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崔俊松

当前位置: 首页 > 崔俊松 > 正文

崔俊松 /

我想为夏洛克做个辩护

作者:崔俊松发表时间:2020-02-23浏览次数:

夏洛克,世界文学作品中的四大吝啬色鬼之一,他利欲熏心地向可怜的借债人收取高昂的利息,他惨无人道地想要割下正直商人安东尼奥的一磅白肉,他固执己见地不接受任何人的好言相劝。贪婪尖刻、残忍吝啬成为他如影随形的知己和玩伴。但是,我却无论如何也难以对他冷眼相待。

当鲍西亚“法官”义正言辞地剥夺他的财产,当正直商人安东尼奥东山再起,当仁慈绅士巴萨尼奥抱得美人归,整部剧以坏人受罚、好人得救的喜剧结局落下帷幕,一切皆已尘埃落定之时,我亦实在难以拍手称快。

鲍西亚的判决究竟合法吗?夏洛克罪不可赦到需要留下绳子吊死吗?安东尼奥、巴萨尼奥以及鲍西亚这些看似正面的角色一定是所谓的“好人”吗?不愿接受夏洛克这样的悲惨下场,我反反复复回顾了整部戏剧,不放过一丝一毫能为夏洛克辩护、翻案的机会。

安东尼奥和夏洛克这场经济纠纷实则是一个道德两难问题:安东尼奥因种种原因欠下夏洛克三千块钱无力按期偿还,依据借据夏洛克可以在安东尼奥胸口附近割下整整一磅白肉作为处罚。如果禁止夏洛克实行的处罚,那么就意味着破坏威尼斯城的法制,如果允许,则触犯的是安东尼奥的生命健康这一的神圣的权利,公爵与法官该如何抉择?

很明显,鲍西亚选择了法律,从她断案的结果来看,鲍西亚找出法律的纰漏,要求夏洛克割取安东尼奥不多不少的一磅肉而且不能留下一滴血,让夏洛克无从下手,表面上完完全全依照威尼斯的法律行事。断案过程中鲍西亚大义凛然、明白了当地拒绝了巴萨尼奥变通法律的请求:“在威尼斯谁也没有权力变更既成的法律!”我们应该称颂这么一个清正廉明的好法官吗?我看并不尽然,《物权法》中存在从物随主物转让的规则,很明显血是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附属于肉存在的,所以安东尼奥心口的一磅肉属于夏洛克,那么血也属于夏洛克,鲍西亚禁止夏洛克割肉时流血的要求并不合法。安东尼奥和夏洛克之间的债务纠纷很明显,属于民事纠纷,“民不举官不究”,夏洛克放弃借据的条件要求归还本钱合理合法,法官无权干涉,夏洛克直接或间接谋害安东尼奥属于刑事诉讼,“民不举官亦究”,这一点鲍西亚法官的做法值得肯定,但是安东尼奥多次在公共场所侮辱夏洛克人格和民族触犯了“侮辱罪”,亦属于刑事诉讼,鲍西亚身为法官,厚此薄彼,并不能让人信服。而且在一个严肃的公堂上,这位并不专业的法官非但没有有理有据、清晰了当地指出法律明文,甚至要求诉讼者“自己查查明白”,这些做法根本不能与严肃的法庭相称,恐怕不能使人信服。更不必说法官竟然是被告的未婚妻这一复杂的伦理关系了。在这桩案件里,被告、法官、公爵都没能维护威尼斯的法律尊严,反观夏洛克,借款时找公证人、立借据,甚至在反遭控诉时出于对法官和法律的信任没有对条文质疑,更没有搬出仁义道德一套博取同情,“不,把我的生命连着财产一起拿了去吧,我不要你们的宽恕。”他老老实实地承担了法律、法官判决的一切,只有夏洛克,这么一个被排斥、被歧视的外邦人、异教徒才是彻头彻尾维护法律的“高贵”的人。

