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陈璐瑶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璐瑶 > 正文

陈璐瑶 /

茶微凉,人渐殇——读老舍《茶馆》有感

作者:陈璐瑶发表时间:2020-04-29浏览次数:

“莫谈国事”、“莫谈国事”、“莫谈国事”,裕泰茶馆的掌柜将此字样的纸条在墙上贴了又贴。然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席茶馆,三两人群,话尽家事、国事、天下事。

裕泰茶馆,本不过是一间存于清末、民国,甚至是新中国建国前夕时的普通茶馆,可是在政权纷争、硝烟四起的年代里,它为了求得自身的生存与发展,不得不悬起了“莫谈国事”的告示。但禁愈烈,而嗜愈专,这小小的茶馆反倒成了常四爷、松二爷、秦仲义等那一席人资谈国事的最佳之处。

老舍建了一座茶馆,把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幻写进了这个叫做裕泰的茶馆里,揭示从戊戌变法到新中国成立前夕近半个世纪中国社会的黑暗、腐败、光怪陆离,以及在这个社会中苟延残喘的芸芸众生。正如前人所言:“《茶馆》唱了一曲葬歌,埋葬了三个旧时代,也埋葬了在旧时代里苟延残喘的人们。”

或许,这一间小小的茶馆里,绘出的是人世间的百态图,见证了国家百年兴衰,说不尽的艰辛劳苦,道不完的万种哀愁,令人不忍卒读。而常四爷在经历了绝望后用尽全力呼喊出的那句“我爱这个国啊,可是谁爱我啊!”更是愈发显得凄凉悲怆。

肮脏丑恶的东西四处蔓延滋生,不堪入目,这是一个怎样的世道啊!可是那些生逢乱世的人们依旧要在这荒唐世道的夹缝中艰难生存。倘若将每个人都比作一块石头的话,那这茶馆的掌柜——王利发一定是一块光滑的鹅卵石,他头脑聪明,善于经营,左右逢源,也致力于通过不断改良来维持裕泰茶馆的生意。裕泰茶馆里每日人来人往,像在那样一句话不对就可能像常四爷那样被送进监狱的时代里,王利发却能把每个人都安排的服服帖帖:他点头哈腰地去招呼前来喝茶的顾客,他滴水不漏地劝解横行一方的恶霸,他永远以笑脸迎接过往的官僚,他甚至对于敲诈的士兵“投其所好”——给钱消灾,但最后他还是未能摆脱大厦将倾的命运,他走投无路,以自杀的方式向苦心经营多年的茶馆告别,向这黑白是非颠倒的社会说了再见。

在那丑陋不堪的世道里,王利发发出的是对那个时代最悲凄最无力的呐喊:“改良,我老没忘了改良,总不肯落在人家后头。卖茶不行,开公寓。公寓没啦,添评书!评书也不叫座儿呀,好,不怕丢人,想添女招待!人总得活着吧?我变尽了方法,不过是为活下去!是呀,该贿赂的,我就第包袱。可我没作过缺德的事,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就不叫我活着呢?我得罪了谁?谁?皇上,娘娘那些狗男女都活得有滋有味的,但不许我吃窝窝头,谁出的主意?”

古人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概是将老老实实过活了大半辈子的王利发逼急了,他才会在最后气急败坏地呼喊出自己最卑微的诉求——活下去!

可是,谁又能如他的愿呢?

戊戌变法也好,袁世凯重新称帝也罢,社会动荡,改良之风越刮越大,生活在这变动的社会中的人,看似越过越好,裕泰茶馆与时俱进,唐铁嘴也从抽大烟到抽白面,可是松二爷被活活饿死这一令人瞠目结舌的事实却始终提醒着:常年在这茶馆里走动的这些人的日子倒是越过越穷困潦倒了。真应了李三的那句“胡话”:“改良!改良!越改越凉,冰凉!”

“黑暗的社会难以容忍平民百姓的生存!”王利发在裕泰茶馆里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眼见了半个世纪的社会动荡,听过了太多人悲惨的境遇,深谙这句话里藏着的社会吃人的事实,所以才会选择那样的方式解脱。但,王利发的悲剧又何止是他一个人的悲剧,更是旧中国广大市民悲惨生活命运的真实写照。

茶渐凉,人渐殇,最后,那一个个曾经活跃在裕泰茶馆里形形色色的人还是悄声地离去了,他们的静默化作一声哀嚎不痛不痒地发生在了那个时代。终于,原本热闹的茶馆得到了难得的安静,那墙上张贴的“莫谈国事”的告示也终于成了事实,可是又有谁还能知晓呢?时代的哀歌依然被奏响,那些逝去的却被永远地尘封在了旁观者的记忆里。

黑暗走到了极致后便会迎来光明,正所谓“否极泰来”。魔鬼在夜幕之下进行最后的歌舞,太阳一旦升起,所有的黑暗都会烟消云散,只是裕泰茶馆的那些人怕是再也看不到了。

人去,茶凉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