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孙艳艳

当前位置: 首页 > 孙艳艳 > 正文

孙艳艳 /

爱上一座城

作者:孙艳艳发表时间:2020-07-29浏览次数:

人们对某座城市的偏爱,往往是秘密的。

每到夏天的夜晚,情绪就在胸口泛滥,尤其是江水潺潺,昏黄的路灯晕染着视线的时候,情绪就会从眼睛里跑出来。这时我什么都不想,只是打开耳朵,倾听城市的呼吸。

“我喜欢长沙。”

这是我与朋友在河东踱步的不知道第多少个夜晚,我没有回答她,我的眼睛望着河西的楼宇,周围的霓虹与光线已经将上方夜空的黑色斑驳掉了。

“第一次喜欢这个城市是因为男朋友在这里,你知道我有多向往他生活的城市吗?”

“结果我来到了长沙,他却离开了这座城。”

“这座城充满了太多我和他的回忆了。”

我俩是牵着手的,我只是用力的攥住了她的手,夜晚总是会勾起一个人的情绪,失恋的悲伤就是其中一种。这座城市见证了热烈的爱情,也一并吸纳了美好破碎的悲伤与痛楚。

“再后来是因为有你们的陪伴,让我觉得这座城市是温暖的,我喜欢它就更多了一点”。

干净纯真的人情是晦暗世故里的光亮,是可以温暖冰冷酸涩的心脏的热源,城市是一个包容的地方,不仅仅在于城市本身给予的栖息,也在于人与人之间的陪伴与慰藉。

“也许是某天下午偶然寻觅到的芦苇荡,也许是江边的风裹挟着露珠的清凉,也许是今晚的月亮足够皎洁,我对长沙的喜欢也一直在加深。”

我们总是眷恋这些平凡无奇的地方,不是它的繁华,也不是它的灯红酒绿,而是属于自己与这座城市之间的偶然与唯一。

城市也认为自己是心思和机缘的造物,可是两者都支撑不起城墙。你喜欢一座城,不在乎于它有九种或八十一种奇景,只在于它对你的问题所提示的答案。

我来自西北,带着一身豪迈与不羁,误以为长沙是一座温柔细腻的城市,初来乍到便收敛了张扬与粗糙。我会适应这座城市吗?这是我在踏足这片土地前隐隐的担心与忧虑。

没多久,性格泼辣的湘妹子、横冲直撞的车辆以及风味十足的方言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我喜欢这样的大方与直接,走进长沙的第一次,她用包容与热情回应了我这个远途游子的顾虑。

我攀爬了岳麓、登临了天心阁、游览了博物馆,却远远不及此情此景带给我对长沙的爱恋。从小听惯了黄河水奔腾不息的声势却被夜晚潺潺湘水的温柔而沉醉,我看到水面上浮跃的光亮,细细碎碎如同金沙撒在了水面上,风吹过江滩的芦苇,轻轻的扫荡着我的心尖,像是儿时在妈妈怀里享受安抚时轻轻的摇晃,温柔又惬意。夜晚不似白日里的燥热与苦闷,空气间充盈着的江水蒸发出的水汽带来阵阵。

就这样,我和朋友披着清冷的月光走完了那条长长的江岸,走到那座金光闪烁的大桥上去。从桥上回望来时的路,在这灯光纵横的喧嚣世界里,那条昏暗寂静的小路只有些许昏黄的灯光点缀,却值得在那里慢行,在那里坠落美好。心贴近这座城市的第二次,我喜欢上了她躁动外衣下的温柔与恬然。

河西总归是诱惑着的,我和朋友终是走在了凌晨两点的街道,周围的人流与喧闹与夜晚十点的闹市几乎无差,这里的人都抛却了白日里的重负与压力,寻求一夜的畅快与纵然。我们拐进了一整条街都是酒吧的巷子里,这条巷子没有想象中的迷乱不堪,从酒吧窗格里飘出来的民谣声舒缓着我们初次到来的不知所措。

在狭窄的巷子间穿梭,没有任何一位老板的热情让我们留下,最后脚步驻足在了一间酒吧窗下桌台上趴着的狗身前,我记得很清楚,是一只乖顺的金毛还有一只憨厚的阿拉斯加犬,脚边还有一只可爱的白色泰迪。我们对这几只乖巧可爱的生灵爱不释手。柔软的毛发轻轻的挠着我们的手掌,湿漉漉的眼睛里盛装着善意与纯真。

我们不喜欢苦涩的啤酒,只是这个时候确实需要酒来麻痹脆弱的神经,来打开眼睛的阀门,那些令人心痛的琐碎总归要从眼睛里跑出来的。在我怀里的抽泣的朋友也随着驻场歌手低沉温柔的歌声的尾音缓和了起伏的情绪。

第三次加深对这座城市的喜欢是在醉酒的这个清晨,我们逃离了纸醉金迷的河西,回到了安详静谧的河东。我们在江边等待黎明,我目睹了这座城市苏醒的全过程,换句话说,我陪着她一同醒来,连同我沉寂的心脏也有力的跳动了起来。城市的轮廓在朦胧中渐渐清晰,雾气之下的江水依旧在流动,我听到远处被烟波萦绕的岳麓上的郁郁葱葱还在生长,灰蒙蒙的天空透着清亮的蓝色,连我的灵魂都是湿的。远远的,鸟儿划破薄雾并且发出啼鸣,这是一个黎明,我在这里爱着长沙。

没有人能与我感同身受,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用同样的心境看待这座城市,我与这座城市的连结是千丝万缕的扯不清,在日复一日中嵌入我的生活。我总会发现发现她不经意间的迷人之处,不是深入人心的“星城”,也不是繁华喧闹的车水马龙,而是我与她之间的呼应与念念不忘的回响。

爱上一座城,大抵是因为共通的情绪与温度,甚至城市的气息于我来讲都是与众不同的,我称之为偏爱。

长沙,好久不见,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