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何文欣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文欣 > 正文

何文欣 /

冬日幻梦——乌克兰交响乐团新年音乐会随笔

作者:何文欣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假使今朝不是梦,能长于梦几多时。”

我坐在回程的地铁上,码下这些文字。柴可夫斯基的跨年音乐会,总结起来是四个字——如梦似幻。

只是这个梦比小时候那个更加宏大华丽。

听整场音乐会的时候不像我开始想的那样让全身心得到放松。相反,这足足120分钟,我的神经是紧绷的,当你沉浸于此,你的情绪会为之高涨,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专注地捕捉着空气中跃动的小小音符。因为美好,所以不会,也不愿错过。

竖琴的声音很惊艳,毫不夸张地说,它的清脆与悠远足以让人感到灵魂得到涤荡。当下一秒快要入眠时,大提琴凝重而绵长的音色响起。循环反复,反复循环。有一位小提琴手我注意了很久,拉到高潮部分,她的身体会上下起伏,但是背却始终挺得笔直。如果没有了乐曲,他们大概就像一幅庄穆而神圣的油画吧。

天鹅湖的音乐一出来我就不自禁勾起了嘴角,沉浸在那段回忆里了。那个时候,和天天还有蓓蓓她们拿着小零食和红薯干,抓一把果盘里的水果,就是在这样的冬夜,围坐在电脑前看芭比公主。记忆最深的是《天鹅湖》。有时候会盖上一床小毛毯,把小脚放到电暖炉上。看到美好团圆大结局时嚼着嘴里的红薯干旺旺雪饼然后满足地灌进一大口旺仔牛奶。就这样跨过一年又一年。

人就是很奇怪,某个不经意的时候,那些曾经的美好就鱼贯而入,充斥着心房,整个人都感觉暖呼呼的。终了,那个顶着银色小卷的指挥扬起手,我们的手也跟着以上上下下的幅度欢快地鼓掌。不经意间环顾四周,每个人脸上,都是羞涩转向舒朗的笑颜,仿佛这一声一声,密集而响亮,是那2019最末的钟声。被“指挥”着的感觉,好像也没这么差嘛。

出地铁站了。站外的风有点大。我把脸缩进红红的围巾里,揉搓着双手,哈了一口气。在柔色的灯光里,在穿梭的橙红黄绿里,模糊了。街道上挂起了一面面五星红旗,红彤彤的,很是惹眼,过年嘛,不就图个喜庆。

都是些很琐碎的话,甚至是一些自言自语。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会想很多很多,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无厘头的,片断的,间歇的,有些甚至让我愧于用拙劣的辞藻来诉说,索性就不加描述地记录下来。

谢谢你看完这段无厘头的话语,那就祝你今夜好梦,年年如意,四季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