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胡嘉琳

当前位置: 首页 > 胡嘉琳 > 正文

胡嘉琳 /

阳台上的沙漠

作者:胡嘉琳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1】

宋杨第一次见到幸子的时候是在阴天。

暑假伊始,静谧凉爽的那个黄昏,宋杨推着单车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小区。一个不经意的抬头,他见到了正在三楼阳台上浇花的幸子。她拎着水壶,带着清冷淡漠又不失闲适的自在,心不在焉地淋着花。火红的沙漠玫瑰在窗台一隅肆意地开着,和幸子脸上的疏离形成巨大的反差。像热辣的阳光撞见阴翳。

这盆花不适合她,他想。

幸子放下洒水壶,不经意地抬头一瞥,对上了宋杨怔怔看着自己的目光。幸子先是一愣,然后她偏了偏头,淡然一笑。

宋杨一时间不知所措。他牵强扯了扯嘴角,羞涩地落荒而逃。


【2】

宋杨知道她叫幸子。

楼栋前的那片空地,奶奶们三三两两坐在石凳上一起唠嗑着家长里短。不经意地,一句话传到了宋杨耳中。

“幸子?啊……是三楼的那个女孩子吧……”

“可不是嘛!多干净水灵的姑娘……”

宋杨其实很想继续听下去,又觉窥探过于卑劣,于是逃避着转移自己的听觉注意力。他只是推着单车缓缓地继续向前挪着,断断续续地接收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声音。有几个瞬间,背后的声音突然断片。是奶奶们的悄悄话模式。

“……可惜了,真看不出来……”

幸子是有什么事情的,隐讳的事情。

无法公之于众的事情。


每当再次经过幸子楼下,宋杨都会下意识地看向那个三楼的阳台。他期望能见到她。窗台上用力灿烂着的花从不曾有枯萎的痕迹,每一朵都顽强地直挺着招摇,翠绿的叶片也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如打了蜡似的油光发亮,想必是被她细心照料打理着吧。偶尔能如愿见到幸子清澈怅惘的脸。她时而旷然眺望着宋杨看不见的远方,时而拎起小巧的水壶,带着宋扬看不懂的表情浇着那盆花。偶尔,幸子也会发现楼下的宋杨。

她从不回避他的目光。她会笑着挥挥手,和宋杨打招呼。

生如夏花之绚烂,在宋杨的心里被重新定义。尽管这定义并不深刻。

幸子是他阴天里的阳光。


【3】

他每一次见到幸子,都是在阴天。

漫长炎热的盛夏里,阴天并不多见。难得有天色渐阴的时候,热烈急躁的骄阳也会急匆匆跑出来,将阴云毫不客气地驱散,以宣告自己在这炎炎酷暑的主权地位。宋阳见到幸子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因此每一次都印象深刻。宋杨想象了无数个自己和幸子在街角偶遇的场景。他想大大方方地走到她面前,坦然地告诉她:

“幸子你好,我是宋杨。很高兴遇见你。”

他从未等到过这一天。


出乎意料地,宋杨在一个凉风微习的晚上见到了她。

他从补习班回家时遇上了刚从楼上跑出来的幸子。她不顾一切地跑着,身后的裙摆随着她奔跑的节奏疯狂挥动着,像共同经历末日逃亡时猛烈而绝望的挣扎。宋杨见状,箭步骑上单车一路跟了上去。幸子停下来后,摊坐在路旁的石凳上,压抑地呜咽着。但她越是隐忍,越是止不住抽泣,有大把的眼泪倾泻而出。昏黄的路灯下,幸子手腕上深深浅浅的淤青明灭可见,脸上亦有细微而未痊愈的划痕。宋杨的心猛地一沉。像是被蛊惑,他在石凳前缓慢地蹲下身,温柔地抱住了幸子。

“别怕,有我在。”

一双清凉的手轻柔绕上了宋杨的脖颈。

“谢谢你。”是幸子冰凉的声音。

宋杨和幸子,默契地一言不发。他们存在的本身,就足以构成慰藉。


【4】

幸子也是喜欢宋杨的。

那个见到他的阴郁的傍晚,或许是她第一次被人正常地注意到,无关蜚语,无关她的隐晦故事。她许久不曾见过望向她的清澈的眼神。

所以她笑了。

但无论如何她都会笑的,她害怕,那些谈论她的,看不清善恶之意的语言,再多一分。

她不必害怕宋杨。她知道,他对她一无所知,因为他之前从未出没。虽然他迟早都会知道,但幸子觉得没有关系。反正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

她可以去尝试肆意地爱一小会。春夏之际,那些招摇且美的盛放,正是明白自己花期有限,所以才恬不知耻地张扬。所以她小心翼翼地,回应了宋杨的拥抱。她想,这大概是自己最后的挣扎了吧。

远处,啤酒瓶砸向地面,破碎清脆。男人粗鲁咒骂和女人议论咆哮的声音此起彼伏地交织着。

幸子捂住宋杨的耳朵:“不要听。”

“等会我送你回家吧,这种情况,我怕你出事。”

“没关系。他马上就会出门继续喝的·。我晚些回家就好。”幸子露出灿烂的笑容,显得乐观天真,仿佛经历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宋杨瞥了瞥她身上的淤青和伤疤,不再说话。

有些难以启齿的情绪是需要伪装的。因为难以启齿,轻易流露过后会突觉虚假,内心沉重的狼藉也短暂消失,便容易在错觉之中失去对自己的信任。有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回答,也是最佳的救赎。

人又容易忘记:“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5】

宋杨终于在一个晴天见到了幸子。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她。

早晨的阳光耀眼而不刺眼,带着灿烂夺目的希望。幸子便倒在了这样的阳光里。听说幸子是在深夜跳下去的,她安静地躺着,任由鲜血在水泥地上缓缓摊开。有昨日破碎的未来得及被清扫的啤酒瓶碎片零散地环绕在她的身旁,扎进她的肌肤。幸子的脸上却是一片安详。这是她自顾自的解脱。远处救护车刺耳的嗡鸣,周围人群的嘈杂百态,蹲在一旁默默抹眼泪的父亲……

一瞬间,她成了世界的中心。世界的一切又与她无关。

幸子的脸被盖上了白布。

幸子被救护车送走了。

幸子再也不会出现在宋杨的世界里了。

阳台上那盆花和她一起陨落,却安然无恙。没有落红,也没有折损。

——因为那只是盆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