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崔洁

当前位置: 首页 > 崔洁 > 正文

崔洁 /

变化是时间作用下的不可抗力--读《基利尼亚加》后感

作者:崔洁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二十二世纪,非洲肯尼亚的基利尼亚加圣山下,一座座现代文明城市污染严重,成群的野生动物早已经成了遥远的记忆,广阔的热带草原上住满了来自欧洲的移民。肯尼亚原住民基库尤人后裔柯里巴,他痛心于传统的消亡殆尽,他痛心于所有的基库尤人都变成了所谓的“肯尼亚”人,他坚定地相信是肯尼亚和欧洲文明杀死了基库尤部落,他厌恶基库尤部族现在的样子,这是对天神恩迦的亵渎。

于是柯里巴决意在一个类地星球上建立属于本民族的“乌托邦”——基利尼亚加。他是基利尼亚加的巫医,是整个族群中天神恩迦的唯一代言人,通过电脑与该星球的维护部联系,有呼风唤雨的通天神力。他年轻的时候去欧洲留过学,甚至能熟练掌握三门欧洲语言,他有足够的见识和智慧,智慧给他带来痛苦和只身前往乌托邦的决心。他放弃了在现代文明中拥有的全部物质,他放弃了他的亲人,他不顾一切地前往了他心中的净土,去追求归属感和安全感。

他一丝不苟地执行原来的规则,小孩子得接受完割礼才能算作长大成人,孕妇生产的时候,如果新生儿的脚先出来就是带有诅咒,这个孩子必须被杀死,除了巫医之外基库尤人不需要认字,只要认真地劳动和繁衍以及接受恩迦的指示。柯里巴守护着这些看起来有些荒谬和难以理解的规则,他认为,只要没有变数,这片土地将永远会是那个纯净的基库尤。

但是随着时间的累积,基库尤就像一只不断蓄水的桶,不管柯里巴如何堵上渗出水的口子仍然无济于事,纯净的基库尤还是被杀死了。或许他在最后才能意识到,他需要的不是拼命堵住出水口,而是换一只更大的桶。这样的基库尤不是被杀死了,他是长大了。我们从来不会觉得8岁的自己杀死了5岁的自己,虽然我们会怀念小时候的无忧无虑与纯净。

柯里巴无法忍受传统的式微,他是一个固执且极端的传统主义者。他说服自己,非传统的东西都是谎言。为了对抗谎言,他

就要完全隔离掉谎言对族人的影响。他很有智慧,但有些东西是不可控的。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总是能感觉到,生活于基利尼亚加的柯里巴并没有很幸福,或者十分享受乌托邦的生活。他过于理性的在规矩之内办事,及时掐灭所有可能产生变数的苗头,我总觉得,他接受过的教育在潜意识里不允许他做这样的事,但是他内心的追求和理性支配着他完成这样的事。他讲着一些似是而非的寓言故事,他本应该幸福而又满足的,但是他的语言却流露着淡漠与疏离和审视者的冷静。在他最梦寐以求的环境中,他却活得像一个旁观者。因为太过于清醒和心知肚明,反而失去了生活真正的乐趣,追求这样一个部族,还有什么意义呢。

变化是时间作用下的不可抗力,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像作者说的那样:如果不能阻挡变化的发生,那么就去适应它。相比于阻止变化,或许正向引导变化会更加行之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