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孙艳艳

当前位置: 首页 > 孙艳艳 > 正文

孙艳艳 /

与麦子对视

作者:孙艳艳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在我所见过的麦子中,没有一株是不会笑的。

——题记

料峭的春寒还在北方流连不去,麦田就已经悄然润出了新绿。春雨往往在深夜与春风携手而至,清风裹挟着蒙蒙细雨给大地覆上细密又温柔的吻,将春意寄到每一个梦中,未曾惊醒村庄的任何生灵。

清晨的田野便被大片大片的朦胧笼罩着,仿佛盖上层层薄纱,将熟睡中的麦苗置于襁褓,保护他们恬然的梦。低飞的燕子用尾巴划破薄雾,麻雀也不甘示弱地叽叽喳喳,唤出惺忪的太阳。年幼的我欢喜地拿起半截树枝在潮湿的土地上肆意张扬我的印象派画技,这是我能定格眼前风景最直接也最简单的方式了。奶奶新垫的布鞋必然是不能弄脏的,我可不想挨着鸡毛掸子的打在屋子里上蹿下跳,只好蹲在田野旁看着麦叶上悬挂着的露珠,像眨巴着的眼睛,怯怯地观望着世界。

我经常躺在麦苗们中间,春日融融的阳光下,我的目光和他们的目光一同注视蓝天。我感觉我的身体在往下生根,同麦苗的根交错纠缠在一起,我们同时被处理成青春的生命。

待到爷爷花圃里的梨花在风的轻声呼唤中翩然旋转在浪漫的花季,我知道田里的麦苗也该长高了一截了,身体粗壮了起来,在这个让人脸红的思春期,早熟的植株已经开始杨花,花粉在略显干热的空气中飞扬,有些落在了我的脸上和身上,甚至悄悄钻进我的鼻孔,痒痒地却好久都打不出来喷嚏。他们用火热的眼睛朝我灿烂地笑,舒展着生机。

天气燥热的日子里,麦田也足够郁郁葱葱,他们用自己的身躯铺展成一望无际的海洋,在微风中荡漾起无尽的碧浪,层层叠叠,我也与可爱的昆虫们一同陷入这温柔的怀抱中,爷爷托付的赶鸟重任早已在鼾睡中跟着蝴蝶轻盈的轨迹溜走了。后来爷爷索性做了一个稻草人放在麦田里,机灵的麻雀们几番试探后发现稻草人只不过是只纸老虎罢了,更加肆无忌惮地用青涩可口的麦子犒劳自己的五脏六腑,我忽的扬起赶鸟绳便能惊起一片麻雀的逃离。摘来一株泛着淡绿的麦子,跑回家让母亲在柴火堆上上下翻烤,麦子独有的香味萦绕在鼻尖,浅尝的脆嫩在唇齿间的咀嚼下只留下夏日的余味。

金色的太阳与锐利的麦芒遥遥呼应,我试着再次与他们对视,却被他们的目光惊诧到:严肃、坚决、坚硬、不遗余力,笑着强硬野蛮地生长,向上生长。

麦子成熟的目光来自收割的季节,麦田里不再湿润,金黄染遍了大地,这是麦田最美的时候。诚然,侥幸的美丽更容易惨遭杀绝。我能看到黝黑的皮肤上汗水顺着纹路游走,又被结实的肌肉带动着翻飞,最后注入土地,静待重生。镰刀过处,麦子像电影散场一样,全部走开,留下光秃秃的麦茬,依然向上。秋天的暖风在远方的麦子中间荡阿荡,挠得他们心痒痒,终于哗啦哗啦笑出声来。

我以为他们该悲伤的,重担压得他们弯了腰,镰刀也毫不留情地横扫而过,他们的生命也就此戛然而止。我与他们对视,他们却笑我琐碎,笑我不够豁然。在我所见过的麦子中,没有一株是不会笑的,或者说他们在生命的尽头依然向上。

年少的我与麦子的对视模糊了起来,我的眼神逐渐清明,白色的天花板在我眼前晕开,我知道花园里的花朵成簇的盛开,知道春天已经席卷到每家每户,也冲散了笼罩人们整个冬天的阴霾。可是花店里的向日葵再灿烂也是不会笑的,草地上的小草再郁郁葱葱也是不会笑的,枝丫上的桃花再美丽也是不会笑的。

我的麦子与我在梦中重逢,阔别了少年,阔别了家乡。梦里与麦子的对视也足够真实与火热,让我寻到了深埋在我堕落与颓然日子里充满激情与向上的坚定。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该向上看的,也该向上生长。

我们都是一株株的麦子,我们的目光和所有的麦子都一样,其实我们并没有目光,我们相互对视的是精神。如果你也曾见过那些麦子,你也拥有三季的梦,你会理解的,因为在我所见过的麦子中,没有一株是不会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