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范诺楠

当前位置: 首页 > 范诺楠 > 正文

范诺楠 /

一群乐观无畏的青年人,一条反抗与救亡的民族路

作者:范诺楠发表时间:2020-02-23浏览次数:

1934年上映的电影《大路》主要通六个青年人在抗战前团结筑路,两位女性活泼大胆纯真,管事汉奸们的奸邪,表达青年人思想启蒙,追求爱情,敢于反抗,为国为革命的思想。电影的开篇先是20年前,一家三口,风尘仆仆的走在逃荒路上,抱着孩子的母亲因路途艰难而倒地,说出“快抱着孩子去吧,找路,只有向前”此时孩子的哭声,丈夫艰难窘迫的表情在荧幕上定格,首先就展现了时代的悲悯,底层人物生活的艰难。点明“找路,只有向前”此时路还仅仅停留在逃荒路。20年后,金哥成长为一个乐观健壮的青年,因为打抱不平而失业,也因为同情弱小而引发群架,结识到刚强的老张,聪明的郑君,粗笨的章大,有志气的小罗,千灵百怪的韩小六子,即使失业也仍充满希望,鼓励身边的青年。在开始就通过小事就塑造出金哥鲜明的人物形象,年轻健壮,意气昂扬,团结群众,保护弱小,性格直接爽朗。因受到欺辱,剥削六人,决定另谋生计,去修筑一条重要的军用公路,这时的路变成了修筑真正意义上的军事公路。后随着军事形势的紧张,应拒绝汉奸胡老爷对他们六人的威迫利诱,被关于地下室受毒打,大胆热情的丁香和茉莉用计营救,展开了底层青年人与黑暗势力的抗争,爱国情怀与卖国求荣的抗争。前方战事又起,后援部队从新修公路开赴前线,受日军飞机轰炸,这群青年人虽牺牲,但他们精神伴随着大路歌向远处传去。这时是一条反抗封建黑暗势力,救亡图存的国家命运之路。

“哼哟嘿咳咳嗬咳嗬咳 大家一齐流血汗,嗬嗬嗬咳 为了活命,哪管日晒筋骨酸,合力拉绳莫偷懒团结一心,不怕铁滚重如山”青年劳力们健壮的身体,伴着粗犷的号子声展现出青年的精气神,劳工的生活状态,通过活力的画面与嘹亮的音乐传达出昂扬向上的气质,黑白电影也难以掩盖青年们的年轻活力,青春的荷尔蒙。电影中多次出现这首《大路歌》,在众人修路的时候,在劳工们举起火把反抗胡管事的时候,在众人受日军飞机轰炸牺牲的时候,增强影片中激昂的情感,渲染出英勇无畏,奋起反抗的气氛。“不怕铁滚重如山,大家努力一齐向前,压平路上的崎岖,碾碎前面的艰难”一语双关,既是对修路工人辛苦开山筑路的打气,又是指民族危亡时刻我们不怕黑暗势力的压迫,碾碎封建势力,反抗日军侵略。这首聂耳作曲,孙瑜填词的《大路歌》,在创作初期,孙瑜就表达了他的想法“《大路》是部悲剧,但悲中有雄风,悲中有壮烈,主题曲应该是悲壮而令人激动的,所以认为不仅要有俄国伏尔加船夫曲的悲壮,还要表现筑路工人满怀热忱的激情和胜利乐观的信心”在创作中,他特意前往筑路工地,与工人们一起劳动,体验他们的内心感受,这种来自于筑路工人的最真实的生活与情感,使得这首音乐能够深沉而有力量,在电影中多次出现,通过音乐展现工人劳动的场面,刻画劳动人民的生活境界——争取民主,争取自由。沉实有力的劳动号子,将影片中筑路工人所散发出来的阳刚气质挥洒的恰到好处,表达出工人们修筑反帝大陆的热情。音乐着实为影片增添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传达出的当代青年团结战斗的朝气蓬勃精神,与时代共鸣,这首《大路歌》也风靡一时,成为现代革命歌曲创作史上最具有文献意义的作品。电影是视听的享受,即使是在技术不发达的年代,无法做到全程有声,但在默片中加入音乐,加入背景音既缓解了单调乏味,更能在时而有声中突出与强调,借助这样的音乐,传达出影片的情绪,渲染出影片的氛围。

