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何玉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玉婷 > 正文

何玉婷 /

红楼深辨——探春本色

作者:何玉婷发表时间:2020-07-29浏览次数:

曹公笔下的女孩们都是血泪丰满的人物,即使生在促狭的封建社会,不能远走闯事业,但也有志向远大、才情高斗的女子,探春就是其一。《红楼梦》对探春的外貌描写是“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相比迎春和惜春,探春自是出众些。探春前生,似乎都在与命运搏斗,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就努力摆脱原生母亲给她带来的影响;面对庞大的家族自生自灭,她试图贡献一份力量。即使如此,一个人的成长史,特别是在精神上的历练,尤为地艰难苦痛。探春心里的呐喊,是坚定而又响亮的。

一、囚笼中的鸟

深受出身的囹圄:众所周知,探春是赵姨娘所生,在贾府众多姊妹当中算不上身份高贵,但贵家的小姐生活始终是滋润的,更何况有爱护姐妹们的宝玉哥哥。她也常为这种身份所累,咏白海棠时诗云:“斜阳寒草带重门,苔翠盈铺雨后盆。”“莫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体现她想与众姊妹有平等地位的心情,诗中描写了海棠生长在斜阳、寒草的环境,但没失去“苔翠盈铺”的景致。探春掌家时,姨娘提出过分要求,面对亲生母亲赵姨娘的无理取闹,她伤心不已,主动与母亲划清界限。“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人,别人我一概不管。”中可见探春对不识明理的母亲的逃避。

内心觅求知音:探春与宝玉的兄妹关系极好,日常生活中也嘘寒问暖,但亲情不能代表就是懂心的知音。探春生活在众姐妹繁多的大家族里,但很少有能跟她交上心的朋友。自家查抄时,探春护着奴才,让她们来翻自己的衣柜,而当探春被王善保家的欺辱时,下人们却无动于衷,还是等主子的命令才行事。换做紫娟或是莺儿,必不会让黛玉或宝钗受此欺压。看来,丫头们不懂主子的心思,做事迟慢,不能心意相通。从探春带头起海棠社看出,她是爱才惜才的人,这也源自于她的生活里没什么人真正能懂她的心,只能通过诗词抒发一二。

二、自强不息的本色

当贾府红胜似火、一片祥和时,探春看起来只是一个才情饱满,善于诗书的女子。而当贾府步步走向衰落,她眼见家族走向覆灭之时,巾帼本色显露了出来。

陷于泥沼自救:在贾府,有个人跟探春有着相似的出身,也就是二姐姐贾迎春。曹公对迎春的性格描写是“温柔沉默,观之可亲。”两人有着不同的志向,迎春忍受欺辱、息事宁人,在迎春奶嫂私拿金凤一事中,她暗想不去计较,黛玉道:“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她反倒认为女子不如男,帝王尚且如此,女子孱弱更不应该指摘。探春则不同,在王善保家的奉命抄检大观园时,她面对下人无礼大打出手教训,“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她自不是受人欺辱、闷不吭声的人,故会发火。

为人自强可靠:探春与嫡母王夫人的关系十分微妙,处在敬重与信任的层面。大老爷贾赦派邢夫人讨要鸳鸯时,贾母指责王夫人等人串通算计他的丫头。就在氛围紧张之时,探春处于信任嫡母的角度,愿意为王夫人辩解;而王夫人也愿意信任探春,凤姐病倒后,不让孱弱的迎春、娇宠的宝玉掌事,而是派她作为掌事人之一。由此可见,探春与嫡母的关系,打破了传统对两方关系的认知。探春的人品极好,做事能镇得住下人,关键时候能出力,这也是王夫人看重她的原因。

南安太妃正是看中这一点,众姐妹中,太妃独选了探春,可见她人品过人。平常人自是不能入太妃的眼,若是柔弱不堪,或是品德不端,都或招致祸端。虽然远嫁悲苦,但依最终贾府的结局来看,能在家族未败之前风风光光嫁出去已是幸事,虽然忍受思家之痛,但好在后来逃脱抄家之险。探春的远嫁,是她的命运转向好运的开始,庶出的女儿能做人正妻,已是可贵之至。

如果探春留在贾府,或许能缓一两天抄家,但不能挽大厦于将倾,否则她也不会发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感慨。曹公笔下,名字与“菱”“芙蓉”有关的,都没能有好的结局,如晴雯、黛玉、香菱,而与“杏”相关的则有侥幸的命运,如探春、李纨。放至今天,探春必定是一个事业有成,才貌双全的优秀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