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何玉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玉婷 > 正文

何玉婷 /

《奥瑟罗》的悲剧之由

作者:何玉婷发表时间:2020-02-23浏览次数:


莎翁的悲戏剧时常在一触即发间给人以深沉的震撼,不管是《哈姆莱特》中人文情怀导致的偶然复仇,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的情愫葬送于命运的戏弄,衍射出的惨淡和悲壮让人唏嘘不已。而《奥瑟罗》通过离谱的举止和荒唐的想法透视出人性的弱点,伊阿古像是他们内心的一面镜子,照射出执念的黑暗和难以挣脱的欲望。美丽的爱情在猜忌和自卑中失去了它原本的浪漫和美好,剩下的是羞辱和杀戮,悲剧的源头来自人性深处的自我怀疑和价值否定。莽撞的利剑指向心脏,刺成一刀无法挽回的伤痛,悲剧不会就此停歇,而是以魔鬼般的步伐在人性的进化中愈演愈烈。惊讶于命门的张狂,仅仅三言两语就能把一件美满的事情扭转为羞耻的存在,毒瘤是一颗手榴弹,在抛掷中决定了落脚点,最终炮雷一响,一切都已成定局,无法挽回。

权力是欲望的萌发,也是愚妄的开始。莎翁笔下的人物大多是王侯将相、功臣贵族,四大悲剧是典型代表,这首先构成了一定的时代背景因素。朴实无欲的老百姓自然不会被利欲熏心的名利荼毒,而更高阶层的人会因礼教的束缚和人文的情怀而挖掘出人性深处的欲望和争斗。伊阿古正是利用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和觊觎成功诱导了弹在膛上的爆发,他勾起洛特利哥对女神温润身子的心驰神往,激化勃拉班修与奥瑟罗之间的种族矛盾,欺骗凯西奥的真诚信任,指使毫不知情的爱米莉亚偷盗手帕,加剧了奥瑟罗自卑和猜疑的失控,最终手上一滴血不占地把军营搅和地鸡飞狗跳。邪恶的人抓住了人性的弱点,刺透冠冕堂皇的遮掩,导致了无以复加的悲剧。

种族的梦魇始终存在,归属的占有在遭到威胁后成了杀戮的念头。勃拉班修宁愿把女儿嫁给无所事事、成日闲散的威尼斯绅士,也不愿将其托付给战功赫赫、声名远扬的摩尔人主帅。从地位上看,奥瑟罗是门当户对的绝佳夫婿,勃拉班修仅仅因为种族的隔阂将婚姻视作背叛的象征,他的死又印证了女儿忤逆后带来的沉重痛苦,超乎生与死的重量。摩尔人被看作是奴隶和异教徒,从骨子里痛恨歧视和排挤,假使拥有的爱情因此而丧失,恰恰是给愤怒加了把火,后果不堪设想。“她已经愚弄了他的父亲,她也会把你欺骗”像一道诅咒般萦绕在奥瑟罗的爱情周围,忠贞善良的妻子被冠上莫须有的奸淫之名,奥瑟罗的自卑和冲动压倒理智,在冲动之中毁灭幸福。

秘密的公开性成为执念是否被激发的关键问题,弱点暴露在太阳底下就急需找到遮挡阳光的门道。勃拉班修并不将女儿的私定终身看作是一个女子本该有的憧憬和向往,他赶忙召集元老和公爵商讨着如何制裁奥瑟罗。关乎一个种族的纯洁,勃拉班修宁愿舍弃教养的女儿以保证对威尼斯人的绝对忠诚。与其等待着私通的秘密被大范围扩大,他首先制止了别人对他的猜忌,明白地将秘密公开化,转而将祸端指向奥瑟罗。此为奥瑟罗的荒唐举措埋下导火索,虽然苔丝狄蒙娜了抵销拐骗的嫌疑,但随之而来的手帕事件升级成为奥瑟罗无法释怀的背叛。伊阿古促使并诱发了奥瑟罗由于自身种系卑微而被排斥的痛恨,可能性的存在在他那里变成了不容许发生的绝对命题。自我贬损和践踏的秘密公开化之后,他急需毁灭存在物本身—苔丝狄蒙娜和凯西奥。一切的阴谋暴露在炎烈的阳光下,糊涂和冲动是自卑的产物,淋漓的鲜血带向了死亡的末梢。

藏于幕后的恶魔之手一直推波助澜,大浪不起,大风不止。从虚假地向洛特利哥表明他不受重用的嫉妒,到引诱刺杀事件的发生,伊阿古始终在人后解囊献计,与其说洛特利哥在追求愿望的实现,不如说是刽子手的一把长刀,于无声中造就了悲剧。假使奥瑟罗主动发现象征着忠贞的手帕落到了凯西奥的手上,他必然会确证之后才会痛下杀手,而伊阿古的掺和使这个过程缩减了中间的犹豫,直指痛快的解决。伊阿古是这场悲剧的导演,利用了演员身上人性的弱点,编排了以死亡为终结的剧尾。

偶然与必然的存在是戏剧化放大的效果,细微的构思恰巧加速了矛盾的激化。凯西奥将意外捡到的手帕带回来,即使不带回来,也照样会给伊阿古有可乘之机。土耳其军队海上遇险,奥瑟罗却平安归来,这是偶然;观察与推动事情发展的旁观者,又借另外一人之手让奥瑟罗尝到所谓的“奸夫”被惩罚的快感。事实上,罪恶的行为全是出自他的手,惨剧发生后,幸福早已不复存在,这是必然。偶然与必然的结合减少了悲剧铺垫的缀笔,时间从威尼斯到过渡到塞浦路斯岛,中间的险恶遭遇对关系的恶化无多大用处,激化过后,于是直截了当地进入故事的高潮,结局的悲烈和惊骇挥之不去。

快叙式的结构性操作,是筛选过后的矛盾争端。戏剧的特点在于用最简练的台词映射出丰富的心理活动,种族之间的矛盾、人性的猜忌、名利的诱惑、自我的价值怀疑和虚假的面孔是整部戏剧围绕的主题,伊阿古虚伪、奸诈、狡猾、善于笼络人心;洛特利哥痴人做梦、行为冲动;勃拉班修固执、偏激;奥瑟罗自卑、残酷、莽撞,主角们的命运坠入黑暗,残余的生灵且备受煎熬。可叹一场邂逅的美丽爱情竟然也在外人的挑拨和唆使下进行自我了解,种族之间的歧视得不到解决,随之而生的怀疑无法打消他人的觊觎,娇美的新娘落下了忠诚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