虽是一部展现低层劳工艰难生活,失业受挫,被压迫被欺凌的悲剧电影,但影片前半部分洋溢着轻松愉悦的情绪,电影中的这群年轻人,虽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遭受欺凌,随时失业,但他们始终保持乐观向上的心,其中金哥因打破不平与人发生争执而失业,但他并没有沮丧,低三下四去求取管事的同情,组成六人的小团体,果断的爽朗的坚信自有他们施展劳力的地方,又踏上了找工作之路,决定去为革命为国修公路。在修路点遇到了后厨丁香和茉莉两位女主,青年男女的打闹嬉戏,众人起哄请茉莉唱歌,青年们相互开玩笑,在低矮破旧的瓦房屋里,有磨豆腐的,有吹乐器的,有打瞌睡的,还有茶水供应点,展现了底层人民生活的群像。电影中吃饭的群戏多次出现,有室外烟尘滚滚,青年男劳工挥洒汗水,转到屋内丁香和茉莉做饭的场景,擀面杖在女主人公的手里有节奏的前后捻动,与屋外男青年的拉纤,《大路歌》形成了契合的三重奏,屋里屋外男女老少为修筑公路齐奋进。经历辛勤的拉车筑路,流汗耗体力的劳动,吃饭是对人的生理最具有补充能量的时刻,此刻他们卸下疲惫得到短暂的放松,在苦中取乐,仍有对生活的热情,通过一镜头对饭桌上众人的特写,男劳工们的相互打闹,男女异性的相互取笑调情,众人桌椅碗筷,展现了青年男女的朝气,对生活的热情,开朗乐观的面对苦难生活;展现底层人民向上的精神状态,精神面貌。

影片中有多处是男劳工敞开衣衫,露出健壮的臂膀,两位女主穿着紧身的短袖旗袍,用火钳烫头,装扮自己,毫不避讳于袒露肌肤,不避讳于男女之间的玩笑打闹,肌肤相亲在那个封建的年代做出此大突破是大胆的行为。且片中有多次展现青年男女的荷尔蒙,相互吸引,风情泼辣的茉莉与金哥调情取乐,甚至大胆的偷看男生们洗澡,大胆真诚地说出“这些人,你喜欢谁?”“这些人我都喜欢。”表现出青年男女的情愫,情窦初开,开朗大胆的茉莉正面感情,勇敢追求爱。在思想上超前,在行动上大胆。但电影中有一处处理过于放肆,是否是导演想要展现“女性之间的爱情”呢?在后厨茉莉抱着丁香,将她揽坐在自己的腿上,相互抚摸,彼此亲吻。令人不禁想入非非,这一段谁要展现的是什么呢?如果想要表现年轻的少女情窦初开,有了对爱情对性的向往,是否表达的过于突兀,过于尴尬了呢。用力过猛导致让现代人联想到女同性恋,令人唏嘘。

影片中有不少视听语言值得分析,开头出现的女人晕倒,孩子哭闹就是由远景拉到近景,对于女人临死前以及孩子的苦恼,丈夫的无助进行特写,然后再到远景展现前路的渺茫,运用远景转场。在众位青年劳工拉纤修路时,以远景展现道路的绵长,道路上的烟尘滚滚;以中近景展现劳工们的挥洒汗水,拉绳修路的艰难;并且以仰拍展现人的高大以及向前行进的沉重步履。在吃饭的群戏中,是运用摇镜头中近景逐个展现圆桌上的人像百态。在青年与丁香山坡唱歌时,也是运用推镜头伴随着软绵绵的歌声,一步一步的推进,展现人物最放松的状态,最自然的状态。在金哥被鞭子抽打的戏中,刻意放大了泼冷水,鞭子抽打的声音,采用的是逆光拍摄,以墙上的光影来表现,同时,通过对其他人物面部的特写,侧面反映金哥被打,通过他人反映,侧面烘托更具有表现力,给观众一定的联想空间,观众通过他人的反应,虚幻的轮廓对金哥惨遭毒打展开联想,是导演刻意给出的留白,让观众去夸大的想象,比直接记录金哥被打的实景更具有冲击力。在影片最后的众人灵魂出窍是导演运用了二次曝光的手法,象征着这群乐观向上,敢于斗争的青年永存,是一种浪漫化,理想化的手法。本片的导演孙瑜曾经在纽约摄影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电影制作,是我国最早的在国外受到系统电影教育的科班学子之一,故《大路》中看到的拍摄技巧及剪辑技巧是导演学以致用的体现,也非常提倡更多的电影制作者能够不断学习,学习先进,西去东来,扎实剧本创作功底,掌握更多影视拍摄剪辑技巧,带来优秀的作品。

且电影创作不单单是技巧问题,更值得思考的是它的深刻意义。孙瑜被冠于“诗人导演”的称号,“他向往的诗人气质从来都不是忧郁的,黑暗的故作深沉的,而是一种积极飘逸的,但有浪漫主义色彩的精神面貌”“在我的电影中,我常常写社会下层人们的苦难,但我最不喜欢也极少写他们在苦难中消极失望,我总是鼓励他们振奋起来,不甘屈服,我深深地相信我中华民族有几千年来延续下来的伟大的生命力!”就是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和社会理想,使得《大路》具有积极浪漫主义的审美品格,电影中的金哥总是嘴边带着一抹笑,同样敲击身边的伙伴乐观微笑不沮丧,以欢乐的歌声,男女之间的调笑来冲淡酷暑下劳动的辛苦和被生活压迫的艰难。底层人民受压迫,最终牺牲是一部悲情片,但却有昂扬向上的气质,争取自由,争取成功,爱国救国的社会理想。所以集中展现的是一群乐观有朝气敢于反抗的青年人,修筑一条反生活压迫,反黑暗势力,救亡图存的民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