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孙艳艳

当前位置: 首页 > 孙艳艳 > 正文

孙艳艳 /

父亲

作者:孙艳艳发表时间:2020-07-29浏览次数:

对书信最直接也最深刻地印象还停留在情书,总是被男女之间美好的爱情故事所感动,那一封封情书直言爱和思念,热情、大胆。

周恩来夫妇的“情长纸短,吻你万千”也是深入人心,那种悠远绵长的情感将心脏包裹,像星辰坠落银河,暖阳坠落山隘,草木万物坠入春天。

对于亲情,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对我的爱意总是委婉含蓄地表达,不露声色。

然而,翻读《傅雷家书》,我便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父亲都不善于表达,选择把爱隐藏在行动里。傅雷再给异国他乡的儿子傅聪的书信中,不止一次地大家陈对儿子的爱与思念,言辞“露骨”,又不失热切、真诚。

“亲爱的孩子:你走后第二天,就想写信,怕你嫌烦,也就罢了。可是没有一天不想着你,每天清早六七点就醒,翻来覆去睡不着,也说不出为什么。”

“我愈来愈爱你了,除了因为你是我们身上的血肉所化出来的而爱你以外,还因为你有如此焕发的才华而爱你:正因为我爱一切的才华,爱一切的艺术品,所以我也把你当作一般的才华(离开骨肉关系),当作一件珍贵的艺术品而爱你。”

这像极了恋人之间的情书,确是真真切切的父爱。人们总是擅长于赞美爱情,或是歌颂母性的光辉,却很少提及父爱的深沉与炽热。

傅雷是一位优秀的“导师父亲”,何为师?用唐代大文豪韩愈的话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每一封家信都再各方给予儿子帮助和指导,傅雷在择偶方面有他自己过来人的婚姻观、爱情观,并且毫无保留地解读给儿子,供他参考:“最重要的还是本质的善良,天性的温厚,开阔的胸襟。有了这三样,其他都可以逐渐培养”。

由于对于艺术忘我的追求,婚后的傅聪在生活上有些忙乱,在对待金钱的态度上过于偏激。“越是轻视物质越需要控制物质。”傅雷叮嘱儿子要学会理财而不能一味地唾弃世俗。在艺术的追求上傅雷更是倾尽毕生学识、智慧,培养儿子这一方面的兴趣,同时在各方面加以辅佐,培养儿子的智识与格局,教导他如何为人处世。

父亲之于子女,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在我们的印象中,父亲总是很严厉,没有母亲亲切,父亲与子女之间似乎永远隔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父子关系只能是父子关系,不可能有其他关系。然而在《傅雷家书》里,我看到了新型父子关系:父子之间不仅可以是父子关系,还可以是朋友关系。朋友之间需要沟通交流,需要鼓励、坦诚,需要互相尊重。傅雷和儿子在信中聊生活,聊艺术,像极了“忘年交”。

“即使我没宗教信仰,至此也不由得要谢谢上帝了!我高兴的是我又多了一个朋友:儿子变了朋友,世界上有什么事可以和这种幸福相比的!”

傅雷在给儿子傅聪写信的过程中,俨然把儿子当作朋友看待,犹如歌德《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的维特给朋友写信一般,把一切讲给朋友听。他又不时地像朋友一样给儿子鼓励,在儿子困惑的时候细心指出矛盾所在。

我的父亲不似傅雷那般热情与直白,他也从不与我书信交谈,他总是会选择晚饭后散步的路上与我谈心,纵使没有深厚的学识,但他用不惑之龄的经验引导我。言传身教、循循善诱是对我最深切的爱与教诲。

每位父亲的心思或细腻或粗糙,但都饱含着对子女的爱意,父爱的光辉,可以漫过我们迷惘的薄雾,拨云见日,为我们撑出满天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