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孙艳艳

当前位置: 首页 > 孙艳艳 > 正文

孙艳艳 /

茶花落的声音

作者:孙艳艳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墙角里钻出一朵茶花。一个阴冷、黑暗、潮湿、没有阳光的墙角,糜烂是它的养料。”

——题记

在这个世界上,每天似乎都能听到花落的声音。

年幼时的我颇为喜爱爷爷栽种在花圃中的梨树,每至春天,雪白清丽的梨花便簇拥在枝头,好不热闹!我对梨花的绽放有多欣喜,就对她的凋落有多怅然。

她们脱离了温暖的枝头,在在风中打着旋凋落在地上,在纷然沓至的“啪啪”声中,无数花瓣落下。我一直很感伤生命的逝世,尤其是这般美好的事物。

直到我看到张爱玲女士的解释:听到风的呼唤声,终于想起自己是可以张开翅膀飞翔的天使,便离开枝头,缓缓飞去。此句令我豁然开朗,从此“落花”这个词于我而言不再只是带着悲伤的情愫,更多的点缀着浪漫与自由。

再年长些迁居到了城市,父母尤爱摆弄花草,海棠、茉莉、栀子花、蝴蝶兰……尤其一株茶花,雪白无暇,透着光亮。却不知她落花时的极端与刚烈,带着自杀式的悲壮,没有任何预兆地整朵滚落,在重重的“啪”声中舒展地躺在地上。不是印象里如同蝴蝶般翩然翻落的景象,也没有含蓄轻柔的声音。

那一刻的夜真静啊,静得听自己的呼吸犹如倾听涨落的潮汐,茶花跌落的声音乍如雷响,此后便寂静无声,茶花掉落的声音在我心中惊起一片涟漪,悲伤的、怜惜的、震惊的情愫铺天盖地地袭来。这般触目惊心地掉落,我不禁心痛,是鲁莽还是勇敢,是任性还是坚固?

“墙角里钻出一朵茶花。一个阴冷、黑暗、潮湿、没有阳光的墙角,糜烂是它的养料。”

这朵从墙角里钻出的茶花,这朵被践踏过的茶花,以糜烂为养料,在黑暗阴冷中放荡且毫无无目的地生长。它有着被肮脏、虚伪和残忍玷污的躯壳,却生着顽强而又圣洁的灵魂。它雪白无暇,透着光亮。

“她比任何一种花生得美丽,美得惊艳,美得脱俗,美得如痴如醉”。

她如此的娇艳,如此的受人瞩目,如此的让世人爱恋。

可凡是花都是向往阳光的,这朵茶花的向往更是强烈,她的灵魂无比渴望纯真与热烈。她为此放弃了纵享肆意的养料,远离了舒适惬意的墙角,只为与阳光为伴,只为追寻净化与真爱。

她在泥潭中挣扎着,伸展着,她不顾其他花朵的不理解与排挤,也不顾泥潭的拉扯与诱惑。终是触摸到阳光,在这一刹那绽放最美的模样,鲜活而温暖。

无情的风却折断了她纤细优雅的花枝,吹落了她娇艳欲滴的花朵。她保持着美好向阴冷的角落倒去。毫无预兆地整朵掉落,安然美好,让人怎么也无法相信,它刚经历了那样一个惊心动魄的瞬间。

她重重地跌落在地上,“啪”声沉重而落寞,这是她在心灵被摧残弥留之际地呼唤,是她在灾难来临时地哀叹,是她在孤独死去时地祈求。

是的,她死了,孤独的死去,带着上帝给予的仁慈:没有凋零,没有枯萎,保持着美貌死去。

这是一场被赞颂的死亡,世人为这朵茶花的凋落而暗暗哭泣,他们怜惜茶花被玷污的躯壳下闪闪发光的灵魂,那顽强且圣洁的灵魂,在黑暗中透着亮光,向阳光靠近。

世人听到了茶花掉落时得声音,即使之后无人问津。人们都在这“啪”声中被感化、被震惊。他们祈祷这朵已经死去的花朵可以再次从泥土中萌芽,重生时远离阴冷、黑暗的墙角,可以与阳光为伴。即使不要那么美丽,也不要重复前世的悲剧。

我看到起风时,她的勇敢,也听到花落时,她的美好。

希望来生你可以与阳光为伴,和整个季节一起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