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郝娜娜

当前位置: 首页 > 郝娜娜 > 正文

郝娜娜 /

论物之微乎

作者:郝娜娜发表时间:2020-08-06浏览次数:

余因臆异事,深夜而无眠,故作此篇以记之。

风萧兮易水,月未笼而日未消。沙浪叠飞无一户,远近高低尽黑乌。满地流沙遍走,竟无一处得路。

天可怜见兮,赐一飞蓬,助余游徙流沙,披蓬而得意,一戏人间尔。上窜俯沙之渺,下游沙泉之浴。满心欢而笑哉,忽觉无泽可饮。

地可怜见兮,掘一清泉,助余有命游徙流沙,卧泉一饮而得意,一笑狂沙尔。远探沙地之寥尺,近嗤沙粒之微毫。全心乐而忘忧,忽觉无洲际可寻吾家。

日可怜见兮,升一东方,助余有望逃于流沙,假借飞蓬之力,仰天之高远,日之耀辉,不敢戏笑。东追日之高悬,西绝沙之紧随。备一袋清泉水,播几滴以固沙。方慨叹沙粒虽微,然沙群尤盛;水滴虽小,然泉尤盛;夕阳虽薄,然朝阳尤盛。

惊觉世间万物,无之乎微,无之乎盛。

忆起去岁一览庄子书,“齐物论”,庄子心之一大端,自“齐物”与“齐论”两,与“逍遥游”并为庄子心体之本教。

庄子以为万人之性与情该,若皆是异,各有之异,竟又是齐之,一一之体,是“齐物”。且以人之言与说,似亦殊之,然既为齐之万物,言竟亦当为齐之,无所是非异,谓之“齐论”。

人与万物各自有之性异,皆有其存在之世值,然人与天为一调者体中,又非偶之两,亦不宜差以待,万物与人构一合之体,在体中之用皆同也,皆令体更定和。是故,人与万物无有高下、是非、非等异。

高下、贵贱、是非、善恶,妍媸,此人所界,无高无下,无贵无贱,无则无过,无善无恶,无美不丑。此物必须相须乃可有其示其义。故孤之,不参之物,不以高下,贵贱、是非、善恶,美恶等以义和状者。是故,此皆是对之,相对者必于变化,而之于物而无义。

同一事物,本是一体,为体亦反而变之,月有圆缺,当圆满时必向残缺方转;物壮则老,物长至之时必衰之迹入,无比,而不知物之异,而不知为一体,圆月亦好,朔月亦好,皆为同一月,其身无异,但人之义,月犹是月。月者,月为,朔月为之则同其月,所异者特观之时不同耳。

是非皆为对之曰,高下,对之,大小是相对之,顺天,与道合一,万物齐,无是非、高下、大小、丑恶、贵贱,世间万物,体之,平等之,人与物为无差别之,是非是无间之,万物皆然。人与物,我与物,皆是道之化身,其原皆在其自道,其质无异。为地分等和家,能致物与物、物与人,人与人相者,使人与自然是体乱不和。

世无孤立之物,万物皆以与物相对之中存,皆在周之境中取其定性。万物与人各自有之也,但于自境中之分异,皆系自和之一员,无高下贵贱之分,缺一不可。物动不息,而行之动力在己,其本象之相生也。

庄子齐物论议,主除物之差、仇,以至万物平等也。先是世中存者与仇也尽知与服,于此始也下谓仇之念以弹和新,既含之事异性,又非粗谓异性之间,而只从意上消异,不为之分等合体,然差异下之异分工协,无偏异之体,得意识上之平等,固非为实中之异者尽。

于时中见人与天间,有益于识人与自然之间、体与人间之义。人是有自性、选择性与所之有神之动之本,人不知其为自然之分,人之生有赖于天,且能识与因造万物,并有调和以而顾己之存亡,皆谓之道也。

由是得云,万物无高无下,更无贵无贱。人亦如是。

异梦微醒,竟不知所云之处为何方,众里寻竟亦无所得。唯知,半论弯月悬于空,而万籁俱寂,周身空无一物,有物亦似空无。觉梦之意境,尚知二三尔,全境如何之物,不得探矣。悲乎?否矣,梦亦有所得而感万物之妙语,何谓之悲,无悲亦无叹。