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崔俊松

当前位置: 首页 > 崔俊松 > 正文

崔俊松 /

从文学作品看生命的意义

作者:崔俊松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我喜欢读小说,尤其是中国当代的文学作品,只因为作者所描绘的年代离我们的时代近了许多,离我接触的人群也近了许多,让我从小说中可以找到现实的影子。我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他们是真正经历过文革和饥饿的一代人,他们的观念和作者笔下的主人公的观念有些许的切合,在我小的时候他们经常给我讲他们年轻时候的故事,这些故事与一些当代文学作品中的叙述颇有相似之处。

文学作品往往是一代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反应,我在《活着》中的徐福贵、《许三观卖血记》中的许三观、许玉兰,还有《棋王》里王一生父母的身上可以看到爷爷奶奶的身影,而在《一地鸡毛》、《单位》这作品则把我对未来的恐惧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人究竟应该怎样活才能对得起这一生?这个问题很深刻,也似乎有点可笑,尤其是正值青春年华,提出这种问题未免有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和做作。但是这个问题确实是很让我害怕的,而且不单单是我一个人,对未来的恐惧和焦虑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的常态。

生命是很怪诞的,除了正常生老病死,一口气、抽一次血、吃一碗豆子,上一次工都有可能带走一个鲜活的生命,当所有的不幸都降临在同一个人身上时,他应该怎么办?余华给我们的答案是:活着,就这么活着。福贵过的是“把牛变成羊,把羊变成鹅,鹅变成鸡”的一生,但他和家珍最初愿望是一家人待在一起辛苦劳作、自给自足。许三观卖血这件行为贯穿了他的一辈子,每当家里有重大变故时都是靠许三观卖血才得以维持,许三观老年卖血遭拒时,不禁情绪失控,当街就泪如雨下,他哭泣不是因为吃不起那一盘炒猪肝,喝不起二两黄酒,而是自己没有了应对家庭变故的手段,是因对家庭未来不安和缺乏安全感而流泪。生活在穷苦年代的人总是把对生活的期待降到最低,把亲人平安健康,生活安定当成是一生的追求。他们的要求是最实在的。

《活着》和《棋王》中有一个情节相通,《活着》中提到有庆非常乐于也非常善于跑步,在学校举办的跑步比赛中易如反掌地跑得了冠军,体育老师也对有庆赞赏有加,“有庆把体育老师带到家里来了,大胖子把有庆夸了又夸,说他长大了能当个运动员,出去和外国人比赛跑步。有庆坐在门槛上,兴奋得脸上都出汗了。”面对儿子的倾心和老师的期望,福贵的反应和思考结果只是“你给我,给你娘你姐姐争了口气,我很高兴。可我从没听过跑步也能挣饭吃,送你去学校,是要你好好念书,不是让你去学跑步,跑步还用学?鸡都会跑!”显然,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农民们只为求得一份实实在在、稳稳当当、看得见摸得着的营生手段,用思维狭窄、目光局限形容他们未免有些过分,同样《棋王》中也有类似的情节,“他(王一生)苦笑笑说:‘是啊,后来老师就让我去少年宫象棋组,说好好儿学,将来能拿大冠军呢!’可我妈说:‘咱们不去什么象棋组,要学,就学有用的本事。下棋下得好,还当饭吃了?’”在上一辈人看来,学习一门带娱乐性质的特长是不务正业的象征,用这一门特长营生过活更是无法想象、虚无缥缈的事情,经历过劳苦的年代,缺乏安全感的他们只有把粮食、财物攥在手中、家人放在眼前才能感觉到踏实。表哥读书时成绩常常在班里吊车尾,但是他对跳舞情有独钟,尤其对迈克尔杰克逊沉迷得死去活来,自己常在家里跟着迈克尔杰克逊的视频自学跳舞,还靠自学舞蹈得了学校街舞联赛的奖项,当他提出去外地找老师学舞蹈,走特长生道路时,我奶奶就第一个提出反对,用她的话说“才上个高中就离家那么远,还想花那么多钱去玩,简直是脑子坏掉了”,姑姑、姑父也因开销太大迫使哥哥打消了做艺术生的想法。

短短几十年,人们已经普遍实现了温饱,甚至全面奔向小康社会,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也不安于平庸的生活和琐碎的日常,不想一辈子困守在基本物质、蜗居在小乡村的一隅。我出生在一个小城市,一个小到连六线都达不到的城市,我身边的同学们都一心想凭借高考走向繁华。但是现实是什么样子的?《一地鸡毛》和《单位》已经给我泼了一大盆冷水。单位同事们勾心斗角,为了几个梨的福利还要花心思做一番争抢,孩子上学要靠邻居“施舍”名额,换个工作需要低身下气向领导点头哈腰。我曾经在阅读这两部小说时信誓旦旦的认为我绝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仔细思考,小林一开始不也是对一切满不在乎、态度消极吗,后来为什么积极入党、认真表现,还不是因为没有入党,就不能进步,就没有房子、没有嗷嗷待哺的女儿的奶粉钱。我曾以为是小林自身能力不够,但后来发现每一个人,无论在体制内外,都得绕着工资、房子、孩子、父母养老这些事生活。这与大部分人当大官、发大财、“享受”生活的愿望相差甚远。

《活着》、《许三观卖血记》、《一地鸡毛》、《单位》、《棋王》等这些作品,它们的故事背景从我的祖辈延伸到父辈甚至是我的身上。每读一次,我都能感觉到我的观念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也许是这些文学作品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我,也许是从初高中到现在年纪增长了,身处的环境变化了的缘故。我把这些作品一读再读,发现这些灰色色调的悲剧性小说严重侵扰了我的思维。冷静下来后瞬间感觉到自己这几天把生活悲剧化得很是严重。人一辈子当不了大官、发不了大财,人生就没有意义吗?追求,是可以放在心里的,就像王一生一样,不要权利、丢弃贪念、不管输赢,只享受在棋盘上纵横的几分钟就已经算得上生命的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