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崔俊松

当前位置: 首页 > 崔俊松 > 正文

崔俊松 /

蟒河游记

作者:崔俊松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再次来到家乡的蟒河风景区,我的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次来我不过六七岁,仍有些许记忆残存:青山绿水、稀稀拉拉的游客、泥泞崎岖的山路。

我对这场时隔多年的老友会晤有着浓烈的期待。

为了增加游客们的趣味性,开发商在景点猴山和售票处之间增加了电瓶小火车的代步项目,路面是修整过的,所以并不算崎岖,但是这小道沿山势向上,免不了弯道众多,曲折迂回,小火车在这条羊肠上左弯右转蜿蜒而行、摇头摆尾,如游龙一般,人坐于车上,朝崖边极目远眺,万物都融入万丈霞光中。小孩子们当然兴奋不已,叽叽喳喳地笑着叫着,还请求司机师傅开快一点;爷爷奶奶们可受不了,颠得“心呀肝儿啊”地唉声叹气,路程还没一半就吆喝着司机师傅停车,他们宁可自己走着去景点。

矮小但仍旧盘桓的山脉,清冽的山泉水,如此依山傍水的佳境,享有得天独厚的资源,百姓们在此安居乐业,偶有游客在此歇脚留宿,村民们都会热情地拿出土生土长的时蔬款待,晚间有呦呦草虫鸣潺潺流水声相伴入眠,这是我幼年的记忆。但是因为开发景区,村民们大多数被强制搬迁,有少数不愿离开家乡的,就是被俗称为“钉子户”的那些百姓,他们“顽固不化”,依旧守着老房子生活,翠绿的琉璃瓦,红棕的墙面,朝南的四方门庭前用照壁加以遮掩。古朴的庭院房是老人们最珍贵的财富。

小火车载着我们往深山进军,路旁一丛丛花枝、灌木拍成一列,迎风摇曳,明显是人工培育的,但又不规整,其间总有间断,这里一簇红,那里一簇白,还有一簇簇黄的、粉的,再往前走,就是红白黄粉多种颜色夹杂,颇令人眼花缭乱。这显然是培育花草的匠人敷衍太过,致使夹道长成了这副模样,若精心培育了,不知是怎样的花团锦簇呢,但终究逃离不了呆板匠气。若凭花草树自然生长,或许能看到出人意料的风光!我偏爱充满野性的自然之美,真可惜了这一片沃土。

“喜欢花儿的,就多看看道儿旁的花,进了山可就没花看了。”司机师傅以主人姿态关照着满车的客人,大家即刻关心起了那些花儿。随眼往两旁望去,一片红花最先映入我眼帘,那红如火般艳,可是它不似玫瑰天生带一种浪漫风流气,这种花根茎很粗,大花骨朵大花盘子被墨绿大叶托着,花瓣细长如柳叶,但是熙熙攘攘,已经少了几分可人,而且将近二十度的天气下,真叫人有燥热之感,仿佛酷暑提前,我收到了这恐吓了。再往前是大片极梦幻的粉色和紫色,还有洁白的梨花和淡黄的迎春花,花朵小小的,很精致,既纯洁又温暖。偶然能闻到一缕香,像天宫仙子的薄纱衣裙般缓缓拂过,可惜只滑过鼻尖,我连忙深呼吸,待要细闻,却发现她已消散得无影无踪,我怅然失落,小道上的一丝乐趣竟也无福消受。就待我快要忘记那抹香气时,她又调皮地钻进我的鼻子,这是个情窦初开的女子吧,对着心上人欲拒还迎,罢,保留对自然“浅尝辄止”的惊喜吧,若是取之不尽,难免要腻烦呢!我要学着用阿Q的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了。

到了猴山脚,山中人很多,处处比肩接踵,像是排了长队,耳所闻到皆是人声喧嚣,汩汩水流声?沙沙树叶声?一概不知。顺着山泉水向上行,山势不高,水流舒缓。一眼就能发现山泉水小了很多,甚至一些地方出现断流,曾经在水中搭建起来的供游客玩乐的石子路尽显孤寂,我们向前款款行进,经过一个名为二龙戏珠的小景,罢,是二“虫”戏珠。我很伤感,家乡年复一年地干旱,在南方过了三年春渐渐被磨灭的“春雨贵如油”的感想,一下子又激发出来,希望旱期早日度过、希望山水在汛期能重回巅峰、希望庄稼人们少受些煎熬。

猴山得名,当然因猴。猴山的猴子可真不少,在景区历练了几十年的猴子已十分老派,他们在青石夹道旁的树上、栏杆上扒着,等待游客们随时投喂,有时甚至都无需游客们投喂,游客们只要从背包或口袋里拿出食物,眼尖的猴子就会尖叫着扑过来抢食,更有甚者,直接抢走游客随身携带的小包,这时,游客们就必须赶紧识趣地扔下手里的食物,否则很有可能因猴子锋利的爪子而负伤。不仅如此,猴子们拧瓶盖、嗑瓜子、撕包装袋……样样都会,看着猴子们聪明机灵的举动,游客们也着实欢心,嘴巴里不是发出“啧啧”、“哟呵”的惊叹声。一位游客爷爷和站在一旁的护林员攀谈起来,护林员叔叔说,“这猴子,可精着嘞,就爱抢游客的零食吃,现在再给他们喂玉米粒和果子,它们正眼都不瞧一下的。”我看着漫山的猴子们,怪不得大猴子肚子往下都显得臃肿不堪,猴子们,你们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啊!人类尚且还有理智和智慧,对垃圾食品有控制地摄入,猴子知道什么呢?其实这猴子并不是出生于此,是开发商请了山间善口技者做模拟之声,把猴子从深山引了来的,对游客来说,猴子是半日的玩乐;对商人来说,猴子是盆满钵满的财富;对猴子来说,那是它们的一生!

往山的更深处前进,猴子少了很多,它们果然是“聪明”的,一则游客玩得久了,看见猴子已无新鲜之感,没了投喂的兴致;二则大多数游客都没有足够的心境和体力走到深山,在深山获得投喂的机会少之又少了。我始终不忍再看那些猴子一眼了。

疫情期间透过网络看世界,鳄鱼爬进商业街闲逛、珞珈小狐狸山下款步游荡,看着大自然重新占领地球,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兴奋。

记忆中走不到头的山泉路一下子就走完了,我一看微信计步,不过一万步出头嘛。折回是同样的景物,乐趣少了大半,一行人无话各家去了。一场杞人忧天的游乐到此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