那么从人道主义层面呢?安东尼奥、巴萨尼奥一行人与夏洛克对峙法庭是整部剧最扣人心弦的一部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用道德手段恳请夏洛克手下留情。在他们心中夏洛克是一个“心如铁石的对手”、“一个不懂得怜悯、没有一丝慈悲心的不近人情的恶汉”,他们试图用“仁慈恻隐”、“良心上的感动”、“人类同情”等道德标准奉劝夏洛克实行人道主义,免施血腥残酷的刑罚,但是事实上这一帮威尼斯基督徒并没有将自己宣扬的人道主义践行到底,从夏洛克口中我们可以知道,威尼斯城中买卖奴隶的勾当依旧存在,在威尼斯仍然有严格的等级划分,没有实现人生自由,没有民族平等。夏洛克也并非无缘无故要置安东尼奥于死地,安东尼奥是个正直慷慨的商人,这一点不假,他借钱不收取利息,压低了夏洛克放债的利息,损害了夏洛克的经济利益,这是夏洛克与安东尼奥不和的一层原因,就这一点而言,与安东尼奥相比,夏洛克更显不义。但是由不和演变为深仇宿怨的原因更在于安东尼奥在商人会集的地方当众辱骂夏洛克为“异教徒”、“杀人的狗”,把唾沫吐在他的犹太长袍,种种行为都是夏洛克人格的侮辱,是对犹太民族的侮辱,夏洛克不仅仅为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财富出气,他承担的是为本民族的复仇雪恨的使命。鲍西亚扮演法官断案时有一段经典的台词:“慈悲不是出于勉强,它是像甘霖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予的人;它有超乎一切的无上威力,比皇冠更足以显出一个帝王的高贵……”,堂堂鲍西亚法官说得多么天花乱坠,仿佛她自己的人格和仁慈也一起凌云直上熠熠生辉,可惜鲍西亚对芸芸追求者时表现的态度很难让人与“仁慈”二字联系,我们姑且想象一下女性在与好友谈天说地,讥笑对方外表时“魔鬼般的容貌”“令堂太太是跟铁匠有过勾搭”如此过分的玩笑话,出自这样一个出身高贵的大家闺秀之口,真令人大跌眼镜。

这帮威尼斯基督徒们满口的仁义道德只用来衡量、限制他人的行为,对于自己则百般宽容。

夏洛克饱受诟病的应该就是他放高利贷的行为,但是我们了解一下当时的社会背景,在基督教笼罩下的整个欧洲到处充斥着对犹太人的歧视,犹太人不能拥有土地、不能参与到手工业之中,放高利贷成为了犹太人唯一的合法职业,与其说夏洛克,不如说是社会的排挤与偏见阻断了犹太民族其他的谋生手段,放高利贷是犹太人延续民族的无奈之举。

写到这里我顿时发现自己的言辞有些激烈,我竟如此义愤填膺!我认为自己愤愤不平过了火,是应该要深深检讨自己的三观了吧。我默默想着,却又不经意再次阅读到了那段令人心碎的对白。

“他曾经羞辱过我,

夺去我几十万块钱的生意,

讥笑着我的亏蚀,挖苦着我的盈余,

侮蔑我的民族,破坏我的买卖,

离间我的朋友,煽动我的仇敌;

他的理由是什么?只因为我是一个犹太人!

难道犹太人没有眼睛吗?

难道犹太人没有五官四肢、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没有血气吗?

他不是吃着同样的食物,同样的武器可以伤害他,

同样的医药可以疗治他,冬天同样会冷,夏天同样会热,

就像一个基督徒一样吗?

你们要是用刀剑刺我们,我们不是也会出血的吗?

你们要是搔我们的痒,我们不是也会笑起来的吗?

你们要是用毒药谋害我们,我们不是也会死的吗?

那么要是你们欺侮了我们,我们难道不会复仇吗?”

嗯,我大概是没有错的,这就是我如此偏爱夏洛克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