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崔洁

当前位置: 首页 > 崔洁 > 正文

崔洁 /

我有一个朋友

作者:崔洁发表时间:2020-02-23浏览次数:

我有一个朋友。

以前有那么一个人,他的一些喜好,一些习惯,或许是我眼里的他的那些习惯和喜好,我以我并不完整的视角所窥探到的他,都深深进入到了我的潜意识。

很久以前了,以前的事情,很多都记不清了。有句话说的很对,人越长大就越健忘。但是有一串记忆,它一直静静待在那里,从鲜活色到素暖色,零零散散,却记得格外牢固。

那个人喜欢欧美,喜欢某知名乡村音乐女歌手,会把那女歌手的海报叠好几折放在靠近心脏的那个口袋里,然后笑着掏出来展开铺平到桌面上,“这我女神”。

那个人一遍遍地听着成都和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那个人抄梦龙Demons的歌词,歪歪扭扭不太好看的圆珠笔字写在16开笔记本上,拉着死党一人一只耳机边听边唱。

那个人拿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装逼。他说,看这个书,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这名字一定得记住。

毕业了,我貌似是去到了我想去的地方。我好像永远看不清我自己想要什么,又傻又莽,迷迷糊糊。站到三年后的视角来看,我当时就是一傻逼,虽然现在依旧挺傻一逼。我真的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

好,接着说毕业了。

我只找他聊过一次,那会儿我不太会聊天,硬扯了一个不知所云的尴尬话题。我找他的时候他没在线,后面他回复了,我没在线。

我开始喜欢欧美,这里要感谢学生时代我的英语老师对我的影响,我同样热爱英语文化。梦龙,酷玩,共和,林肯,猫头鹰城市,霉霉,比伯。我也听民谣。许巍,朴树。我听的歌越来越多。

后来手机被偷过一次,虽然找回来了,内存却被那小子格式化了。那些歌全没了,那些照片全没了。有的歌刚开始免费,现在收费了。我穷,办不起会员。心疼吗?心在滴血。嗯,被迫阉割掉了一些什么。就当开始新生活吧,我这么对自己说。

后来我依然听歌,听欧美,听民谣。不再听那些旧的了,听我自己搜罗的。那之后我的歌单就源源不断收入新歌,循环的歌单也经常更换。不像之前,来来去去就那些。那会儿总发现不来好听的歌,现在看来,确实是我太局限了。我发现了一个找歌的好方法,随便找一个歌单,随机播放,哪首顺耳就把哪首加喜欢,不喜欢了再删。不用下载随心而安,多好。

那之后这么多年,其实要说这么多年也没有太多年,就三年吧。消息很少,几乎没有。企鹅空间里他极个别时间展现出来的碎片的生活,已经不足够拼凑出一个人的样子。

香烟配酒,再加一个打火机,摆拍,黑白滤镜,微丧而又布鲁斯,文艺颓废青年。那股子二八气息比起以前只增不减。

直到现在我依然坚定地认为他当时是在拿马尔克斯装逼。百年孤独这破书我看了三遍,确实挺魔幻现实主义的,魔幻到我都看不懂。不过看了之后我才明白,他之前为什么说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这名字得记住了。你看,我真的记住了。

且造且毁的小金鱼。家族的第一个人被捆到树上,家族的最后一个人正在被蚂蚁吃掉。所有的一切在羊皮卷全部译出之时被飓风抹去,从世人记忆中根除,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你看,这我也记住了。

一直打算看霍乱时期的爱情来着,打算好久了,懒。

这三年,怎么说呢,很复杂,各种因素,我滑铁卢了,滑下去就再也没能起来。我从很高很高的山尖跌进了谷底,绝望过,扑腾过,有过不服气,用过心。最后,勉勉强强习惯了。就像那种没落的旧贵族,就是哪怕流落街头也要端着架子要饭的那种。我挺讨厌自己这种心态的,但就是控制不住。不过现在好多了,经历了不多不少的人和事,长了不多不少的见识,逼着自己去改变去适应,不停地学习和调整,学着使自己尽量变成一个合格的成年人步入社会。这样挺好。

近来,由于一些契机和巧合,很突然,我们有了一次联系。出乎意料的,居然聊了很久,我终于能够坦然的与他隔着网络聊天。其实现在的我可以坦然的与任何人隔着网络聊天,也许他会觉得我的变化好大,以前不怎么会聊天的刻板女生,居然现在可以侃侃而谈两个小时。我的那些想法他从始至终不会知道。

是的,我的变化真的好大,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变着 ,变成了我无法评估的样子。轻松而又沉重的调笑,好像没什么了,真的没什么了。

我发现,不太一样,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在某些意义上,我们是很相似的人。他不会知道,有一个人在肆无忌惮的复刻他曾经的生活。或许我们可以聊下去,或许我们可以成为半个朋友,却没有时间了。事情多,太忙。

聊天是要有契机的。在这里想到了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电影One Day里,1988年,男女主初遇的第一个7月15日晚上,徳斯特箭在弦上,艾玛犹豫了,艾玛准备好了,可是那个氛围没了,就什么都没了。聊天也是一样的,那个气氛一旦过去,强行交流,真的聊不下去。很多事情皆可类似。

大冰有一句话特别在理:只需惜缘,不必攀缘。我相信缘分,所有的缘分,每一个遇到的人都是缘分,稍纵即逝,珍惜就好。

码了这么久的字,看起来特别像是那种你是年少的欢喜的暗恋梗。哈哈哈,还真不是吧。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喜欢的感觉是什么,可不应该是喜欢。但是这感觉很强烈,强烈到三年过去了,我还可以一口气把这些全都写出来。

那,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