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何玉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玉婷 > 正文

何玉婷 /

斯嘉丽的迷惘

作者:何玉婷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从混沌中迸发,这是一个女人拥有的力量。

耽于舞会的热闹,醉心期待的爱情,斯嘉丽对艾希礼的等待可谓煎熬而又悲伤。正处于美国南北战争的纷乱时代,饥荒和贫寒能使幼虫从稚嫩的蚕茧中化蝶,坚毅而又绚烂。斯嘉丽把对艾希礼的爱当做毕生的追求,从而枉顾自己已经深陷其中的爱情,一场单恋的结束摧毁了另一段美好生活的开始。

以斯嘉丽拥有过的三代丈夫来看,她经历了三个时期的蜕变。塔拉庄园种植着茂盛的棉花,父母双亲还健在,生活过得无忧无虑之时,她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吸引着观花人热恋的目光,尽管等待绽放的那一刻,身上还是长满了扎人的刺。在艾希礼准备迎娶其表妹梅兰妮之际,斯嘉丽以自我为中心的视角嫁给了并不中意的查尔斯,目的只为了给心动的对方一个下马威。斯嘉丽疯狂任性,此时的她不能给人一种女性上的吸引力,但却引起了巴特勒船长独特的看法。此时的她并不会因为丈夫战死而感到悲痛,因为她还不能称为一名妻子。在经历过烟熏火燎、烟火纷乱的战争之后,她变得成熟且坚韧。饥寒要将她的生活压垮之时,她发出誓言,“when it’s all over,I’ll never be hungry again.No,nor any of my folks.If I have to lie,steal,cheat or kill.”她与巴特勒船长是相似的一类人,自私且精明,乃至后来抢了妹妹的未婚夫弗兰克,只为保住塔拉庄园最后的一丝希望。她始终无法正视真实的情感,直到后来嫁给了巴特勒之时,正是满足了她对表面虚荣浮华的爱慕。至此,在情场上的她,一直都是迷惘的。

斯嘉丽的迷惘有一定的时代基础和家庭背景。她生得艳丽,许多未婚男士都热衷于跟她玩耍,这也给了她一种人见人爱、无不讨喜的自我感知,形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审视惯性。在时代造就的因素方面,斯嘉丽桀骜不屈、敢于反抗、热烈炙热的性格点燃冲破一切阻碍的欲望,这个乱世的年代成为了斯嘉丽一再成长,从迷惘中挣脱出来的土壤。之于家庭的影响,母亲有着高贵的血统,而父亲漂洋过海、白手起家的魄力也给了斯嘉丽以精神上的支柱。

有人始终承受并保护着斯嘉丽的迷惘。白瑞特·巴特勒从人群中注意到斯嘉丽的那一刻开始,他一直以爱恋的姿态示众,穿越火场把斯嘉丽送回塔拉庄园、给丧夫的他以破戒的安慰、不懈地等待斯嘉丽恋人般的目光,这其中包括了对斯嘉丽始终放不下艾希礼的容忍,因为他认为至少时间可以证明他的真心,然而斯嘉丽却一直在缠丝的网里挣扎,辜负了巴特勒的一番真心。

塔拉庄园是导致斯嘉丽转变的开始,土地不会改变,她内心深处的力量来源于这片由父亲亲手开拓的土地,在她坠入黑暗之时,唯有塔拉庄园,能让她振作起来。一个自尊、倔强的女性不会为逝去的感情低声下气,而是会重整旗鼓,将失去的感情讨要回来。原著的结局虽意难平,但可想而知的是,当斯嘉丽在经营塔拉庄园时展现的经商才能更让她看清了自己在爱情当中所处的地位,她本身就是一个绝世的杰出女性,跟平常爱哭闹、依靠泪水乞求怜悯的女人截然不同。

从始至终,斯嘉丽算不上一名完美的女性,但恰恰是她的迷惘促使她一步步成长。她不会乞怜、不懂示弱、不甘平庸,而这段与巴特勒曲折复杂的感情在磨炼之下终见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