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何玉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玉婷 > 正文

何玉婷 /

明诡

作者:何玉婷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人类社会新始,社交产生

于革命、战争、病痛的认知

是信息于神经元的接连传播

激进,能带动整个群体的呼应

血拼,是向死而生的最后一注

惶恐,始终徘徊在进与退之间

随着语言与意识的不断升级

错乱的节拍响彻到更远的边际

鲜有人能区分谎言与谎言背后的真相

多少的对与错、是与非,在时间驱动下

变得不甚重要,失去意义

言语意义既定后的结局

群体不需要为它负责,而影响却默默衍生

因为这是一场接力的诡辩论


往往只有少数人知道事实的真相

而更少的人愿意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对于恐慌,人类永远做不到理智

切尔诺贝利重压的事实

才是死神来临前最后的警钟

而这场同属亚洲境内发生的疫情

又一次进行了真相与谎言的较量

纵观历史长河,大灾大难夕下

那些无知的、造谣的

成为了隐藏在人群中的定时炸弹

信息匿名的时代,造谣的成本太低

脑电波的跌宕起伏是一正一负

谣言的受众理解是或信或疑

这是造谣者还是传谣者“功劳”?


寻求真相,不是很简单

不管是事后诸葛还是马后炮

都无法改变既定的结局

文亮医生的疾呼在咆哮

经历过风暴后的人们才听见

人类善于遗忘

以致“事故”层出不穷

乌合之众的讽刺寓意

毫无偏差地盖在了群众头上

当我们得到一条信息时

也许不知道它经过了多少加工

但“谣言止于智者”

只有聪慧的人才避免被谣言戏弄

而愚笨的人借用着谣言—唯恐天下不乱


网络的发达印证“物极必反”

尽管如此,法律始终拉着网

信息轰炸之时,大脑处理的速度加快

这不仅是时代的挑战,更是个人的挑战

称得上是知识分子的人

需明辨真假之间的界限

义务教育的普及并不意味着

知识与文盲的划分

事实上,谣言往往在知识阶层中

产生个天差地别出来

真正的明诡

用缜密的逻辑和言行做利器

一个明诡者

识谎言于乌合之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