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陈璐瑶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璐瑶 > 正文

陈璐瑶 /

孤月不识世事凉——读《月亮与六便士》有感

作者:陈璐瑶发表时间:2020-08-06浏览次数:

世界上最终可以企及自己梦想的人真的少之又少,我们的生活一成不变,淳朴,也足够简单。

斯特里克兰德,掷地有声:“我告诉你,我必须画画。我身不由己。一个人掉进水里,他游泳游得不好没关系,反正他得挣扎,不然就得淹死。”

人生漫长得转瞬即逝,在其中,有人看见了尘埃,有人看见了星辰,有人碌碌无为,有人伟大而隐秘。而斯特里克兰德最终决定抛下他的两个孩子和美丽的妻子,只身一人跑到巴黎一个肮脏、狭窄的小楼里画画。怎会有人去理解一个正常的人能够放弃自己原本安逸舒适的生活,即使穷困潦倒,饥饿混沌,无人理会,无人指导,也要坚持画画。就像是庸人与天才,天才自然是异于常人的,是不被庸人所理解的,他们过着疯狂的日子,创作出疯狂的作品,这是不可选择的,故而特里克兰德才会感受到了召唤就抛开了现世安稳,不回头地走向那个颠沛流离的艺术道路。

斯特里克兰德用倔强、粗暴的方式告别曾经,亲手扼杀过去的那个“我”,凶狠,决绝。能够在一个孤岛上,与孤绝相伴而生,与它四目相对,忽而怒目相向,拥抱和解,把肉体抛诸于恶劣的环境中,让其备受煎熬,炼就精纯高浓的灵魂厚度。也许,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敢如此浪掷人生。对于常人而言,其人生不过是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七十儿孙满堂,八十、九十寿终正寝,平凡,朴实。

刘瑜在《送你一颗子弹》中写道:“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人们总喜欢将“月亮”看作是那崇高而不可企及的梦想,遥远得就如同天上的月亮一般,而将“六便士”看作是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去赚取的卑微收入,无法喜悦其中却迫不得已。可是多少人都只能够胆怯地抬头看一眼月亮,又低头继续追逐赖以温饱的六便士。被俗事缠身,被纷扰侵害,生来就开始忙碌,忙着长大,忙着交友,忙着工作,忙着过好自己的一生,最终在死后得到安宁,这或许才是我们每个常人平凡的一生。

世界上最美的东西莫过于月亮了吧。多少人曾在寂静的夜晚仰望星空,畅想心中的白月光,可当月亮没去了,天亮了时,他们又悄悄地将其隐去,将自己伪装成芸芸众生里为六便士而奔前走后的最普通的一员。

月色真美啊,在月夜的余晖下,地上的六便士显得格外耀眼。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古往今来,无数的人被名利驱使,奔波劳碌,最终碌碌一生,平庸至死。但也许,有些人生来就注定了与常人不同,他可以决然地放弃六便士而去触碰心中的月亮,他肩负着神秘的使命,他可以超脱世间一切束缚,不顾一切地去触碰心中的白月光,真实而自由地活着,就如人生过半的斯特里克兰德。他的灵魂,禁锢在肉体中,与肉体的肉欲斗争,与世俗的生活斗争,想摆脱一切获得自由,而这时,往往,常人臣服于生活,或协调在生活之中,而如他一般的伟大之人不顾一切地去挣脱束缚,最终获得自由。

可是,我们终究是常人,会失去勇气,肉体的软弱会影响我们的灵魂,我们不知道要怎样的无限向往才能够将我们紧紧攫住,让我们踏上一条险恶、孤独却有可能通向心中的月亮的路。我们要像一个永不止步的朝圣者,要不停的寻找心中的圣地,也许在那里我们能找到备受折磨的最终救赎。

满地都是充满生活铜臭的六便士,最便宜的生活,最辛苦的耕耘,是一生背向天空的劳作。总有人,因为心中无法抗拒的力量,可以抬起头来,仰望天空,看到了月亮。

原来,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依旧有人始终仰望星空。

毛姆在其中写道:“世界冰冷而残酷。没有人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必须深怀谦卑。看到宁静之美。我们必须隐忍地生活,这样命运之神才不会注目我们。让我们去寻求淳朴、善良的爱吧。他们的无知比我们的知识更可贵。让我们保持沉默,满足于我们小小的角落,向他们一样平静温顺。这才是生活的智慧。”世事艰难,我们无法成为皆成为像斯特里克兰德一般的人,在浑浊不堪的俗世中终日挣扎,我们无法为了心中的月亮而漠视六便士。我们生而平凡,可是我们依然能够在这俗世中为自己开拓一方净土,去追寻那看似遥不可及的月亮,这,亦是生活的智慧,属于我们的智慧。

生命本来多轻盈,我们无需终日仰望月亮,而忽视脚下的六便士,我们也无需时刻紧握六便士,忘记头顶的月亮,致敬每一个心怀月亮、拥抱六便士的人。毕竟,我们还是要好好地生活。

因为啊,月亮,看起来明媚浪漫,表面却也是千疮百孔;六便士,看起来微不足道,却也不是唾手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