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何玉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玉婷 > 正文

何玉婷 /

什么是活着——品读《活着》

作者:何玉婷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千里搭长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场众人携手走过的风雨岁月,到底最后变成残生的希望,这是活着的意义。“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当活着变成了一种本能的生物特性,生活就只剩下穷尽的回忆。福贵从年轻到苍老,从欢聚一堂到孤独终老,从生命希望到残存活着,经历的是一生逐渐失去,只剩下生命的历程。牛的存在恰恰刻画了回忆的忧伤,生活已经无力到寄予一头牛以生命的意义。对于主题的阐释,又将从以下方面来讨论。

活着是一生的经历过程。从龙二被枪毙之后,活着有了更深层次的含义。活着不是弃家庭责任于不顾,而是开始经营生活。这时,时局的艰险又給“活着”蒙上了一层灰度。此前的生活,是经历一个家族的兴衰起败,此后,是于一个时代的困苦挣扎。福贵在这场经历中逐渐成长,品尝了苦咸的人生。父亲的死去,代表的是家族衰落的底端,直至龙二的枪毙案,家族的光辉已不复存在。福贵经历了家族衰落、战争硝烟、亲人逝去、生活潦倒,最终成为了整个时代以及整个人生的亲历者。人类之所以伟大,在于对无知的世界有着无畏的心。福贵不知道未来将会经历什么,因而能凭借坚定的意念活着。在战争中盼望与家人相见便是因为如此,才能有后来的相聚。

活着是对逝去的人的悼念。逝去的不仅仅是亲人,还有这个时代中令人悲悯的陪葬品。徐老最终在粪桶上绝望死去,老全在战火流弹中死去,龙二在时代灰暗下愤懑死去。活着的唯一信念,便是悼念这个时代的每一刻。在《寻梦环游记》中有类似的观点,当记住这个人的最后一个人死去,那这个人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当记住这个时代的最后一个人死去,那这个时代也只能永远停留在历史的书籍中,不再鲜活。福贵历经抗日战争、国内战争、解放战争和文化大革命,即使岁月不曾给他留下过最后的美好,但是他的存在是对时代消亡的祭奠。一个家族的始终有后人延续,一个时代过后,总有子孙承继,但亲历过着这段历史的人不再复生。

活着是对余生的一种呐喊。人类常常为活着之外的事物奔波,而真正意义上的活着并不是别的,而是活着本身。当福贵最终同老牛一起度过余生,生活也只剩下了沧桑的回忆。“活着”一词多么无奈,活着又是多么不易,它不单单是生理上的裹腹饱肚,还是心理上的备受煎熬。当人已经无法坚毅地活下去之时,寻找活着的意义变成最艰难的使命。或许是时代的造就,或许是生命的昂贵,让福贵对生命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安稳度日,终此一生。

不轻贱生命,出于对生命的敬畏;铭记一生的遭际,出于对时代的纪念。福贵本身不是英雄,但作为那个时代的微小的一份子,活着就是最难得可贵的事情。这部作品,从生命的角度诠释时代环境下有关于人的伟大和坚韧,留下的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是对生命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