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胡嘉琳

当前位置: 首页 > 胡嘉琳 > 正文

胡嘉琳 /

且行且清醒——《清醒纪》读后感

作者:胡嘉琳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常觉自己的生活是冷淡而又疏离的。有些孤独但不感到寂寞,是一种在当局者迷的境界里稍有过分的清醒感。但迷而不自知的世界里,自觉清醒的人也未必清醒,自己或他人眼中的荒唐偶尔才是正解。当想要看清自己时,所缺的可能只是一本书。

第一次读到《清醒纪》,像看见平行世界中的另一个自己,从中观照出自己的影子。一些琐碎又遥远的事件我不曾经历过,但置身事内,那些世界观是认同的,那些选择也是我会选择的。那些感受,隐晦地爬上心脏,交织出模糊的自我。那时,庆山还是安妮宝贝。我还是矫情的伪文青。虽有共鸣,但似乎也是浅薄的。更像在看一部冷淡的青春伤痕文学。是没有内心沉淀的矫情。

时隔多年再度翻阅,竟渐有自己生活被窥探的感觉。见过深夜的海边与没有归属感的北京,见一束花的枯萎和几场宽慰释然的离别。选择了理性地生活。没有感慨,只有清冷的自省与剖析在心里静默地流淌。静默流淌过的想法在庆山笔下自然地被描述出来。我想,最喜欢、最有启发的书,大概书里都有一个与自己高度重合的影子。

清醒和荒唐有时是没有界限的。情绪决堤又无可回避,不打扰别人,自给自足。无处排遣的压抑在某个契机之下倾泻,令人清醒,却偶有张扬与疯狂。正若《清醒纪》十八日的自省:“清醒的人不代表能够控制自己。他看到问题,挣扎得剧烈。反倒失去某种定向之后的简单与安稳。”可人又不得不挣扎。触摸到更暗更长的生命之深渊,亦或堕落其中,需要二择一。


“谁比谁清醒,所以。谁比谁残酷。”


不能总是二十四小时又二十四小时地无法入睡,无法企图互相拯救。于是自我救赎。在深夜来到海边脱去灵魂衣服,在镜头前起伏不定肆意撒欢。以食物填补难以说话的生活,以梦境披露虚假繁荣的现实。最后以遍寻爱与沉醉作为闹剧的结尾。或另一个闹剧的开始。是我真实的生活状态,亦是书中破碎而美的爱与生活。

庆山笔下的爱是清决的。短而无救、荒芜清凉、深入骨髓、坦荡纯真…… 无论何种形态,都恣意盛开,活在当下。过去早已沉落,未来是定时炸弹。所以该爱时绝不拖拉,该离开也很及时。看淡死亡和结束,所以从不把爱当作归宿,也不作彼此救渡。遇见和离开都是慈悲,爱存在的时候,就失去了所谓的结果。

人与人之间的爱是如此,与客观世界的相处方式亦是如此。人生路上,我们走走停停,有未曾放下过的执念,也有心里希冀的远方。但不是所有喜爱非要得到,不是所有向往非得抵达。可以追求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可有些事物注定要被我们无法得到地深爱着。不如淡泊坦然,宁静致远。冷静清醒地行走,从容感受每一寸喜怒哀乐的变幻。

不求行千万里,但求清醒且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