秦娥最大的慰籍,然而美人终究有迟暮的一天。当观众一浪一浪朝台前拥去,并大声呼唤着“小忆秦娥”时,站在最后一排的“老”忆秦娥,内心的失落感难以言表,尽管这个小忆秦娥就是她的女儿。

像《霸王别姬》里小四儿替了程蝶衣虞姬的角色,像极了《青衣》里春来代替了筱燕秋嫦娥的角色,一代新生,一代落寞。


主角是聚光灯下一奇妙;主角是满台平庸一阶高;

主角是一语定下乾坤貌;主角是手起刀落万鬼销;

主角是生命长河一孤岛;主角是舞台生涯一浮漂;

主角是一路斜坡走陡峭;主角是一生甘苦难号啕;

占尽了风头听尽了好,捧够了鲜花也触尽礁。


这是书中的一段“清板”,道尽了主角一生的得失利弊。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相似,有人的地方就有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