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孙艳艳

当前位置: 首页 > 孙艳艳 > 正文

孙艳艳 /

独乐独醒

作者:孙艳艳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在这个寂寞的时代,没有人能完全相互了解,即使是知己、最亲密的人,也难以触及彼此的内在世界。”林清玄先生的文字让每个“独乐独醒”之人内心的波澜晕开共鸣的振幅,并非是在压力的漩涡中沦陷的孤僻与颓唐,不似闲云野鹤与世隔绝的脱俗与傲然,这是一个人静心养性的时刻,用“孤独”的心去贴近生活的“清欢”。就如林清玄先生所说:“现代社会,独乐与独醒变得十分重要。”

“春时享受花红草绿,冬时欣赏冰雪风霜,晴天时受晴,雨天时爱雨。

去年五月与好友从长沙和南京两个城市出发相约拜访杭州这片温柔的土地,我尤其记得林清玄先生讲述自己第一次到大陆的第一站在杭州,一个女孩将装着苏堤和白堤水土的瓶子赠予他。那颗纯美温柔的心灵和天真烂漫的情怀不仅感动了先生,也在我的心里熔铸出一根勺子,我也终于用舀起一勺西湖水,洗涤自己的心灵。我也会始终记得笔直的、走不完的苏堤以及水光潋滟的西湖,虽时隔一年,但杭州温柔的风以及淳朴的土地都在我内心的孤岛栖息着,那些逝去的日子也并未真正消失,而是一颗一颗升上天空,化为星辰。

“爱的开始是一个眼色,爱的最后是无限的苍穹。”

先生是从生活的细微处和自然的敬畏感表达自己的感恩。当孩子抱怨九月天气不好时,林清玄告诉孩子“最热的天气已经过了,气温开始转凉,是最美丽的秋天,有最好的月亮。”当朋友们向林清玄抱怨其他朋友的缺点时,他总说别那么在意,往别人的优点看,当然他自己也是这样践行的——用爱报恶,以善待人,永远有所付出,有所期盼。我是个急躁的人,是个极易在深夜奔溃的人,那些白天的冲动与繁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纠缠不清。确实有点小时候扯乱妈妈毛线那般的无力与懊恼,不曾想自己是缺了一颗平常心,过于片面,过于狭隘。

林清玄先生的文章点缀了我眼里的风景,月亮不再是冷冷清清的模样,秋天月亮的光晕是思念的温柔。我也不再只关注春日里漫天飞扬的柳絮,对这个过敏的“罪魁祸首”耿耿于怀,春天的净土里,还有遍满的野花和鸟的歌唱。我开始把生活过的像诗一般浪漫,换言之,生活就是一首浪漫的诗,沐浴春风,聆听秋生,把爱融入世间的每一抹色彩之中,染出无限的苍穹。

“因为有了小千世界,当大千世界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之际,我们可以用清明的心灵来观照。”

每个人都应该在茫茫的大千世界中拥有一个不受干扰的独立的小千世界,而对先生而言,这个小千世界就是他的书房。在书房里思考,在书房里会友,在书房里幻想前生。我的记忆猛地被拉回到年少时期,那时一头猛扎进书堆里,然而这个小世界却在我成长中慢慢淡化了,我甚至发觉自己已然没有了年少时期读书的沉浸与热情。写文读书应该是一件让自己变得更辽阔的事情,这未免不是一个在浮躁中汲取平静的好法子。

回忆起来,林清玄先生的书是从高中开始喜欢的,最开始是因为小女生的矫情,那时候只觉得他的文字美得安逸清新,而今年岁渐长,重读先生的书,看着同样的文字,却渐渐懂得了他的话外之意。有人说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而他却言孤独是一个人的清欢,带着他恰到好处的韵味,多一分过于繁复,少一分却寡淡了。这又成了我的一刻平静和一隅小千世界了。

“一直到我长大了,还改不掉寻找幸运草的习惯。”

在八九岁的年纪,林清玄第一次听说了“幸运草的传说”,他怀有找到幸运草的热切,却从来没有找到。先生怀疑过幸运草的存在,最终却把最后一片叶子埋在心里。我曾爱而不得的人或物,常常在刺痛着我的心,许是我的心不够宽广坚持,许是我的情感不够细腻温柔。先生告诉我只要我们的爱够深刻美好,一直保有喜悦自由的生命姿势,心里就会长出一株美丽的、宛然四个叶片的幸运草。

有趣的是,林清玄先生到山上看花会生气,一股子地写着今时不如往日的山中花景——被游人折去的花枝,颓败得只剩残花了,惹得他没了看花的兴致。而美浓的“黄翠蝶谷”里也看不见黄蝶了,只能看到路边卖烤小鸟和香肠的小贩,甚至还有卖野生动物和蝴蝶标本的人。当然,这是个社会现状,许多地方本是生态极好,景色极佳,却被开发商看准,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游人,却把环境给搞垮了,就长远发展来看,这是得不偿失的做法,亦是没有一颗柔软的心安抚贪欲带来的后果。

“生命的过程原本平淡无奇,情感的追寻则波涛万险,如何在平淡无奇、波涛万险中酿出一滴滴花蜜,还能与人分享,还能流传,才算不枉此生。”

林清玄就将从容心溶于百味之中:夏日里一杯清爽的冰镇蜜茶,月光下一壶津香润滑的松子茶,冬寒时节一碗母亲做的甘香的冰糖芋泥……其中有欢乐,有想念,亦有深思。不过最讨先生喜爱的,还是在大街小巷里自己发现的一些毫不起眼的东西,因为有惊艳的感觉,并能慢慢品味出一种哲学。生活中,确实有许多东西需要自己发现才会觉得好和珍贵,因为价值是人赋予的,而何物算珍贵,并不干他人想法,是由我们自己评判的。

先生最后的一条微博,发于离世前的一天:“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不成想却成绝唱。斯人已逝,清欢依旧。林清玄先生希望人们和自己的心灵对话,他言:“我写的文章传达的是‘素心’,即以清净心看世界,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软心除挂碍,以欢喜心过生活。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人生最美的境界是清欢。”

是的,人间最美是清欢,而孤独,也是一个人的清欢。清欢是生命的减法,在我们舍弃了世俗的追逐和欲望的捆绑之后,回到最单纯的欢喜,是生命里最有滋味的情境。

独乐独醒,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