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胡嘉琳

当前位置: 首页 > 胡嘉琳 > 正文

胡嘉琳 /

寄念远方

作者:胡嘉琳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我其实不太喜欢说话。尤其是需要表达真诚的时候。

过于真诚的话是很难说出口的,有些想说却未曾说出口的话,藏在眼睛里、掩埋在心里,就是迟迟蹦不出一个字。或者,话到嘴边,硬生生给吞了下去,吐出来的是“没事,以后再说”这种毫无营养的话。

我更喜欢把它们写下来,也给自己留下审视和自察的时间,将反复斟酌过后的语言,失真度降到最低。此时因为难为情而压回去的字句,也更容易吐露。同理,会因为别人一字一句写给自己的话内心雀跃。比起信纸,明信片似乎更受青睐。那些精心挑选的图片背后能让人小心翼翼收藏起来的话语,是时光被雕刻的证据。这大抵是用来纪念那些回不去的曾经的,最温柔的方式。


亦有些情绪和故事,不适合与身边的人分享。分享会失去保留隐私的安全感。此时,不如让暂时难以释怀的陈年旧事,各自奔赴不知晓的远方。我用只言片语,将秘密心情用文字留在等待被倾注故事的明信片上;你坐落远方,期盼着来自另一座城市的独特情结。故事交换故事,情绪宽慰情绪。却又互不打扰,各自安好。我们所有的,只是各自的寄念品。

寄念是远方不知名世界的名片。是另一个主体寄来的念想,和另一个角落里我们未必体验过但或许能产生共鸣的生活。因此,远方有了寄托,故事多了挂念。


仍然记得,在某个云雾初透的清晨,收到一个人的好天气。她独自旅行的城市暖风和煦,有黎明破晓的绚丽景象,空气中总是氤氲着青草清甜的馨香。阳光微粒轻柔缠绕指尖,沿途的风景也美得不像话。明信片上,是她亲自拍摄的照片,错落有致的建筑之上是染成完美蓝色的天空,宛如一张规整优美的欧洲中世纪油画。我不禁抬头仰望,此时的窗外也是一片湛蓝晴空,阳光不知何时已轻手轻脚地溜进屋内。后知后觉,心里的乌云,全部被风吹到了窗外。

在某个夏意正盛的午后,收到一份情不自禁的想念。他分享的单曲循环的歌里,有所恋之人的影子,歌词里寄存着温柔的往昔。他们是Almost Lover,彼此知晓,却不敢轻易点破。少年心事若耳畔的浅呓,似有若无地飘荡在风里。风里有诗,时光无言。想起年少时喜欢过的男孩,那年一尘不染的真心和那段无疾而终的故事。再读起陌生少年寄来的文字,竟有看平行世界的自己写下信件的感觉。“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眉目清澈的少年和他微微上扬的嘴角,是她身旁萦绕的,盛夏的味道。那些是别人的故事,亦是我们自己的故事。我没有等到他故事的结局,正如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结局。

在某个清风沉醉的夜晚,收到自己专属的幸运。两年前在远方的时光邮局里写给自己的信最终千里跋涉辗转来到我手中。一些心愿成为了遗憾,一些秘密成为了过往的尘埃。回头看当初的自己,字句里满是纯粹的天真。略微斑驳的纸张的和色彩缤纷的笔迹,都在此为证,我曾经拥有那样不可复制的青春。

在某个繁星璀璨的夜里,你的寄念在我的黑暗里降临。梦境恍惚之中,我看到了你眼中的向往与惆怅,我触碰到你心中的灿烂千阳。我眼中的世界被颠覆,有那么一瞬间,你也终于有人感同深受。最后,你笑着离开我的世界,从此岁月再无遗憾,旧时光在信件里立影存证,不曾搁浅。


时至今日,即便代替书信的方式有千万种,也依然抹不掉我对亲手执笔的钟意。逛遍每一家目光能及的售卖书信用具的小店,执着于搜集各式各样独特的明信片;去过祖国大陆纬度最南端的邮局,也给最北端省份的陌生人写过信。有时候,心事洒满各处,便也就不存在了。或者以更为永恒的方式,存在于不知名的角落。在远方,有人期待你的回音,有人牵挂你的心事。不是知己,胜似知己。这大抵也是看似孤独的人们,内心明灭可见的慰藉吧。


时光从不会与我们相守,但某些记忆会一直随笔墨流转,不曾风化。 而那些我们所眷恋的远方,终有一天会抵达。或许有一天,能够偶遇信件落款上的你,轻快地说一声:

“好巧,原来你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