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何玉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玉婷 > 正文

何玉婷 /

酿酒

作者:何玉婷发表时间:2020-04-29浏览次数:

家里大大小小得有十几个酒坛子,放在后面老房子的里头,那里没有安灯,漆黑一片。家中只有父亲吃饭时小酌几杯,母亲兴致上来时,也会偶尔陪着喝些。除了啤酒,常摆在桌上的是米酒和烧酒。爷爷在外,每一顿都少不了酒,奶奶从家里经常会寄一些酒过去,带去家乡的味道,还能为此剩下一笔酒钱。

附近有田,稻香飘飘的时季有农民扛着打谷机收割,近几年家里的孩子陆陆续续都出外面读书,奶奶种田也不像以前那么忙碌了,但每年的酿酒还是一直进行着。奶奶普遍酿的酒分为两种:糯米酒和红薯酒。偶尔也会烧米酒和高粱酒。两种酒酿的步骤差不多,原料的不同会导致烧制的时间和放置的条件有差异。相比需要种田收割的稻米,红薯的种植对于奶奶来说比较简易,所以每年到了种红薯的早晨,奶奶都会起得很早,挑着箩筐去到沙地,不顾汗水浸湿衣衫,待到太阳炎烈时,才回到家中休憩。

红薯苗培植后,奶奶会选出其中顶好的枝芽,放在箩筐内,当天就得下种。要种红薯的田地分布得很散,施肥料时要到处跑。裁下的枝芽放在挖好的洞里,洒下适量的肥料,最后用锄头推土埋洞。三四天后,要来照看正在萌芽的薯条。半旬后,红薯叶会陆续露芽,需要足够的水分才能长得更旺盛。一两个月后,红薯叶长得最是茁壮,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人工除草。薯叶相互盘根错节,缠绕紧密。被镰刀割茎流出乳白色的薯液,能将手上的肉紧黏在一块,洗过许多次之后才算干净。到了秋收季节,早种的红薯已经熟了,等着脱土洗净。今年的红薯虽没种很多,但也能酿上几轮酒,够奶奶忙活一阵子。

将红薯挑至村里的井水洗过后,接下来就开始烧锅加热。旧屋的灶台不算大,原本是一方榻,被打掉后现用作日常烧菜的地方。锅放在烧砖上,红薯加水烧熟之后冷却。之后将烧熟的红薯放在酒窑里压实,紧贴瓷壁,在中间挖出深一点的洞,放入从集市上买回来的酒曲,最后盖上窑盖密封,放置两个月。

放足时间后,重新上灶烧锅,锅一端接着传酒管,管子下接的是一顶缸,缸底端有两处小孔。缸内装着水,小孔其实与水还隔着有一层瓷面,传送的蒸汽通过热传递将缸中的水加热,烧制的时候缸内要不断换水,已达到蒸馏后冷却的目的。缸下面接着的是用来装酒的酒壶,接口处用纱布缠绕着,防止透出的蒸汽减淡了酒的味道。不过一会,烧酒的装置大都接好,红薯也已经放在锅中。往常,奶奶天亮就开始烧锅,能烧上一整天。上午,在烧红薯酒的时候,奶奶已经准备了洗净的酒瓶,等酒冷却就可以装进瓶子中。一天不间断地烧制,大概能换个三四次锅。太阳落下山头后,奶奶就准备收锅,如果当年采的红薯有大丰收的话,接连几天都会开灶烧酒。那几天,热水多到泛滥,奶奶大多会让我们赶忙用热水去洗澡洗衣,以免我们还要用电来烧水。

糯米酒的制法略微不同,前期放入窑中密封后,过上两个月就有酒渗出,这时的酒是甜酒。要想制成烧酒,还需做上跟烧红薯酒一样的步骤。高粱和稻米制成酒的步骤也如同上面讲过的两种酒相似,只不过最后酿成的酒味道有异。无论忙活的过程多么麻烦,总归最后都是给人吃的,爷爷与父亲尚可用家中酿的酒钳制口欲,因此奶奶每年都会熬制上几锅酒。

小酌怡情,大醉伤身。家里酿的酒浓度不算高,很少有人能喝醉。基于这样的认知,我总想的是这类作物制成的酒都是这样淡香深味。我不懂酿酒,自然以为奶奶的做法已经称得上是老一辈的绝活了,我不喝酒也自然品不出酒的好坏。所以,一直以来,我以为奶奶是喜欢酿酒,才不知疲倦地忙碌着,直到一次从广东回来的叔公来家里取酒时,我才明白酒里藏的温情。

每次只要有相熟的人从花都回来,奶奶都会趁机托他带去几瓶酒给爷爷。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这样做很多余,而且又多麻烦别人。父亲常对奶奶说:“你别老是托人带酒过去,你酿的酒又不上口,还让人特地跑到爸去送一趟,多麻烦!那边有酒买,你就少操点心!”我一边觉得奶奶老是麻烦人家的行为不好,一边也觉得父亲说的话太重了些,难免会伤奶奶的心。而后奶奶定了定神,回怼道:“你懂什么,有钱买酒,指不定哪天醉酒上医院。我酿的酒不醉人,也比外面来的便宜,不好喝也至少能堵堵口,那老头要是每天都喝高浓度的酒,身体迟早不得垮掉啊!”父亲自那以后再也没说过奶奶寄酒的事情,也不再埋怨奶奶酿的酒不合他意了。

奶奶从上世纪60年代走来,从不曾忘却苦过的日子,尽管做菜酿酒不尽如人意,但她还是那么坚持做着,不管不顾地一直做着。直至今日,我觉得奶奶都应当受上一份感谢。即使她永远都不会明白众口难调的道理,但这份长久以来不问回报的奉献始终让人动容。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根植在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思想,但至少能带给她以生活的快乐,一声赞美,就已经冰释了所有的隔阂。这样,我还盼着明年能闻到久违的酒香,能看到那融入生活里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